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再訪鳳林,尋找記憶裡的私房景點
再訪鳳林,尋找記憶裡的私房景點

為了拍攝專欄使用的照片,我又再次來到鳳林。距離上次在這裡住宿大約已經有兩年多了,鳳林的街道在樹蔭下依然安靜而美麗,時間在這個小鎮裡似乎沒有推移。

再訪鳳林,尋找記憶裡的私房景點
花蓮鳳林菸樓。

距離上次在這裡住宿大約已經有兩年多了,鳳林的街道在樹蔭下依然安靜而美麗,時間在這個小鎮裡似乎沒有推移。(接續上篇:到花東走走,在鳳林住旅社過純粹的一夜)

下了火車,我先走出市區,去拍鳳林特殊的菸樓建築。已經是秋天了,道路兩旁的稻子都已抽長結穗;日據時代留下來的菸樓孤獨的被夾在現代透天厝之間,不知為何,竟顯得有些悲傷。

回到鳳梧旅社,依然是以前那個櫃台阿伯。他對我比了一個「七」表示住宿費七百塊,然後指指自己喉嚨上的黑洞。那是個氣切口,它的存在解釋了為什麼阿伯今天一句話也沒辦法說。

我和他閒聊,問問可口飯店還在嗎?他搖搖頭,用原子筆在白紙上寫字,說那是他堂叔,現在已經七十六歲,體力沒辦法繼續做麵條了,但人還健康,請我放心。沒想到再次來時已經吃不到那碗什錦麵了,那味道只能一直留在我的回憶裡。

今天是鎮裡夜市的日子,下午四五點已經看到有人在擺攤;平常在停車場四周的攤車晚上也都轉移到中華路那邊去了。平常安靜的鳳林不知哪裡生出這麼多人,許多人一家老小全家出動來逛夜市。

我坐在路邊吃蒙古烤肉,隔壁桌忽然興奮的朝路過的人打招呼,原來是親戚。另一桌的年輕女子則好像是鎮裡的老師,有幾個抱著籃球走過的男生特地跑來向她問好。

或許這就是夜市吸引人的地方。在這裡燈光音響與油煙肆無忌憚,因為這是規律的日常生活裡不被拘束的小小節慶。

這裡的食物與娛樂是幾乎每個人都消費得起的。只要幾張紙鈔幾枚銅板,在這個全民共享的嘉年華式夢境裡,每個人都能夠找到自己的位置。夜市之前人人平等,不需要訂位、不需要輕聲細語、也不需要在意自己是不是穿著球衣和夾腳拖,白天在課堂上的老師與學生,在此可以毫無階級的併桌一起享用夜市牛排。

回旅館時,樓下咖啡店的鐵門還是拉著,看來今天是沒營業了。沒有聽說要歇業的消息,google地圖上也顯示著現在是營業時間,騎樓還擺著桌椅,應該只是臨時有事吧,我這麼希望著。總是有許多存在記憶裡的私房景點,下次再去的時候卻發現可能路斷了、店關了、或是被加蓋了突兀而俗豔的觀景台。

那些你曾經以為能夠隨時回去的地方,就在你過著日常生活的時候,不告而別。這是為什麼我這幾年來,總是無法自拔的一次又一次重複記憶裡面的路線;或許最美麗的風景只存在我們的心裡,我們只是不斷嘗試回到過去,並且再一次發現它們而已。

延伸閱讀 >>

〔慢城〕東部最美的客家村 花蓮鳳林

〔兩夫妻的農村夢〕用花生讓美好持續發生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阿布趴趴造
旅人專欄

1986年生,喜歡搭車到任何一個遙遠的地方。

著有散文集《來自天堂的微光》、《實習醫生的祕密手記》、《絕色絲路 千年風華》、詩集《Deja vu 似曾相識》、《Jamais vu 似陌生感》。

上一篇文章 到花東走走,在鳳林住旅社過純粹的一夜
下一篇文章 回憶基隆生活 日常是孝三路簡單的乾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