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走一回九曲堂,春遊南方,慢步調旅行
走一回九曲堂,春遊南方,慢步調旅行

慢步調旅行,是一種低調的享受,除了品味眼前旖旎風情,更聆聽著每一塊土地的故事。因為春節連假,我們拜訪位於高雄與屏東交接處,九曲堂。

走一回九曲堂,春遊南方,慢步調旅行
春季九曲堂小旅行。

搭乘區間車往屏東方向,電車由鳳山緩緩開往後庄,漸入九曲堂,車行間的慢,讓我們足以欣賞窗外阡陌稻田、林野村落,或偶有居民徐步於路間,是我對此地的第一印象。

九曲堂站下車,藉由路牌指示,沿著軌道,我們朝向復興街直行,一座紀念碑屹立於柵欄旁,阿伯們閒坐在一旁涼亭,午後烈陽奪目,微風掠過,好不愜意。陽光映照巨大的紀念碑,光線漸層在周圍翠綠青嫩,一座紀念碑寧靜地注視著這遍土地。

那是紀念日本工程師飯田豐二,於此興建鐵道,其中包含屏東段和下淡水溪鐵橋的興建。後因勞成疾病逝,好友為當時日後打狗保線事務所所長小山三郎,為其立碑紀念。

鐵道承載一地人民往返疏運,前人拓墾大興土木,或存或廢,往往留在土地上的遺址,記錄著地方歷史筆觸;跨過馬路,走進九曲路城隍街,右彎竹寮路,在不遠處,看見一座鐵橋橫越前方綠野,它是高屏舊鐵橋

高屏舊鐵橋舊稱下淡水溪鐵橋,於日治大正年間完工,全長1526公尺,為當時亞洲最長的鐵橋,而今是目前唯一列為第二級古蹟的鐵道用橋樑,今稱高屏舊鐵橋。

現今的高屏舊鐵橋,已規劃為旅遊休憩的園區,鐵橋則開放觀光,由於避免超載使古蹟不堪負荷,鐵橋有人數管制,排了約莫二十分鐘,終於上了橋,遠眺四野,鐵橋橫跨高屏溪(舊稱下淡水溪),平原綠意盎然,成群家人或好友悠然自在步行其間,時空彷彿停滯在眼前,鐵橋保留著一地興衰的歷史情懷,也凝聚眾人或你我之間的情感。

鐵道建設的完善,是經濟的骨脈,而水利措施的興建,則是地方繁榮的引擎。

續延走竹寮路,無遮蔭的路程使我們汗流浹背,約莫十分鐘,一座廢棄的洋式樓房被叢生雜草包圍,人煙罕至,我們好奇走進斑駁鐵門,卻不得其門而入,這座別有風格樓房,它可是日治時期灌溉打狗一帶的重要水利設施,竹寮取水站

雖無法踏入近觀,步行在周圍步道,觀看其樓房建築的設計,也頗為新奇。

雖紅磚和屋瓦斑駁,日式洋樓其特色是在正面外廊築有列柱和圓拱,整體相當完整,最具特色的是機房與修護廠,有於一般樓房,為大跨度的木造構架。(延伸閱讀: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,從新鮮水果到鐵皮罐頭)

環顧四野,樓房外的小徑偶有居民騎車而過,洋房的低調,對比外頭車水馬龍的街道,慢步調的我們,對比疾行飛逝的車潮,判若兩個世界。

傍晚,漸漸辭別此地的風采,我們再度回到鐵道旁,那是夕陽輕撫這座城市的雙頰,原本因大城市生活步調焦躁的心,在這得到幾絲歇息。那是初春的午後,我們在九曲堂,昇華對此地的眷戀。

>>

延伸閱讀 高雄大樹:

陳文郁,你吃的蔬果是他改良的
宗教建築全台第二多,到高雄玩宗教之旅最內行

光點:

一勾堂咖啡烘焙坊
久堂路鐵路巷8號

九曲堂泰芳商會鳳梨罐詰工場
高雄市大樹區復興街42號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核稿編輯:張惠萱

佑的跑跳人生
旅人專欄

微笑是種態度,旅行是種深度。

慣於用單車和慢跑,體驗每一寸土地的溫度。

上一篇文章 馬祖不只藍眼淚 小鹿、老酒、有神話
下一篇文章 三村六部落 走一段能高越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