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東眼山 回森林日,在山裡發現美
東眼山
回森林日,在山裡發現美

在四月的第一天選擇到東眼山。發現當不再只是為了攻頂而入山,而是更慢更悠的觀察認識每一步所遇見的每一株生命,那才是真正回到森林的家。

回森林日,在山裡發現美
在藝術家用木頭刻出有溫度可愛的小公仔群〈動物小學〉旁, 〈加一吉他〉用木吉他彈奏著悠悠弦音,步道階梯成為了聽眾席。

也許這就是童年幻想出來的童話世界吧。沿著山林步道走,不遠處看到簡單的木條成線勾出小屋子的樣子,木架構屋框住了一個個不同主題的主人店家,而我們好像是不停撿拾前方果實而向前的松鼠客人,駐足享受在眼前這一家,又不時望著前方期待著,下一個轉角又能遇到什麼驚喜。

這個活動在每一房子裡都設計了一個專屬戳章,在入口服務台可以取得一張集章紙,被稱為「森林全勤獎」。每個章圖案都是獨一無二的動植物,雖然看不太懂有些蓋出來的圖案動物是什麼,不過卻都很期待下一個章會長什麼樣子。有趣的是戳章的把柄是用一根長樹枝原味呈現,增添了不少新奇感。

其實全勤獎章全數集完後換到的,不過是一個簡單不過的木鑰匙吊飾,但因為這個小小的遊戲,串起了每間房子,獲得的喜悅絕對不是來自這個小東西,而是在收集的過程路上。就像松鼠絕對不會因為嘴裡的果實而滿足,而是因為要向前去尋找更多果實的動力,感到興奮。

每間的招牌都是胚布旗上用手寫字,懸掛在樹幹上,每一屋的主人都有各自壓箱絕活等著客人拜訪。沿著步道上,有插畫家手繪自然圖鑑的海報放在土坡旁。

這是只有兩天(3/31與4/1)的特別活動,林務局新竹林管處為呼應2018國際森林日-「森林及永續城市」,在東眼山國家森林遊樂區舉辦,由「種籽設計」策展「回森林家」主題,希望更貼近了自然與人的關係。

反過來問自己,「回森林家」,你想到的是什麼呢?我茫然地搖頭一片空白,因為自己好像都在水泥房屋日常及課桌椅知識中成長,森林似乎是一個只會出現在童話故事那小紅帽與大野狼的跨頁。當然知道什麼是森林,但總是無法與自己真實生活的家連想在一起啊。經過了這一天的參與,還真的對森林有了多些體悟與熟悉。

在看到文宣海報時,以為這活動應該又是和一般青春市集一樣,各自賣著一些文青網美小確幸,差別只是把場地從廣場移到了林區。

但進入了才知道,每一間的主人都非泛泛之輩啊!裡頭皆是以森林為主軸發揮,如:建築、工具、野炊、玩具、創作、花蜜、種籽、聲音或是一本關於樹的書。而整體的佈置及設計,也都緊緊扣著主題。

內容也不是硬梆梆的展示,而是更多的戶動體驗,簡單的交流。在藝術家用木頭刻出有溫度可愛的小公仔群〈動物小學〉旁, 〈加一吉他〉用木吉他彈奏著悠悠弦音,步道階梯立馬成了聽眾席。

最遠的木房子〈小靖與黃醫師〉,主題也是音樂,所發出的聲音更來自以天然方式製作出的樂器。比起旋律,他們更重視的是,透過這樂器發出的聲音是否能穿透自我內心。

這次的活動一共有20位不同主題的木房子,就以我印象深刻的來分享:

最讓我驚喜的就是〈手斧男孩-陳諾弓箭男孩-張厲害〉 

他們看起來就是孩子,但是當向大家介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時,那發光的眼神以及自信的語氣令人佩服。一字排開的木作弓箭頭,看似相同,但仔細比較可以看出小小的差別。介紹說這是小學六年級的成果發表,現在才13歲,想繼續延伸,讓雙手做出更設計的嘗試。他們並不是在傳統體制的學院中成長,而是從五感中摸索學習,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向,然後由不同職人老師陪伴,自我學習地研究。

這聽起來就像是我大學畢製才會做的磨練,但他們在國小時就已經找到了方向。這些在現在生活中因為大人過度保護而不被允許的活動,同年齡的小遊客們紛紛樂於嘗試用斧劈柴或射箭,然後小職人們教導,用什麼樣的角度或力道才能完成動作,當中當然包含了很多力學以及設計的原理,是透過身體力行來學習到的,不只是教科書與數學公式。

〈森林籽房 -謝米尖 〉則是流連忘返的小屋子

各式各樣、滿滿的種籽(子)在桌上「爭奇鬥豔」。這些都是米尖老師的寶貝,如數家珍。每一種種子隨堂抽考都難不倒她,還能告訴你這顆種子的特色與故事。對於「種籽」,就像是我對於「森林」一詞一樣,是熟悉的陌生單字。我立刻想到的就是蘋果的籽、在布丁盒中發芽的綠豆,如此而已。

但是種子其實有好多種,再進一步的說,植物為了繁衍下一代,想出了好多方法。讓它更多子、讓它更輕、讓它更豔、讓它有個堅硬的外殼、讓它有小翅膀、讓它有更多存活下來的機會。

我問說這些種籽是刻意去收集的嗎?老師說都有,也有交換的,也有不經意的遇見一顆樹。但她更強調,她總捧在手心欣賞一番後,將種子放回土壤裡。「畢竟那才是它們誕生的使命。」她會將這些小植物細心保存,手繪紀錄它的模樣與特徵。啊,真是令人著迷與羨慕的興趣呢!

在這次的活動裡我買了一個鉤針編織仿小植物的胸針,〈Little Needle 〉是一位很優雅散發著老師氣質的女子。她的木屋位置在一個三岔路口,往前走是下一攤,往上走則是登山口。她的作品是一株株的小植物鉤針編織,靜靜的裝在小盒子中展示,一開始靠近還以為是植物標本的主題!

第一眼就被每一株作品的獨一無二所吸引,微妙的配色,簡單的姿態,有小花或小葉或小菇或蕨類,就好像真的可以在植物圖鑑中找到它們。

這些都是她一針一針勾勒出來的樣子,也是從日常生活的花草樹木去觀察找靈感,這也回歸到了這次活動主題,探討著自然與人的互動,不也是如此單純,就是發現美。

沒遊客的時候,女子嘗試著將自己的作品一株株放在身後的樹幹合影,就像是它真的長在樹旁邊一樣的自然。每一株作品的價格對我來說都不是太低,但也可以說這就是創作者對自己作品的自信。(而最後我還是因為太愛了所以對不起荷包,我會戴著這迷人的小植物胸章在身上,努力上班賺錢的。)

另外還有一間小小的,但我覺得很有意思的野炊〈節氣飲食研究室〉,是由種籽設計的團隊下廚,讓我對這團隊的創意無限與多才多藝,深感佩服。

用一些新食材的嘗試組合(當時吃到的蔬菜手捲好像有玉米的鬚鬚),還有堅持的一道道工法,當野炊不單單是溫飽更是一種生活態度,會更注意口中每一次與自然咀嚼的機會。

20攤中最違和卻很有意義的,我覺得是〈一本書店〉,老闆將許多書籍放在山林間展售。讓我覺得違和的地方是,老闆要把這些書本笨重的背上山,市集結束又要載回去。有意義的地方是,老闆細心的挑選與這次主題扣合的主題,關於自然生態的各種書籍,根本就是一個樹的主題書展。一句話寫在書桌上,我問老闆這句話是出自哪一本書的句子,他說這就是自己寫的:「身為一棵樹,做為一尊佛,做為建材,也做為一本書。」

小孩撿起徑旁的枯木棍,然後盡情敲擊地面產生的噪音聲響;老闆將路上的野草野花摘下,裝入花瓶綴飾自己的攤位。當我們不再只是為了攻頂而入山,而是更慢更悠的觀察認識每一步所遇見的每一株生命,那才真正回到森林的家。

 

責任編輯:張惠萱

像風一樣的男子
旅人專欄

二十七年都魯在桃園,但從最近幾年才開始回過頭來真正認識這裡。有時間就到處跑。喜歡用兒童彩色筆紀錄街坊巷弄,用單版復刻版畫印製內心風景。

所學不多,手藝又不精,導覽互動是目前的勉強絕活。最終想成為一個城市的觀察員,用各種跨界創作記錄下不同的探索與可能。
 

上一篇文章 順利商號 澎湖內垵最古老的雜貨店,連招牌都是鎮店之寶
下一篇文章 追逐 藍眼淚靠岸的季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