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最終回:相遇是為了分離,分離是為了有一天再次相逢。
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最終回:相遇是為了分離,分離是為了有一天再次相逢。

天色漸漸亮,背風面的雪在滿月下銀閃閃的發光,然後化成一片淺水藍色的風景。山,如此嚴峻,如此強大與沈默。是山的大愛接納我們人類走在他的懷抱裡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六隻螞蟻努力踩著正確的步伐往上攀,眼前的山稜被即將探出頭的太陽染上一層暖意。

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最終回:相遇是為了分離,分離是為了有一天再次相逢。

【前情提要】

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第一集:初次登山X首次領隊,知性女子團出發!

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第二集:當你真心想完成一件事,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。

>>

深紫羅蘭色的天空下,整裝出發,再次與少年舉起OREO乾杯,祝福一切順利。

頭燈搖晃著星光,二度穿越黑森林,很快的在阿正伯的領軍下來到圈谷下方,裝上冰爪,我們決定走最長但坡度最緩的D路線。就這樣一步一腳印,踏在冰雪上,幾乎忘了身在何方。

天色漸漸亮,背風面的雪在滿月下銀閃閃的發光,然後化成一片淺水藍色的風景。山,如此嚴峻,如此強大與沈默。是山的大愛接納我們人類走在他的懷抱裡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六隻螞蟻努力踩著正確的步伐往上攀,眼前的山稜被即將探出頭的太陽染上一層暖意。

「在這停一會兒吧!」阿正伯說。

我們停下腳步,回頭看,看著日出從東方升起,如蛋黃液出般淌流至整片大地,彷彿足以填補世間上所有裂痕,好似在溫柔地說著:「一切都會好的。」那一刻,沒有言語,還沒有攻頂,但感動之深久久不能自己。

待陽光完全照耀在山頭上,我們一行人像遠足小隊般,沒有了時間壓力,蹦蹦跳跳的到了頂峰。大夥拿出零食,阿正伯泡起咖啡,每個人都毫無保留的分享著當下自己所擁有的一切,彷彿我們就是一家人。雖然沒帶果醬來吃雪綿冰,還是在山頂玩雪玩了很久,打雪仗,隨便大叫奔跑,在山神眷顧之下享受著無限美好的大景。

「露比,第一次登百岳感覺如何呀?」

「好美!雪山好美好美,台灣好美!沒上來都不知道!」她興奮的瞇起了眼睛。

「我沒事就會上來這,喝杯咖啡。」阿正伯說。所謂坐看雲起時,就是這樣吧。

數小時後我們啟程下山,繞圈谷另一邊的路線,經過往翠池的碎石坡。在半路又遇到神出鬼沒的獨攀大叔!他帶著黃色安全帽,看見阿正伯與我們大聲的呼喊打招呼,並且恭喜我們順利攻頂,他從背包拿出餅乾與茶。

「來!這是我媳婦做的餅乾!一人一塊!」大叔說。我與露比吃著手工餅乾,有些莫名其妙又覺得非常感動。

「要不要喝茶!」還有茶!獨攀大叔長得有點像兩津勘吉,那樣的笑容與處事態度。我們將往反方向走,他說,有緣山裡見。少年與阿姨一行人起身繼續挑戰著下坡,我與露比望著大叔往山裡去的身影竟有些捨不得,回憶開始跑馬燈般播放,從第一天晚上他就加入了我們的雪山之旅,他一直都笑著,一直分享著。

大叔感應到了我們的眼神般,他轉頭,在藍天白雲下日劇式揮手大喊:「我叫阿部寬!!」

是阿部寬啊......

「再見!!阿部寬你要保重!!」我們也不在乎場面看起來有多怪異,使勁的向越來越遠的阿部寬揮著手。回頭看著露比,想到這輩子有可能再也不會再遇見阿部寬,我的眼淚就滴答滴答地掉了下來。

生命中的每次相遇都是奇蹟啊。走到一大片硬冰上,我們索性一屁股坐下來滑雪,褲子不夠厚的我屁股又冰又疼,還是無法拒絕跟著大家一起玩耍的興致,山谷裡滿是我們的尖叫嘻笑聲。晃著晃著,下山的路途像一卷快速播放的錄影帶,也許是因為歸心似箭,也許是因為太累了,恨不得趕快坐下來好好休息,我一路狂奔,只花了兩個小時回到七卡。

面對最後兩公里,我意興闌珊的等待著其他夥伴們。

「走吧。」
「不想走。」
「不管怎麼樣,兩公里都在那。」
「說的也是。」

兩公里擺在眼前,兩公里就是兩公里,耍賴也不會減少,不走就是沒人能幫你走,我對在山裡那種無路可退的感覺又愛又恨。

最後我們兩與少年搭上阿正伯的順風車回台北,中途還在宜蘭吃了晚餐。阿正伯的家人打了很多通電話表示擔心,這是他的登山生涯裡第一次這麼晚回家,因為他突然成為了一群小屁孩的領軍。我們向阿正伯道謝,阿正伯說他也玩得很開心。

阿姨在下山的路上腳痛難耐,讓我想起第一次登山,在玉山下坡時幾乎燃燒的疼痛感;少年們一路聊著人生的冒險旅程,聊著曾遇過的山友奇事。回家洗完澡準備睡覺時,想起阿部寬,也許還在翠池扎營吧。短短三天的日子裡,有過掙扎,有過放棄,捲土重來,有歡笑與淚水,有萍水相逢並肩作戰的朋友。一趟完美旅程不過就是這樣吧,充滿了隨遇而安的浪漫與驚喜。

兩天後我又拾起背包,前往瑞典。同時露比正準備著出國唸書,不知道後來阿姨有沒有再去看杜鵑花?阿部寬是否仍常常上山吃媳婦做的餅乾?不知道大家是否保留著那天攻頂燦爛的合照?每一個人都踏上自己的路途,除了偶爾社群媒體上的招呼訊息之外,生活幾乎不再有所交會,但生命就是如此這般吧,相遇是為了分離,分離是為了有一天再次相逢。在我們共享的時光裡認認真真的對待著每一個時刻,就是最重要的了。

最後,我想祝福這段故事中所有人一切安好,謝謝你們。也祝福山友們都平平安安。

下次有機會,我還想上雪山,因為,雪山這麼美,不來這要去哪?
 

Mika on the road
旅人專欄

1994年出生的新聞系女生。

關於愛、旅行、人文、哲學的探險家,好奇所有充滿靈魂的人事物。

粉絲專頁:謎卡 Mika on the road

上一篇文章 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第二集:當你真心想完成一件事,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。
下一篇文章 曲全立  愛台灣,從自己做起,把台灣的好記錄下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