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金包里大路 台北健行最佳路線—魚路古道,前人每日討生活必翻越之路
金包里大路
台北健行最佳路線—魚路古道,前人每日討生活必翻越之路

從這裡往上爬,是以前金山漁民挑著新鮮漁獲到士林販賣的必經之路,這條路也曾經是運茶葉與運硫磺礦的要道。實在很難想像現在我們假日踏青健行的古道,卻是前人每日討生活必須翻越的道路。

台北健行最佳路線—魚路古道,前人每日討生活必翻越之路

1717號公車在雨中隨著山路彎來擺去,四周的山坳裡起了濃霧,幾乎看不到前方的路。霧,和細細的雨,好多次上陽明山都是這樣的天氣,有時候令人分不清楚打在臉上的是太具體的霧還是太瀰漫的雨,或許兩者也差不多。

冬日的陽明山多雨其來有自。來自北海岸帶著水氣的風爬上了山,在爬升過程中逐一瀝去水分,讓陽明山足以在雲裡面潤澤一整個冬季。但這樣的天氣或許遠看很美,卻讓登山者吃足了苦頭,下車走幾步,濕氣就黏上前額的髮絲,彷彿根本沒撐傘。(延伸閱讀:陽明山東段縱走-走入夢幻芒花海、凝望杉木林,台灣的美是要用走出來的!

在上磺溪橋下車,舊的古道在此剛好被坍方分為兩段:一段沿公路繼續往下到八煙聚落,然後走過路邊噴著白煙的硫磺氣穴,沿著溪走到天籟溫泉會館;另一段則一路順著山勢向上攀登,一直到擎天崗草原。

從這裡往上爬,是以前金山漁民挑著新鮮漁獲到士林販賣的必經之路,這條路也曾經是運茶葉與運硫磺礦的要道。實在很難想像現在我們假日踏青健行的古道,卻是前人每日討生活必須翻越的道路。(延伸閱讀:陽明山國家公園,草山有風

在以前,這條古道上還有十來戶人家,隨著古道的荒廢也陸續搬走,但仍然可以看到前人生活過的痕跡。路旁的大石灶,運白磺礦用的陶管等等,現在還維持自然的樣貌立在路旁,彷彿下個轉角戴著斗笠的挑夫就會在這裡卸下扁擔生火煮飯。不像那些被洗乾淨、修復後擺在博物館的古蹟,它們還佇立在自己原本就在的地方,像是那個年代還在山間某處繼續著,沒有完全消失在歷史裡面。

坍塌的厝地被後人用古法重建成亭子,古道旁的小土地公廟也還是有過路的人留下供品祭拜。這條古道雖然老,但若仔細感覺,仍然是活的。

像是小溪旁的梯田,雖然不再種植作物了,仍看得出當初順著地勢一階一階開墾的痕跡。雜草蓋過了人們曾經生活的痕跡,從大自然手中借去的土地,又還給了大自然。(延伸閱讀:假日不能只有吃與睡!全台20條好入門的步道,意思意思動一下懶人包

魚路古道近年來忽然聲名大噪,或許有部分也是因為八煙聚落的關係。第一次認識魚路古道與八煙,是在劉克襄的書裡。那時候的八煙只是魚路古道半途,山坳裡幾戶人家的聚落,有著安靜的老房子與梯田。後來的八煙再度躍入視野,是因為梯田倒映著天色而絕美的「水中央」,那樣的取景瞬間攻佔各大旅遊媒體。

後來的事或許很多人都知道了。假日遊覽車載來一車一車的遊客,都是來看梯田,看遠眺的美景。然後八煙封村了,那塊涵養著雲與藍天的梯田成為記憶裡的畫面。人畢竟比自然複雜許多,或許一些事情是外人難以看透的。

我還是偶爾會回到魚路古道,有時往上,有時往下走。即使八煙聚落沒有開放,這裡仍然是一個值得花上半天一天造訪的路徑。每次經過那座小小的土地公廟,我還是下意識會合十拜拜一下。土地公默默地守護著這條路上曾經居住或經過的人們,不因為這裡是觀光景點,不因為運輸硫磺或茶葉,甚至也與漁獲無關。

這條古道的價值只有土地公知道,山岩上叢生的苔蘚知道,滿山的白背芒也知道。

>>

順遊

坐捷運就能到!到北投泡湯,用從容取代煩惱
藏身於醫院後的老溫泉池,走訪北投的意外發現
蔡琴:「不管外國都市再迷人,台北都是我的家。」

>>

魚路古道
台北市士林區魚路古道
02-28613601
步道起點為擎天崗與上磺溪停車場,開車之遊客可利用步道起訖最近的停車場,再搭乘皇家客運及108遊園公車回原點取車。

 

責任編輯:陳介雯
核稿編輯:張惠萱

阿布趴趴造
旅人專欄

1986年生,喜歡搭車到任何一個遙遠的地方。

著有散文集《來自天堂的微光》、《實習醫生的祕密手記》、《絕色絲路 千年風華》、詩集《Deja vu 似曾相識》、《Jamais vu 似陌生感》。

上一篇文章 三芝農村再出發,打造生態烏托邦
下一篇文章 鹽水田寮 以詩鋪成的文學道路,打造台灣詩意生活美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