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跟孩子走一段瓦拉米步道 當山成為大家的山,群山是島民的寶藏
跟孩子走一段瓦拉米步道
當山成為大家的山,群山是島民的寶藏

領著幾位朋友一起到瓦拉米步道健行,晚間七點半,山屋前的晚餐即將結束,準備收拾一刻,一位年輕媽媽走上前來:「請問……你們有人能幫忙到前面一起找小孩嗎?」這才知道,他們一家三大四小來走瓦拉米步道,小女孩叮叮落在後頭...

當山成為大家的山,群山是島民的寶藏

領著幾位朋友一起到瓦拉米步道健行,晚間七點半,山屋前的晚餐即將結束,準備收拾一刻,一位年輕媽媽走上前來:「請問……你們有人能幫忙到前面一起找小孩嗎?」

這才知道,他們一家三大四小來走瓦拉米步道,小女孩叮叮落在後頭,雖有父親陪同,但早上八點從登山口出發,卻直到現在,父女倆仍未抵達山屋。

晚餐時刻。

歡樂的氣氛瞬間肅穆了起來……現在都幾點了?草草結束飯桌,小飽掏頭燈準備出發,看著他們沒入黑夜的背影,說不擔心是騙人的。叮叮才七歲呢,會不會出什麼狀況?(延伸閱讀:扛加壓艙進山屋
為高海拔山區多做一件事,醫師王士豪:「高山症是有機會『零死亡』的」

好在他們找沒有多久便相遇了,原來是叮叮腳不舒服,父女倆走得極慢,暗夜裡我隱約聽見爸爸為驅逐小女兒的恐懼,用手機播放孩子熟悉的卡通樂聲。叮叮走到了,年輕媽媽帶著另外兩個孩子熱烈歡迎,我們在一旁鼓掌。

只是叮叮的腳愈來愈痛,看來是無法再走了。叮爸很掙扎,他考慮多陪叮叮住山屋休息一天,哥哥嫂嫂則按原計畫帶孩子下山。

隔日清晨,聽見叮叮在山屋裡大哭,她不想跟堂姊妹分開、不要被留在山上。但叮爸不願增添他者麻煩,也是路途遠長,不知如何把叮叮帶下山。(延伸閱讀:登山新手懶人包-你的煩惱我們懂,登山九大疑惑一次破解

瓦拉米山屋。

一旁看了,於心不忍,我們齊聲勸說叮爸背叮叮下山,我們可以幫他把大背包重量攤掉喔!小飽掏出背包裡的長扁帶,打成背帶固定在叮爸身上,如此能長時間背負叮叮。叮叮上了爸爸的肩膀後,不哭了,於是下山一路,兩隊速度相當,前後照應、彼此作伴。

我看著孩子們的背影,知道台灣變了。十多年前的山岳環境,不會出現這麼多孩子。彼時登山風氣尚未普及,床位甚少擔心申請不到。而今,這裡已成一條炙手可熱的親民步道,隨著近年兒童戶外教育的重視,愈來愈多親子偕行。但我仍不免揣想,民眾若不夠熟悉登山,遇上突發狀況確實較為棘手。鼓勵走出戶外的同時,安全該如何拿捏?

「叮叮,回到家,妳可以跟媽媽說,爸爸的肩膀有多可靠!」休息時我笑著跟叮叮說。叮叮看著我,沒有說話。「好久沒背著她這麼久了。」爸爸低低回應。(延伸閱讀:籌辦台灣登山學校-投入大半輩子為台灣山林教育扎根,江秀真:「用學習的心去冒險」

櫻花落滿山屋後方的大木桌,美麗的紅色和女孩們穿的衣服一模一樣。

我們爬上山屋旁的櫻花樹,後來小女孩也來一起爬樹,一起吃櫻花。

有趣的是,下山一路,我隊隊友阿福迷上拾荒,原本只是撿一點紙屑,撿到後來欲罷不能,愈撿愈大袋,他在佳心休息區的角落裡拉出源源不絕的垃圾,最後變成扛著一大袋走著。我想幫忙背一點,他卻瀟灑豪情大步往前,絲毫不理會我的嚷嚷。「看那個拾荒老人。」、「是聖誕老公公啦!」等在前面的夥伴戲鬧著。

這個人一直撿破爛真的很奇怪,孩子們看到,會記得嗎?(延伸閱讀:看見明星小鎮美濃的困境,醒醒吧!鄉下風景並不美

快到登山口前,大家互相加油打氣。

走到登山口,叮爸不停彎腰道謝,順道載我們到玉里吃飯。車上閒聊,才知道他老婆在生叮叮時,意外辭世了……我猛然打自己的頭,哎呀,還逗叮叮回家要跟媽媽炫耀爸爸的臂膀!

怎麼說呢?很高興認識他們一家。幾十年過去了,愈來愈多人喜歡爬山,山裡有愈來愈多的交流、愈來愈多的故事、也湧現愈來愈多的垃圾……,我盯著窗外的田,想著島嶼的驚奇與哀愁。

群山就是島民的寶藏。

謝謝山,為了我們愛走路,吸收了我們的痕跡。

停在南安派出所,我和阿福把那一大袋垃圾交給蔡警員,但警員卻不收,他說派出所不負責這業務。見阿福摸摸鼻子,又扛著那一大袋上車,我氣嘟嘟低喊:「談什麼警民同心?」至南安遊客中心又停,再把那一大袋垃圾扛進遊客中心辦公室,老實說,我沒什麼信心。辦公室只剩下一位滿頭銀髮的伯伯,了解狀況後,他謙卑地彎腰:「謝謝你們,我來處理。」才知遇上玉山國家公園的巡山員。向晚的天色裡,我們談論台灣山岳環境,銀髮伯伯聊起他最愛的山林,眼神閃閃發光,我開始又有了信心。(延伸閱讀:世界高山密度最高的島,「峯台灣」一輩子最少爬一次

瓦拉米步道兩旁是目不暇給的蕨類世界。

黃喉貂在山屋前跑跳,大人孩子都盯牠盯了好久。

是的,瓦拉米步道的風景很美,瀑布、吊橋、上百種蕨類與豐富的動物生態。但爬山最美的其實是人、是交集的火花。入山有其風險,走過會為環境帶來負擔也是不爭的事實,但是啊,若沒這麼走一遭,你怎麼會知道生命何其不可思議、又怎麼會知道台灣山林還有多少缺口需要我們去努力呢?

>>

延伸閱讀:認識瓦拉米!

▶ 出發!「轉彎遇到熊」,到瓦拉米古道尋黑熊!
 尋訪瓦拉米古道 昔日駐在所,今日的野生動植物樂園

劉崇鳳
旅人專欄

一邊生活一邊寫書,一邊爬山一邊下田。書寫是接近自己的唯一理由,自然與田是良藥。旅居花東八年,終回老家高雄美濃,彎腰聆聽祖先的土地,作一個平凡無奇的農婦。

Facebook粉絲專頁:小飽下田‧崇鳳寫字

上一篇文章 「迎鬧熱」台北四個必看祭典,你說的出幾個?
下一篇文章 以朝天宮為中心,北港的古早味又濃又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