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椪柑七分熟 一種順著地球的節奏
椪柑七分熟
一種順著地球的節奏

大瑋,在返鄉務農第二年時28歲,認為農夫不只是一位生產者,更是一位守護者,守護土地的人。

一種順著地球的節奏
大瑋返鄉務農種植的椪柑,練習吃自然食物的原味。

我是大瑋,今年28歲。返鄉務農第二年。

兩年前爺爺因高齡而退休,已照顧一甲子的土地,和那陪伴著青春歲月的兩百棵橘子樹,就此荒廢,爺爺的一句話:「 要不要回來做山?」,毅然決然返家。

去年我聽從爺爺的教導,遵行慣行農業的方式操作,使用農藥與肥料控制病蟲害,雖然心裡抗拒,但也是因爲沒經驗而照做。也因為農業知識的不足,在七月時因為一次噴灑農藥混藥噴,造成自身中毒,慢慢從淋巴痛到後腦麻了好幾天,後來才就醫。

讓我重新思考,何謂農?
我想農夫不只是一位生產者,更是一位守護者,守護土地的人。

化學農藥的盛行改變了整個世界的運作,改變了人們對待土地的方式,相信大家都有感覺,不斷地破壞環境的下場,就是不斷地暴雨颱風,反撲比一個一個還大,我們不能與自然共生,自然就會用各種方式提醒我們。

農民都不曉得,或其實他們也知道,使用農藥傷害最深的是自己,在民眾都在恐慌飲料裡面有一點農藥殘留的時候,孰不知自己吃進去的蔬果早就超過那個量了,而農民更是最深的受害者,且餘毒長達十年。但他沒有如果不這樣做,他沒有收入。

除了農藥,肥料也是一大隱憂,運輸成本越來越高,化學肥料所需礦產都快開採完畢,等那些國家不輸出了,就斷產了。如果再不快點意識到這件事情,沒有肥料可以買的時候,過度依賴的農民將如何耕作?而造成農民過度依賴的原因是什麼?因為消費者的需求,大甜美

我們來思考一下,
以前沒有農藥肥料的時代,人民如何生產食物呢?

自從中毒以後,我不顧家人反對,堅持拒絕使用農藥與肥料,我相信土地本身是有力量的,而他們所需的養分,在萬物之間自然就會有平衡與供給。

我認為推廣友善土地的農業,是身為一位農民的責任,所有的前輩都跟我說這條路很辛苦,要享受第一年的無感豐收,因為沒有特別慘烈(是餘毒未清XD),所以第一年都還有產量。

每當我走進山裡都聽見蟲鳴鳥叫,松鼠爬來爬去,園裡蝴蝶蜜蜂自在飛舞採蜜,老鷹盤旋抓蛇抓老鼠吃,各種大小蜘蛛網密密麻麻,那生命豐富的喜悅真的很難形容。
不禁思考著,為什麼我們不能一起生活?一定要消滅他們?
一年多觀察下來,我只能說,能為他們守護一小塊在地球避風港,是我身為人的一點驕傲。

一條正確的路,何須畏懼呢?但不可諱言地說,現在靠務農要活下來真的不容易。

但農民不需要同情,我們需要支持與鼓勵。很開心台灣支持友善農業的人越來越多,也越來越多人勇敢踏入友善農業的領域。雖然有人跟說我感覺青年回鄉很多,但必須說!全部都支持他們!對台灣都還是不夠的。農民永遠不嫌太多,因為台灣禁不起任何一塊農地的損失了。

也謝謝去年支持我的朋友,讓我有動力在今年持續耕作。謝謝一直罵我的家人XD

大家練習吃吃自然食物的原味吧!今年是我與友善農業的第一年,與你分享我的喜悅。

 

責任編輯:張惠萱

邱俊瑋
旅人專欄

以前農場老闆都叫我瑋哥,因為砍草都順便把小樹砍倒,他感到很害怕。退伍後在花東漂泊兩三年,後來因爺爺退休而受到感召回家務農。

不能接受有話沒說出來,有問題沒有發問,標準ADHD(注意力不足過動症),嘴巴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,剛認識就被嫌煩。目前就是務農順便積極培養人生可能。

上一篇文章 林場、流籠與五分車,再加上手作步道
下一篇文章 少了大坡池,也就少了池上
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