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日本大叔愛台灣,熊谷俊之鏡頭下的福爾摩沙
日本大叔愛台灣,熊谷俊之鏡頭下的福爾摩沙

台灣人喜歡到日本旅遊不稀奇,但有個日本大叔愛台灣愛到在這裡定居了二十多年,可就讓人頗感好奇;他,是日本攝影師熊谷俊之,不僅全台走透透,用鏡頭記錄人文風土,還不時回日本宣揚寶島之美,堪稱一人民間觀光局。

日本大叔愛台灣,熊谷俊之鏡頭下的福爾摩沙
台灣到處都有熊谷俊之的旅行足跡。

如果不是和熊谷俊之事先有約,偶然碰到面,可能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認出眼前這個國台語雙聲帶的中年大叔,竟是道地日本人,而且比你還會「玩台灣」。

不僅大城小鎮、各大離島都有他的旅行足跡,還蒐集了台灣新三鐵:登玉山、單車環島、泳渡日月潭。舉凡白沙屯媽祖遶境、東港燒王船等傳統民俗慶典,熊谷幾乎無役不與,每年元宵最經典的「北天燈、南蜂炮、東寒單」,自然也少不了他的身影。

泳渡日月潭。

體驗炸寒單爺。

熊谷回憶到台東參加「炮炸寒單爺」的第二天,現場募集肉身寒單的自願者,他二話不說立刻自願「被炸」,上場接受四面八方鞭炮洗禮。「如果只站在旁邊看,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,還是要跟台灣人做一樣的事情才能真正了解。」親身感受鞭炮在身上炸裂的灼熱,眼前被白煙模糊了視線,加上吸入煙塵的呼吸困難,彷彿自己離開人間。

熊谷笑說被炸時的痛感還能忍受,只是冬天打赤膊有點冷,加上當時剛好有電視台來拍攝活動,從主辦單位那裡得知來體驗的熊谷是外國人,拍得更起勁,於是原本只是要站在神轎上繞個兩圈就結束,硬是被加碼了一圈再一圈。

熊谷的FB打卡記錄。

秉持「凡走過必留下痕跡」,熊谷每去到一個地方都喜歡「打卡」,他秀出手機上密密麻麻的打卡紀錄,重複最多的,應該就是累積十六次的玉山了。「小時候學到當年珍珠港空襲暗號是『要爬新高山』,來台灣後得知新高山指的就是玉山,一直想一探究竟。」只是排雲山莊的床位太難抽,只好打消念頭,二○○七年朋友的朋友報名百岳團臨時有名額,問熊谷要不要爬玉山,他一口就答應。

爬了十六次的玉山。

百岳上的高山杜鵑。

「登山用品很貴嘛,爬一次就不用太可惜!」雖然熊谷半開玩笑地這麼說,卻是真心愛上連綿不絕的台灣高山,迄今已完成二十一座百岳,四季裡頭他最喜愛的風景,高山就佔了泰半。「在日本可能兩千公尺以上的地方就看不到樹了,」他舉例,「但在低緯度的台灣,春天時卻有高山杜鵑可賞。」秋高氣爽的時節,天氣穩定,也是熊谷最常上山的季節;冬天就到合歡山賞雪,熊谷說日本人對台灣印象多是南國風貌,「冬天墾丁還在玩衝浪,上到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卻在下雪,反而有不同驚喜。」

單車環島。

單車環島。

作為一名專業攝影師,風景、人物都是熊谷鏡頭下的素材,但真正開始有意識地用照片留住台灣之美,是源自日本三一一大地震。震災過後台灣人所展現的援助熱情,讓同在這塊土地上的熊谷體會更深。他觀察當時日本媒體也開始報導台灣,卻不外乎是介紹芒果冰、小籠包,「我覺得台灣有這麼多很棒的風土人文,應該要展現出來,讓更多人認識美麗寶島。」從二○一二年開始,熊谷陸續在日本大阪、關西國際機場、四國高松車站、東京、金澤等地舉辦攝影展,也透過講座和雜誌、報紙上的小專欄,分享自己二十多年來所見所感的台灣魅力。

觀霧茶園。

「我不是只坐在電腦前面工作的人,還是要自己親身體驗。」熊谷強調如果自己沒有經歷過,講出來的話沒有說服力,騎單車上武嶺、北橫,都是為了他口中說的「該做的還是要做」,熊谷身體力行的程度,甚至連一般台灣人都看不見他的車尾燈。入境隨俗操著台語四處搏感情,聽到「講國語沒什麼口音」的稱讚笑得開心,這個「比台灣人還要台灣人」的日本攝影師,仍堅持不懈地用一己之力推廣台灣最美的風景。

 

本文作者:張雅琳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核稿編輯:張惠萱

微笑台灣編輯室
旅人專欄

跟著微笑台灣去旅行!

讓微笑台灣帶你去走走,走進台灣的大小事,走進在地的美好。

FB粉絲專頁:微笑台灣319鄉+

上一篇文章 古時「溝尾庄」今日的太保,人情滿載的傳統農村
下一篇文章 硓咕時光搖籃,連接海洋、土地的呼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