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美濃行野 重新愛上一座小鎮
美濃行野 重新愛上一座小鎮

很多人不知道,台灣的鄉土意識從美濃開始,沒有火車站、進庄只有一條路,卻率先喊出環境運動、社區營造與土地正義,這個既先進又保守的小鎮,將客家特質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
美濃行野 重新愛上一座小鎮
高雄美濃,重返我庄。來到美濃才能回答,重新愛上一座小鎮是什麼感覺。

美濃舊稱「瀰濃」,起霧,是它最美的樣子。

一七三七年,首批客家移民二十四戶,從廣東落腳美濃,「直到現在,百分之九十還是客家人,」美濃區長謝鶴琳說,美濃十九個里,卻有很多「寮」,五支寮、金瓜寮、牛皮寮……,可見早期開發聚落的形成。

小鎮以農為本,「三分之二的農地都經過重劃,機械可代工,農作有多樣性,不用像以前一樣,隔壁種什麼,我們就被迫要種什麼。」謝鶴琳說,過去的菸葉種植,在民國八十幾年退場後,改由白玉蘿蔔、橙蜜香蕃茄上陣,而仰賴中正湖乾淨水源的野蓮,一年可收成三次,產值至少兩億。

過去辛苦務農、養豬的農村生活,讓長輩們要求客家子弟晴耕雨讀、向外發展,光是十年前,全鎮博士人數就超過兩百位,更成立台灣地區美濃博士學人協會,設立獎學金制度,繼續栽培下一代。「年輕的時候都到廣善堂唸書,比較清靜。那裡宣揚儒教思想,對我們孝道和教育觀念影響很深。」潤惠有機農場創辦人邱森曙說。

(插畫:種籽設計)

很少有一個鄉村,年輕人在外開枝散葉後,還心心念念家鄉。

一九九二年,政府計畫在美濃興建水庫,美濃專業人才濟濟,研究之下發現,地處破碎斷層帶,伐林不僅造成黃蝶銳減、生態破壞,未來若遇天災,恐怕後患無窮。為此,客籍鄉土作家鍾理和之子鍾鐵民,率領後輩鍾永豐、林生祥,開始「美濃反水庫運動」,成立「愛鄉協進會」,持續推動社區營造,每一個決定都有著對土地的愛惜,影響至今。

「禾埕尾的天公爐 對過去 對過去 石化廠的煙囪管 數百支 數百支 數百支 數百支

它們出事 鄰居倒楣 它們吃水 河流斷命 它們納稅 台北大興 它們吐煙 天地不仁」

從過去的交工樂隊到生祥樂隊,鍾永豐寫詞、林生祥譜曲,多次拿下金曲獎,今年(2016年)又完成「圍庄」專輯,繼續為台灣反石化業運動努力。

黃蝶翠谷裡的蝴蝶回來了,年輕人當家的「野上野下X遛食冰」、「有間書店」帶旅人走村、玩市集,今年已三十五歲的月光山雜誌,每旬發行四千份、訂戶遍及五大洲。濃稠鄉情把大家牽在一起,大概像客家媽媽醃製的老菜脯,越陳越香,會想念。

 

本文作者:李佩書

2016 草根款款行
旅人專欄

越在地,越國際。4種根勢力,翻新台灣ing。

微笑小鎮Long stay 發現台灣小鎮的美好。

根力——保持懷疑、持續溝通,看見問題,讓自己成為解答,換個角度看台灣。
農力——把小確幸做到極致,拿起鋤頭,在田裡找回生活的實心價值。
食力——載著記憶和夢想,用食物說台灣的故事。 
美力——美,是世界共通的語言,從土地、人文,重新轉譯台灣美。

閱讀更多:《 2016 草根款款行 》

上一篇文章 開拓農型社會的矽谷
下一篇文章 庄仔頭 秘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