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 從新鮮水果到鐵皮罐頭,一個外來水果在台灣落地生根的歷程
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
從新鮮水果到鐵皮罐頭,一個外來水果在台灣落地生根的歷程

臺灣是水果王國,鳳梨更是箇中代表。不僅它的甜美是臺灣民眾熟悉的滋味,鳳梨酥更是來臺遊客必買的伴手禮。加上鳳梨的臺語「旺來」,與「好運旺旺來」同音,要祈求好運時,就帶著鳳梨去拜拜.......

從新鮮水果到鐵皮罐頭,一個外來水果在台灣落地生根的歷程

臺灣是水果王國,鳳梨更是箇中代表。不僅它的甜美是臺灣民眾熟悉的滋味,鳳梨酥更是來臺遊客必買的伴手禮。加上鳳梨的臺語「旺來」,與「好運旺旺來」同音,要祈求好運時,就帶著鳳梨去拜拜,甚至在職棒球場中,連敗的一方,也時常會在休息室內懸掛鳳梨,這也讓大家對於鳳梨好感度大大提升。

現在的年輕人,可能知道鳳梨酥、旺來,卻不知道戰後臺灣曾是全世界鳳梨罐頭的生產冠軍。當時的鳳梨罐頭相當珍貴,帶著鳳梨罐頭探望病人,它是讓患者開心的禮物;甚至在民間,感冒生病時的「偏方」就是吃鳳梨罐頭,保證會讓感冒散去、身體健康。

但隨著工資上漲,在臺灣製作鳳梨罐頭的獲利大不如前,而且經過優良的品種改良,生食鳳梨比鳳梨罐頭更加美味及健康,遂使得鳳梨罐頭的製作逐步移至其他國家,鳳梨罐頭工廠也一間間拆除,這段過去的歷史也被人淡忘。

臺灣鳳梨罐頭能夠在戰後揚威國際,主要是因為日本時代奠定的基礎,本書將帶領大家,回到這個鳳梨罐頭的啟蒙時期。罐頭與許多新事物一樣,是在日本時代透過日本引入臺灣,日人統治臺灣後,尋找適合製成罐頭的物產,最後發現了鳳梨,於是展開一段鳳梨罐頭在臺灣的故事。

鳳梨原來主要產區在南部的鳳山、大樹,以及中部的彰化、員林一帶,鳳梨罐頭的開始,也圍繞這兩大產區。最早引入鳳梨罐頭者,是在鳳山街的岡村庄太郎,臺灣總督府也將此列為重點發展產業,不僅補助岡村庄太郎到當時全世界產量最高的新加坡觀摩學習。回臺後,也協助岡村庄太郎在鳳山街設立「岡村鳳梨罐詰工場」,這也是日本時代最重要的鳳梨罐頭工廠「臺灣鳳梨罐詰株式會社」的前身。

在岡村庄太郎的帶動下,彰化、員林也有日人開設的「濱口鳳梨工場」、「德田鳳梨工場」,而且這兩間日商很快地南下九曲堂,在火車站後展開對抗,因此無論在鳳山或大樹,都是由日商主導產業的發展。

由於成立鳳梨工廠的門檻並不高,臺人也很快開始設廠,甚至在北部大稻埕的商人也對此躍躍欲試,雖然最後發現北部氣候並不適合,但這批商人轉戰中、南部,建立許多工廠,也帶動中部臺商的加入。如目前僅存的日本時代鳳梨罐頭工廠,位於高雄大樹的泰芳,就是由大稻埕商人葉金塗所建立。

葉金塗因鳳梨事業成功致富,1926年時在今日臺北市重慶北路二段172號處,興建了一棟三層樓高建築,在隔年落成時,《臺灣日日新報》曾讚許為「本島人建築術一大進步」。

隨著時代的發展,這兩個主要鳳梨產地形成有趣的產業聚落,鳳山、大樹以日商為主,彰化、員林則以臺商為主。鳳梨罐頭工廠雖然進入門檻低,但因整體成本太高,一直無法獲利,使得總督府積極尋找解方,一是前往當時產量最高的夏威夷參考,發現臺灣原產的「在來種」,雖然口味及香氣較佳,但在製罐上需要更繁複的手續,不如夏威夷的「開英種」,於是總督府認為應將臺灣的「在來種」改成「開英種」,並模仿夏威夷的大農場、全自動生產,降低人力及成本,才是未來的趨勢,於是掀起鳳梨品種的「改朝換代」。「在來種」逐步淡出臺灣舞臺。我們現在常吃的「土鳳梨」,其實一點都不土,可是從夏威夷飄洋過海來的「洋鳳梨」。

但真正解決臺灣鳳梨罐頭困境的則是一間製罐公司。臺灣的鳳梨罐頭無法在日本市場與新加坡及夏威夷鳳梨罐頭競爭,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空罐需由日本進口,導致成本過高。東洋製罐於1922年(大正11年)在高雄市建廠,將製罐成本壓低,從此臺灣的鳳梨罐頭開始獲利,引來更多商人搶建鳳梨罐頭工廠,在1930年(昭和5年)達到顛峰,但也在互相廝殺下,原本獲利空間更加縮小,而開始有合併的呼聲。

泰芳商會雙鹿印罐頭標籤。

東洋製罐公司此時選擇與財閥赤司初太郎、辜顯榮等臺日商人合作,避開鳳山、大樹及彰化、員林兩個一級戰區,改在高雄市、屏東、臺南、嘉義等地,以符合總督府需求的「外來種、機械化生產、大農場」的「夏威夷模式」,另外興建鳳梨罐頭工廠及農場,成為舊日商系統及臺商系統以外的新集團。此外也在總督府的協助下,於1935年(昭和10年)順利合併全臺的鳳梨工廠,成為「臺灣合同鳳梨株式會社」。

泰芳商會第三四鳳梨罐詰工場現貌。

「臺灣合同鳳梨株式會社」成立之初,是以臺灣南部為主,因為東洋製罐及舊日商系統均以南部為主要根據地,不料卻因引進「開英種」而染上鳳梨萎凋病,短短數年內,南部的鳳梨大量死亡,也迫使鳳梨栽種的主要基地轉移至臺中、臺南關廟等地,合同會社的辦公室也轉到臺北。高屏地區的鳳梨產業,則要到戰後才逐步恢復。

整體而言,高屏地區的鳳梨產業在日本時期有極大變化,從最早的鳳梨罐頭發跡地,成為全臺鳳梨重心,又因鳳梨萎凋病毀於一旦。日本時代的鳳梨工廠更在物換星移後,早已不知去向。

>>

本文摘錄自《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》,作者:王御風、黃于津,出版社:玉山社,出版日期:2019年2月12日

本書以日本時代高雄地區的鳳梨罐頭產業為主軸,也就是1920年(大正9年)後高雄州所涵蓋地區,包含今日的高雄市及屏東縣。至於有關日本時代全臺鳳梨罐頭產業的詳細研究,可參考高淑媛的《經濟政策與產業發展─以日治時期臺灣鳳梨罐頭業為例》一書。

《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》新書發表會

時間:2019年3月16日下午3點
地點:高雄鳳梨工場(高雄市大樹區復興街42號)
詳情請鎖定 玉山社出版公司 粉絲團

>>

延伸閱讀

麻豆總爺糖廠 流連紅磚綠樹
百年糖鄉五分車,隨著一個個古蹟修復,重新品味生活

微笑精選好文
旅人專欄

微笑台灣特別精選各路出版好書與網路數位內容,分享在台灣旅行與生活的相關摘錄轉載。
提供更多不同角度的在地觀察、記錄或記憶。

歡迎好書推薦,可email至:smiletaiwan.cw@gmail.com

上一篇文章 來回恆春超過50趟,周銘泰:「想用簡單的方式讓人了解更多台灣魚類」
下一篇文章 雲林飛雀餐桌 年輕的火焰在燃燒,看見創意與志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