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「追分成功」,懷念那段追逐分數的青春時光
「追分成功」,懷念那段追逐分數的青春時光

那年代剛好趕上車票吉祥語的風潮,最有名的大概是「永保安康」車票吧,而對學生最需要的「追分成功」、「慶中台大」剛好都在台中附近。

「追分成功」,懷念那段追逐分數的青春時光
台中,追分車站。

第一次遇見追分車站的時候,還在一個需要追逐分數的年紀。

那年代剛好趕上車票吉祥語的風潮,最有名的大概是從永康到保安的「永保安康」車票吧,而對學生最需要的「追分成功」(追分到成功)、「慶中台大」(大慶到台中),剛好都在台中附近。

那也是個火車站還賣硬票的年代。雖然大型的火車站都已經使用從機器吐出來的背磁式車票了,但有些鄉下小車站裡還保有一個木櫃,當要車票時,站員會從木櫃某一個格子裡抽出厚紙卡做的車票,過一台鐵製的機器讓車票軋上日期,再從小窗口遞出那張油墨未乾的卡式車票。

高中時期瘋坐火車旅行,電車與平快車對於平時最多只有腳踏車的高中生而言,是最方便又便宜能到遠方去的交通方式。那張捏在手心的小小的卡式車票,當時還不懂得珍惜,但那的確是關於自由,最初的象徵。

當然如你所知,在之後的幾年,販售硬票的車站越來越少,都改成薄薄一張背磁式車票,然後又很快的變成悠遊卡的刷卡機。那些木櫃裡的厚紙卡車票,像是少年時的夢想,遇缺不補,總會有用完的一天。

到目前為止,除了持續被製作出來的吉祥車票以外(或許這可以算台鐵文創商品的先驅?),還販售硬票的車站屈指可數。

追分離台中很近,彰化開往海線的第一站,走海線的少數幾台電車會經由「成追線」繞到山線去。以前假日去海線繞繞,回程最後一站都會停追分,在木造站房裡小坐一會,然後搭成追線的火車回台中。

追分站夾在彰化與大肚之間,四周沒有特別大的聚落,來這裡的人多是為了購買車票。不需要服務大量旅客,因此追分站還保有海線車站最初的特色:木造站房,月台中間的候車室,月台與車站之間沒有天橋,需要走下月台跨越鐵軌才能到另一邊去。

這次造訪當日剛好是國中會考之前,等車時陸續有人開車停到車站前,特地來買追分成功的車票,一次五十、一百張,猜測大概是學校老師之類的吧。他們買了車票就坐在木桌前,為車票一張一張蓋上祈福的紅印章。

十幾年前,我也曾多次來到追分,在這裡幫車票蓋上「追分成功」的紀念章,贈送給要考試的朋友,也都會順便留一張給自己。那時還盲目的追分,心裡想著只要分數夠高,比所有人都高,就能稱之為成功。

後來慢慢發覺,分數永遠都不夠高,追逐完學測的分數、國考的分數、變成追逐論文點數,就如同當年蒐集了那麼多張慶中台大的車票,最後也沒真的去讀台大。

但我還是買了一張追分成功的硬票,用那張票搭電車回台中。

即使已經知道就算追到了高分也不代表成功,我還是把那張車票好好收進錢包裡,坐在車上看列車彎過成追線的大彎,心裡懷念的卻是從前只需要擔心分數、並願意繼續向前追趕,相信前方有美好未來的自己。

>>

延伸閱讀:

〔集集〕綠色隧道,猶如一首美麗詩章

〔永保安康〕旅途的祝福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核稿編輯:張惠萱

阿布趴趴造
旅人專欄

1986年生,喜歡搭車到任何一個遙遠的地方。

著有散文集《來自天堂的微光》、《實習醫生的祕密手記》、《絕色絲路 千年風華》、詩集《Deja vu 似曾相識》、《Jamais vu 似陌生感》。

上一篇文章 瑞穗鐵道花海,驚艷自己種下的金黃
下一篇文章 一個家族的盛事,整個部落的大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