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玉里不只金針花,意外走進玉里神社歷史
玉里不只金針花,意外走進玉里神社歷史

原本僅是到訪赤柯山金針花海,順路來到鄰近玉里小鎮品嘗道地的玉里麵,卻意外聽到鄰桌的客人,談論有關神社的事情,上網查一下,位於車站不遠處,真有個玉里神社。

玉里不只金針花,意外走進玉里神社歷史

原本僅是到訪赤柯山金針花海,順路來到鄰近玉里小鎮品嘗道地的玉里麵,卻意外聽到鄰桌的客人,談論有關神社的事情,上網查一下,位於車站不遠處,真有個玉里神社。

由玉里車站前方大同路,朝民族街的方向走,再轉進西邊街,原先還錯過告示牌,想說是否又被 Google 耍了,直到友人回頭一望,才發現在偌大的水塔後方,竟然有個高聳的鳥居。

靠近入口的鳥居,幾乎被民宅包覆。

頓時覺得很不可思議,緊臨著民宅,竟別有洞天。

兩座鳥居、表參道、十七座石燈籠,重建日本神社的庭園造景,石燈籠併立於參拜道兩側,像引領前來參拜的人們走進神的居所,玉里神社是日治時期「一鄉一神社」的產物。鳥居的形式屬於護國神社體系中的「靖國鳥居」,其特色在於「貫」為四角形且無突出物,與日本較常見的鳥居不太一樣。

雖在解說牌得知簡要來歷,但還是對於神社的信仰充滿好奇,細查典故,玉里神社主祀為能久親王及開拓三神(大國魂命、大己貴命、少彥名命),日治時期,能久親王率軍對抗以台南為根據地的台灣民主國,戰後染了重症病逝,日人將其神格化後,供奉於台灣神社,並訂十月二十八日為例祭日,而玉里神社的例祭日也正是此日。

日本神話中的開拓三神,代表著國土及經營的角色,日治時期多半供奉在所佔據的新領土,如札幌神社(今北海道神宮)、當時的朝鮮神宮、台灣神社。玉里神社其中所祭祀的便是開拓三神。當時村中要遠征的軍兵,便赴此處祭祀。

神社不僅體現日本神道教及御靈信仰,庭院建築和宗教祭祀的巧思,勾勒出民族的內涵與企圖。

參拜道與兩側的石燈籠。

石階順勢而上,銜接參拜道,樹叢與石柱羅列並立,部分石燈籠已傾倒,走近神社內部,安置神靈的主殿幾乎全毀,僅剩散落的殘跡,而主殿前方的樓梯依舊完整,神社建築中,主殿為刻意宣示神的高度及不可侵犯,即便前方有樓梯,多半不得冒然而上,另外,拜殿僅剩零亂的地基及紋路。

主殿。

傾倒的拜殿。

高台上眺望玉里鎮,相信在那個時代,信仰具有崇高的地位。傾倒的遺址就像根深台灣近代史的日本文化,在時空更迭,已去蕪存菁,僅剩後人憑弔的懸想。

由神社所在遠眺玉里鎮。

>>

玉里神社

花蓮縣玉里鎮西邊街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佑的跑跳人生
旅人專欄

微笑是種態度,旅行是種深度。

慣於用單車和慢跑,體驗每一寸土地的溫度。

上一篇文章 謝孝德:「我的信仰就是藝術,畫得好就心滿意足」
下一篇文章 將澳國中 畢業前的決定:一起出航去無人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