• 虎尾有三高 比蔗糖還要純的甜  到虎尾迷個路
虎尾有三高
比蔗糖還要純的甜 到虎尾迷個路

離開了日治時代行政辦公區,繼續向前走則是來到當時虎尾重要經濟——虎尾糖廠。蔗糖是當初台灣的重點經濟作物,也繁榮了整個虎尾,帶動附近的運輸設備。

比蔗糖還要純的甜  到虎尾迷個路
虎尾糖廠。

虎尾糖廠

離開了日治時代行政辦公區,繼續向前走則是來到當時虎尾重要經濟——虎尾糖廠。蔗糖是當初台灣的重點經濟作物,也繁榮了整個虎尾,帶動附近的運輸設備。

虎尾驛,是專門運送蔗糖的火車站,而糖廠旁的虎尾溪上橫跨著一座大鐵橋,就是當初糖業運輸與居民往返的重要通道。高聳的煙囪,一旁寧靜又大片的員工休憩宿舍群,可以想像糖業當時對虎尾,甚至是對台灣的重要性。

一旁公園內的銅鑄人像,不是歷代的政治元首或歷史英雄,而是一個蔗農,抱著一綑長長的甘蔗,驕傲的站在那。後來我才知道,虎尾有三高,在這天我都遇見了,分別是合同廳舍的瞭望塔、湧泉閣前方的八角水塔以及糖廠的煙囪。

虎尾街區

從糖廠再走回到虎尾生活街區,產業的興衰與生活街道的日常息息相關。我好喜歡這白天的市集,抬頭就可以看見各式紅磚或各式雕花洋房,在每個市場的轉角。而街上來來往往的,買菜或送貨,就在這些美麗的老騎樓內。紅藍相間的台式大陽傘、穿梭的機車,把我瞬間從古典的美妙拉回現實菜市場。

而虎尾厝沙龍就隱藏在大街內的小巷子,就在我錯過它三次後才找到小徑。在一個狹巷中,一棟低調又美麗的老洋房静靜的在裡頭呼吸。

虎尾厝沙龍

入口石頭鳥與鐵樹的藝術作品是藝術家王忠龍的巧思,來自濁水溪的卵石與八二三炮戰遺留下來的彈頭。白白淨淨的石牆配上青灰屋瓦,鬱鬱的矮松引我進入了幽境。入內後就像踏進了某外交官的私宅,水晶燈、哥德式寫字桌,還有好多古董傢俱,華麗卻又不突兀的伴隨著文人氣息。

像私宅卻又像個博物館,在這裡可以看見許多用心小巧思,在每個傢俱旁的牆壁上都有個淺灰色的文字介紹每個傢俱的緣由、用地毯來區分座位與走道、每間房間都是不同的書籍分類。入內的長道中有許多入口,上頭都有淡灰色的分類字,感覺就好像戴上了分類帽,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進入不同風景的書房。一間間舒適的書房,搭配著不同的書籍與傢俱擺設。

點了一杯用在地蔗糖特調的醋飲,店內的女孩和我簡單介紹這棟房子的故事。這棟洋房原本是一位醫生的房子,由於當時糖廠繁榮了地方經濟,許多父母願意讓孩子赴日讀醫,學成返鄉後,紛紛興建當時最時髦的日式洋樓來答謝地方的付出。在當時虎尾街上滿滿的診所,許多病患都是從外地特地前來虎尾求醫。

而現在的虎尾沙龍厝就是當時一位吳中醫師的家,這棟老屋也是經由一段時間的修復才能重現當時的亮麗。如果沒有女孩的提醒,我可能都沒有發覺這棟房是經過整修的,曾經他也是一棟被時間遺忘的繁華。

現在虎尾厝沙龍的擁有者除了是一位愛書者,也是一位歐式古董收藏家,完美主義的他對於屋內每個細節用心的修復,也將自己的收藏品味展藏在裡頭,飲品也是特別挑選公平貿易或是有機果飲,並結合在地的產物,讓這裡的在地性可以細細品嚐。

牆上的攝影展,也是特別推薦的,是早期台灣人像風景,每一個平凡日常、每一次的平民抗爭都成為攝影師眼中最關鍵的快門。經過時空的沈澱、工商社會時代產業的轉換,現在的我們反而只能從這些黑白底片內去想像當時底層真實的日常。「人間現場」是這個攝影展覽的主題,這些影像就是來自《人間》雜誌的攝影師蔡明德。看著這些老照片,聽著虎尾的興衰歷史,難道就像一首歌傳唱著「繁華攏系夢」那樣嗎?

在我這一天的散步中,看到的虎尾的確是一座看見繁華落盡的小鎮,但是在街弄上看見的不是落寞,而是讓歷史成為養份,再賦予這個小鎮另一層新的人文生命,它不但越陳越香,還閃著透徹的光芒,是比蔗糖還要純的甜。

延伸閱讀>>

讓整個小鎮自己說故事 到虎尾迷個路:舊空間新運用

微笑光點>>

虎尾糖廠
雲林縣虎尾鎮中山路2號
05-6321540

虎尾厝沙龍
雲林縣虎尾鎮民權路51巷3號
05-6313826

 

責任編輯:張惠萱

像風一樣的男子
旅人專欄

二十七年都魯在桃園,但從最近幾年才開始回過頭來真正認識這裡。有時間就到處跑。喜歡用兒童彩色筆紀錄街坊巷弄,用單版復刻版畫印製內心風景。

所學不多,手藝又不精,導覽互動是目前的勉強絕活。最終想成為一個城市的觀察員,用各種跨界創作記錄下不同的探索與可能。
 

上一篇文章 讓整個小鎮自己說故事 到虎尾迷個路
下一篇文章 府城散步 去過的會想「擱再來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