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火車站旁的小屋(上) 「五味屋」有付出的給予,讓孩子成就自己的價值
火車站旁的小屋(上)
「五味屋」有付出的給予,讓孩子成就自己的價值

壽豐火車站旁,有間日治時期留下的「風鼓斗」建築,這裡是社區孩子的聚集中心,常常有孩子在此地忙進忙出、在周圍玩耍,它也是由一群大人率領社區孩子共同經營的二手商店,叫「五味屋」。

「五味屋」有付出的給予,讓孩子成就自己的價值

八月的近午,烈日當頭,整個村子街上闐無人跡,和隔著鐵軌人來車往的台九線,成了顯著的對比。這裡是花蓮縣壽豐鄉的豐田社區。

火車站旁,有間日治時期留下的「風鼓斗」建築,這裡是社區孩子的聚集中心,常常有孩子在此地忙進忙出、在周圍玩耍,它也是由一群大人率領社區孩子共同經營的二手商店,叫「五味屋」。

「五味屋」起始於2008年。一開始是由牛犁社區發展協會,租下車站旁這座日式倉庫建築,委由長期於豐田地區進行文史調查與社區營造工作的顧瑜君教授,作為推動社區青少年與兒童照顧與學習的基地。經過這十年社區各方力量的共同串聯與發展,現在的五味屋有六位正職員工,另有數名短期、或長期合作的志工們,協力服務豐田地區兩間國小、一間中學的學齡孩子和他們的家庭。

「五味屋是社區創辦的,我只是幫忙把很多資源連結在一起。」五味屋的催生者顧瑜君教授說。

位於豐田車站旁的五味屋,是日式風鼓斗建築。

五味屋在營業日會為孩子們與工作人員供應午餐。這一天,大人和孩子們正圍在大桌旁,等待午餐送來。幾個孩子正在清點今天有哪些人要用餐,並且把貼著對應名字的碗一一拿出來,其他的孩子和兩位大專實習生聊天,氣氛很熱絡。

此時,五味屋的大總管禮安跟所有孩子介紹我的到來:「今天有位姊姊,要來跟大家一起吃飯。」

有個好奇的小男孩盯著我看,一時不知該說甚麼,「如果你想知道這位姐姐的名字,要自己問姐姐。」禮安說。於是小男生問了我的名字,接下來他又侷促了。「你問別人名字的時候,你也要自我介紹的。」禮安再次提醒他,「今天這位姊姊要和我們一起吃飯,你是不是該幫她準備一副碗筷呢?」

於是男孩親切地領著我走到屋子後頭去,和我介紹在這裡用餐的注意事項,彷彿我是剛加入五味屋的新夥伴,打開一個充滿各式碗的抽屜,「妳可以挑一個妳喜歡的。」男孩告訴我。這就是五味屋帶孩子的原則,孩子來到這裡,是從生活中學習。

繞著約莫7坪大的貨架區走一圈,商品陳列整齊,標價清楚,都是孩子們協助整理的,這些二手物資,都是由社會各界捐贈、以及往來的旅人響應「多一公斤的旅行」活動而來。

五味屋的日常一景:大人和孩子齊聚,共做亦共食。

「有了五味屋之後,這邊的小孩真的有比較乖!」隔壁的雜貨店老闆娘告訴我,「以前車站那邊的廁所、地下道,被孩子破壞得亂七八糟,妳可以去問(火車站)站長。」老闆娘說,「現在真的好多了。」

由於五味屋在社區的努力,來此拜訪的人也變得比較多,「現在這條街上也比以前熱鬧,尤其是他們辦活動的時候。」

不是只有一起生活,更理解孩子需求的社區商店

五味屋目前有六位正職人員,其中有三位,專職負責策畫五味屋的孩子活動。這些孩子,有的是自己主動來店裡接觸,然而有更多是由學校老師、鄰里、社工轉介來的。

與孩子的關係建立,是透過一種非結構化的過程來進行的,工作人員會在與孩子的互動裡,邀請孩子來參與五味屋的工作,幫忙店務,整理貨品和空間,「從共做店務中相處,漸漸了解他們的個性,去找出他們有興趣的東西。」團隊中從事與孩子相關工作的佳儒說。「我們會去聽孩子的聲音,知道他們關心的是什麼,和他們一起生活、互相分享,是透過生活了解他們的,在這些活動和相處過程裡面,大家的關係就會慢慢建立起來。」

比如,有個孩子很喜歡跳舞,她之前都和另外兩個小女生看youtube的影片,自學喜歡的舞步。她們平時和孩子相處,知道這件事後,便開始想,是否能從舞蹈出發,帶出更多學習?此時五味屋正好有位大專實習生,大學時是熱舞社的,她們便一起討論、合作,規劃暑假的舞蹈課程。「但是這個舞蹈的學習,經過我們內部討論,我們會認為只是個形式,舞蹈學習的背後,其實是關於更多肢體的發展、以及關於組成舞蹈的小團體後,要怎麼互相討論和溝通?就是透過這些,來擴充孩子的生活經驗。」佳儒說。

在這個非結構的關係建立過程裡,會形成一些固定來五味屋的孩子。此時工作人員就會正式發給孩子聯絡簿,在每次一天的工作結束後,讓孩子在聯絡簿上撰寫該日的工作內容或心得,交給大人簽名。

在相處的過程中,孩子會逐漸傾向與五味屋中特定的工作人員較親近,便會盡量安排此人成為孩子的主責者。每位孩子大致上會被分配到兩位大人,也就是五味屋的「雙手掌制」,每星期會召開一次內部個案討論會議,大家在會議上討論彼此個案的狀況,顧瑜君老師也會來參與討論,提供意見。

 

接續下集:攜手家庭、社區與學校,共同幫助孩子學習成長

本文轉載自《新作坊》,非經同意請勿轉載。

 

>>

 

延伸閱讀

一個景點的賞味期,希望是「光芒萬丈」還是「曖曖內含光」?

山崎亮:我們要一個「一百萬人來一次的島」,還是「一萬人來一百次的島」?

 

責任編輯:陳介雯

新作坊
旅人專欄

「新作坊」是推廣國內外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的資訊交流平台,同時也推動在地實踐的工作。由大學團隊與社區民眾構築起伙伴合作關係,以我們所在的土地、記憶、文史作為底蘊,連結至當代的社會脈絡,和在地居民一起發現議題、尋求解決方案。
歡迎至新作坊網站新作坊FB粉絲團,瞭解更多社會創新的議題與案例!

上一篇文章 美濃美濃我愛你,另類的家族聚餐 好吃的秘訣在於相聚
下一篇文章 五味屋 攜手家庭、社區與學校,「不是以救濟的想法,而是共做共食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