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歲月物語 凝視屏菸  捲一根沒有菸草的菸
歲月物語
凝視屏菸 捲一根沒有菸草的菸

「我只在意菸有沒有漲價?」一個老菸槍吐了一團白圈,不以為意的說。「抽菸不健康,有什麼好研究?」一位擔心孩子抽菸的媽媽說。「在菸葉廠遺址拍照,很有工業風,會有很多讚?」一群青年交頭接耳的說。

凝視屏菸  捲一根沒有菸草的菸
1936→2018 PINGTUNG TOBACCO FACTORY,屏東菸廠中山堂。

2018年元旦,歷史建築屏東菸葉廠的中山堂修復完成,沉寂15年的菸葉廠大門重新開啟,屏東縣政府以「南風博物」為主題,結合「屏東文化館雙年展」、「老員工導覽」、「南風市集」、「手作小學堂」與「菸味兒電影院」等複合展演,人回來了,注目變多了,聲音此起彼落,這座舊菸葉廠的種種可能,正在醞釀發酵中。

位在屏東市的屏東菸葉廠,早在1936年,在日治時期推動的菸葉專賣政策下興建,佔地約4公頃,在70年代,是台灣規模最大的菸區,代表著台灣60、70年菸葉最輝煌的年代,卻因不敵全球競爭走下坡,全台菸葉廠陸續關閉,2002年屏東菸葉廠關門,預告菸葉時代的結束。

今年2月高屏交界的菸區,少數菸農採收最後一批菸葉,繳交給臺灣菸酒股份有限公司,台灣百年菸草故事就此走入歷史。

正當翠綠菸田,金黃菸葉的產業成為過去式,另一方面,沉睡多年的屏東菸葉廠正尋求產業文化資產的「再生」機會,試圖從產業技術史的角度再出發,在文化的基礎下,尋求另一種菸葉廠振復的可能性。

這條菸葉文化再生之路,其實走了近10年,屏東縣2010年登錄屏東菸葉廠中山堂、鍋爐室、菸葉除骨加工區、菸葉複薰加工區等4棟建築,為歷史建築。

回溯台灣百年的菸業發展史,台灣菸業發展形成4大菸區,分別是台中、嘉義、屏東、花蓮,其中,屏東菸區含括高屏,一度擴及花蓮,受惠於天然環境,曾是台灣最大菸區,向以品質見稱,在台灣菸葉發展是關鍵性產區。

1970年代,屏東菸葉廠所轄的屏東菸區,躍升為臺灣最大菸區,1976年種植面積達3,876公頃,創下歷年高峰,替台灣賺進大量外匯,菸葉廠同時也是國內規模最大、產製機具保存相對完整的菸葉初級加工廠,其中生產鏈的臺灣省菸酒公賣局九如菸葉改良場,嘗試新型的太陽能烤菸,整個菸區具有農業科學與工業結合發展的獨特性和歷史性。

鑒於菸葉廠的產學文化價值,縣府爭取經費,投入傾頹已久的屏東菸葉廠修復與活化,列入歷史建築的中山堂,以新面貌再生。

重見天日的廠區內,具有翻轉可能的歷史建築群,引起各方目光,一批又一批的民眾跟著菸葉廠老員工的步伐,一窺傳說中的廠區面貌,驚嘆聲順著日式老煙囪向上,拍照聲在除骨機四周迴盪,流動的聲音與光線,驅走沉沉的暮氣,好像龍貓的小黑球世界被擾動,不得不搬家。

沉睡多年的屏東菸葉廠大門打開了,接下來該往哪裡走?

據縣府委託學界所做的研究報告,不約而同,以工業遺址發展為方向,國立屏東大學的學者林思玲舉出列名世界遺產的日本富岡製絲廠、波蘭威利奇卡鹽礦(Wieliczka Salt Mine)、英國的鐵橋峽谷博物館與加拿大列治文喬治亞海灣罐頭工廠(Gulf of Georgia Cannery)都是此類文化遺產的發展先例。

「屏東菸區」以地區性的歷史定位而言,雖不像台中菸區是屬於栽植技術的「本場」,然而在上述的分析來看,卻是個在廠區、機具、輔導區、老員工、老菸農社群、文資保存結構等最能夠努力完善的菸區。若加以「產業遺產群」的概念來想像,勢必能成為台灣產業文化資產保存極佳的經典案例。

少了菸草的屏東菸葉廠,重新點火,如何讓硬體的物件與廠區建築物景再生出軟體性的故事,將累積百年的菸葉知識與技術,從菸葉耕種、烤菸、買菸鑑定、除骨複薰調理加工、桶裝儲存等環節,用全新的風貌交織再現,去除尼古丁,留下吞雲吐霧的暢快,正是屏東菸葉廠努力的方向。

>>

延伸閱讀:屏東菸廠的香與辣

屏東菸廠—中山堂、鍋爐室、菸草除骨及複薰加工區
屏東縣屏東市民生路57-5號


本文轉載自《屏東本事》2018春季號-Vol.4

屏東本事
旅人專欄

萃取國境之南的精華,釋放人的氣息;文的深邃;地的獨特;產的豐華;景的層次,翻頁之間,看見屏東。

粉絲專頁:屏東本事

上一篇文章 王美又 編織海的記憶,讓種子與瓊麻共生
下一篇文章 屏東菸葉廠的香與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