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小琉球三年一科 燒王船送走瘟疫邪靈,帶來「魚蝦旺盛 闔境平安」
小琉球三年一科
燒王船送走瘟疫邪靈,帶來「魚蝦旺盛 闔境平安」

一片暗夜,海潮聲中,一團烈火燃燒。那看不見的黑裡,或坐或站擠滿人群,圍繞著紅紅火光裡的王船,看著它漸漸化為灰燼。鴉雀無聲,從深夜到黎明,燃燒了一個多小時,火仍旺盛,船形漸漸隱沒,王爺走遠,為小琉球留下平安。

燒王船送走瘟疫邪靈,帶來「魚蝦旺盛 闔境平安」

一片暗夜,海潮聲中,一團烈火燃燒。那看不見的黑裡,或坐或站擠滿人群,圍繞著紅紅火光裡的王船,看著它漸漸化為灰燼。鴉雀無聲,從深夜到黎明,燃燒了一個多小時,火仍旺盛,船形漸漸隱沒,王爺走遠,為小琉球留下平安。「離開的時候,千萬不要回頭,」站在潮水裡靜觀燒王船的我,離開時謹記身旁的小琉球人對我說的這句話。七天六夜,天將亮的小琉球從沒這麼安靜過。

小琉球迎王平安祭典的最後一天,王船一早就從代天府浩浩蕩蕩,像古代王爺出巡般,在鑼鼓喧天鞭炮齊鳴中,一路來到白沙港,繞行碼頭。岸上堤防寫著大大幾個字「祝滿載盈歸」,來往的漁船與遊客進出港口都在心中默念這幾個字。停在碼頭的漁船,金黃色的船幡上也是寫著「滿載盈歸」這幾個字,在藍色的海水上迎風飄盪,這正是小琉球漁民心中長遠以來深切的渴望。

所有神轎連續數天繞境後,最後一天是王船繞境全島,沿途讓小琉球人參拜、添載(虔誠的信眾準備紅包,為王爺重返天庭航行路程中所需的物資奉獻,代表信徒對王爺的虔誠)從白沙港經過市街走三民街到魚埕尾,再到大福漁港,不斷地從漁村走到漁港。不知情的遊客騎車繞島,心裡納悶怎麼一直遇到一艘船在街上繞來繞去。

王船有點高度,沿途轎班人員還得撐竿為王船排除電線的等障礙,讓王船順利通行。王船上中央寫著「漁翁得利」,船側彩繪八仙,象徵八仙過海。兩位捧著漆成紅色小王船的差役,走在前頭,沿途虔敬的民眾持香等候王船經過家門,看到紅色小船立刻上前慷慨添載。從白天走到入夜,王船在鞭炮聲中回到代天府等待添載時辰。

王船旁的桌上擺滿玲瑯滿目的添載用品,工作人員拆開包裝逐一清點「添載用品手冊」。從茶葉、香菸、文房四寶、大炮、斧頭到梯子、蔬果魚肉、醬油、橄欖油;豬舍、雞舍、馬廄以及胡琴、骰子、撲克牌等娛樂用品,讓人看得津津有味。最後這些添載全搬上王船,和王船一同火化。

「魚蝦旺盛,合境平安」代天府王爺的跑馬燈上出現這八個字。小琉球人相信,每隔三年天河宮派遣一位王爺從天降臨小琉球,為看天吃飯、與海搏鬥的他們帶來平安與豐收。

>>

延伸閱讀:

〔揚起風帆〕迎王去,從旅人變「回琉」

〔離峰時刻怎麼玩〕在小琉球度過在地人的十二小時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中年返鄉大叔
旅人專欄

林保寶,台北實踐大學社會工作系、羅馬聖十字架大學哲學系、羅馬德蘭學院神學系畢業,曾任梵蒂岡廣播電台編譯。

二○○二年赴義大利,旅居十年。回台灣後,為與台灣土地重新深刻連結,參與《天下雜誌》微笑台灣款款行採訪,三年時間幾乎踏遍台灣每個角落。體會生活在小村、小鎮平凡樸實的人,是台灣最動人的風景。

上一篇文章 不只是一棟建築!大溪木博館讓整個小鎮變成你的博物館
下一篇文章 桃園酒廠 當東方遇上西方,清酒遇上葡萄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