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雪王冰淇淋,七十多種口味的超狂懷舊
雪王冰淇淋,七十多種口味的超狂懷舊

民國三十六年,正值二戰剛結束,當時的台灣民生凋敝,二十多歲的少年高日星卻秉持著喜愛吃冰的念頭,在路旁推起車來,販售價格高昂的冰淇淋。

雪王冰淇淋,七十多種口味的超狂懷舊
雪王搬到二樓後,還是維持樸實的裝潢。

民國三十六年,正值二戰剛結束,當時的台灣民生凋敝,二十多歲的少年高日星卻秉持著喜愛吃冰的念頭,在路旁推起車來,販售價格高昂的冰淇淋,沒想到卻正好趕上了經濟迅速發展的浪潮,從推車到店面,賣出雪王冰淇淋七十年的好名聲。

民國三十六年開幕的雪王冰淇淋,已經早過了七十個年頭。

最實在的美食   抓住「知味的人」

賣過花生、做過裁縫、當過鐵匠,高日星嘗試過各行各業,他是天生的商人,懂得怎麼創新、怎麼抓住客人的喜好。高日星生意興隆的秘訣便是真材實料,他總是說「好東西會自己講話」,真正的美食是不需要透過廣告、新聞媒體的露出,甚至不需要好的裝潢,饕客再遠都會看著地圖找過來。

雪王冰淇淋至今仍保留當初的冰桶和勺子。

二十歲那年,高日星有一回登革熱,沒怎麼吃藥的他,倒吃了一堆冰,結果病情居然奇蹟似地好了,因此他認為冥冥之中都有安排,於是便萌生起賣冰的念頭。最初時,高日星的推車裡只有三四種傳統口味,紅豆、芋頭、花生等,但常常能在天黑之前銷售一空。

雪王特製的九層塔冰淇淋。

不久,臺灣的景氣急速升溫;民國五〇年代,高日星也換到城中市場巷子裡的店面,他稱這條巷子為「知味巷」,即表示此巷是給予「知味的人」光顧的所在。

冰淇淋西傳  來自中國的好味道?

出乎意料的是,高日星並沒有廚藝相關的背景,僅僅是透過閱讀來學習製作冰淇淋的方式。第三代的高慶豐跟我們分享,中國最早出現類似冰淇淋的記載可以追溯至西元前兩世紀。傳說,中國君王商湯僱了九十多名「凌人」,把麵粉、樟腦、牛奶和冰混合在一起,放在雪中冷凍。另外,亦有記載中國人發明最早的「冰淇淋機」,將裝滿糖漿的罐子外塗滿冰與鹽,製成冰淇淋。

國外也出現過許多類似冰淇淋的甜點記載,比如亞歷山大大帝就特別喜歡食用摻入蜂蜜的雪;據說羅馬帝國的尼祿皇帝也曾派人上山採集冰雪,再用果汁和水果配上味道,製成類似刨冰的口感。

而現代冰淇淋的雛形,據說則是源自於馬克・波羅自中國帶回義大利的配方。一直到了1870年代,德國人卡爾發明工業製冷,才接連著帶動了冰淇淋的發展,同時各式機械與電力的發明,也使得冰淇淋更便於生產與運輸。至十九世紀末,冰淇淋已廣泛普及,也成為常民百姓最愛的甜點之一。

不斷創新  口感衝突的鹹甜冰淇淋

說起雪王冰淇淋的招牌特色,就是他們有無數種一般冰淇淋店沒有的特殊口味。

民國六十八年,雪王的第一種特殊口味冰淇淋問世,當時有一位忠實顧客因染上糖尿病,不能再吃甜的冰淇淋,便請高日星特製一種糖尿病患者也能夠吃的冰淇淋,於是現在仍舊存有且受歡迎的肉鬆口味冰淇淋誕生。

累積了幾十年的媒體報導。

民國七〇年代,口味種類達到鼎盛的時期,將近有四百多種任人挑選,高日星接受各種創新口味的挑戰,他常常在半夜靈感乍現時,趕緊起床做冰淇淋,深怕一覺醒來,靈感就會消失。對高日星來說,研發新口味是對自己學習的突破,他有自信地自稱寶島冰淇淋博士。

冰淇淋口味的研發可不是隨便混合材料就行的,鹹的冰淇淋由於缺乏決定冰淇淋硬度的糖,常在研發時遇到瓶頸;甜的冰淇淋則要努力做出與市場不同的味道。

高日星透過不斷地嘗試,成功作出牛肉、豆腐、麻油雞作品等。其中麻油雞屬高日星鹹品中的得意之作,他使用上選麻油、燉雞及獨特配方,費時八小時才得以製成,更不用說光研發就花上將近八年的時間,是他驕傲的心血結晶。

除此之外,雪王冰淇淋也非常堅持原料的品質;原料使用得不好,再如何加工也無法做出好東西。第三代的高慶豐說:「雖然現在科技進步,果汁、蛋液都有現成的料理包。但雪王從爺爺那一代就堅持使用新鮮水果與雞蛋,所有的配料也都必須自己熬煮。」一代代傳承下來的,不僅僅是復古的好味道,還有對自家品牌的堅持。

最真實的口感  傳承多年記憶的冰品

高日星曾婉拒冰淇淋大廠的顧問邀約,因為不希望加盟後改變純手工、真材實料的堅持。雪王的冰不但美味,亦能吃到食材本身的營養,從不加色素、調味的冰淇淋,就連易發胖的牛奶、糖、奶油等材料,都使用較為健康且低熱量成分,芹菜口味亦能降血壓,飽含最天然的原味。

第三代高慶豐也因為愛吃甜點、冰品,在祖父與父親過世後,接下雪王冰淇淋。民國105年,雪王搬到原店的二樓,高慶豐盡量保持店面最初的模樣,樸實的裝潢,不搶奪冰淇淋的風采。

第三代的接班人高慶豐。

現在店裡穩定販售七十三種口味,高慶豐依然堅持最初祖父真材實料的原則,因為他們皆堅信「東西會講話」。

一分錢一分貨,不加調味的冰淇淋確實需要較高昂的成本,然而高慶豐除了油電雙漲的那年不得不微幅調動價格以外,其餘皆不會特意受颱風或寒害等氣候影響,他希望客人在享受吃冰之餘,不受價格波動的煩惱。

很多老顧客從當初年輕約會時,在一旁的中山堂看完電影後,來吃一碗冰,到現在他們仍會帶著孫子來,同享他們的兒時記憶。高慶豐樂意透過這份跨越世代都不曾削減的口味,傳遞最初吃甜點的喜悅,他說雪王的冰淇淋就像一種情感的「載體」,不但儲存這時代人的記憶,也同時寄託他們的快樂。

 

本文作者:鄭琇文;責任編輯:文化銀行 邵璦婷

核稿編輯:洪佩昀

(原文網址:http://bankofculture.com/archives/3368

文化銀行
旅人專欄

歡迎來到文化銀行,這裡存有不想被遺忘的記憶。我們走遍臺灣,找尋那些快要消逝的傳統工藝,把他們一個一個記錄下來。

不甘於只留下文化標本,我們希望文化並不只是靜靜被欣賞的對象,更能以生動面貌重新活在世人的生活中。

http://bankofculture.com/
 

上一篇文章 時光停滯的房裡古城
下一篇文章 白河不只有蓮花 來騎一段就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