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第二集:當你真心想完成一件事,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。
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第二集:當你真心想完成一件事,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。

我一直都相信吸引力法則。也許是山神幸運的眷顧吧,我們的旅程冥冥之中被保佑著,從登頂失敗那天入夜後開始漸漸豐富起來...

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第二集:當你真心想完成一件事,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。

【前情提要】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第一集:初次登山X首次領隊,知性女子團出發!

>>

有一句話說:「當你真心想完成一件事,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。」

我一直都相信吸引力法則。也許是山神幸運的眷顧吧,我們的旅程冥冥之中被保佑著,從登頂失敗那天入夜後開始漸漸豐富起來。準備煮泡麵時,發現登山以來我們沿路一直在吃,行動糧已經所剩無幾,代表著明天根本不夠糧食支撐到隔天攻頂後下山,除非忍著飢餓。

「可以坐這裡嗎?」拎著瓦斯罐和顱頭在找餐桌的我隨性與山友搭話。

「可以可以!」兩位少年清理了木桌上散落四處的零食。很多果凍、夾心餅乾、OREO、手沖咖啡、家庭號泡麵......等。

露比加入餐桌後,年紀相仿的我們四個人聊了起來,少年請我們吃果凍...

「我們帶太多零食,超重!」少年說。

「是嗎?我們帶不夠,可以幫忙你們輕量化,」我說。

「那就拜託了!」

然後我們聊到少年主修的土木工程,還有地質,他說他的職業病就是會在路上研究石頭,登山時忍不住停下腳步讚嘆一片斷層岩。女孩們也嘲笑自己超愛談國際政治,當天早上看日出時突然和對方說:「你知道今天金正恩跟川普見面嗎?」

「你有想過當一棵樹嗎?」

然後話題回到了樹,我們輪流選了自己想當的那種樹,從行道樹聊到阿里山神木,再聊到我們今天的在圈谷的折返。

「我們明天想再試一次攻頂看日出。」

「我們也是。」少年說。

「一起去嗎?」我問。

「好。」

我們舉起手中的OREO敬對方,表示達成協議,正式結盟。約好凌晨兩點在同一地點見面,然後各自回山屋盥洗小歇。

上鋪的木板有些傾斜,晚上十點,心想應該沒有人會再進來了,我與露比拖著睡袋移動到對面空著的下鋪。說不清時間過了多久,熟睡之際,隱約聽見一陣吵雜,有人一屁股坐在我的腳上,我卻疲於做出反應。然後被搖醒,一群好晚好晚才到的山友說這是他們的位置,我們狼狽的再次回到上鋪,坐在我們位置的正下方,有位大叔默默看著一切的發生,呵呵笑著說了聲:「歡迎回家。」

努力聚焦才赫然發現他就是昨晚在七卡山屋請我們喝茶的獨攀大叔,他為什麼像神奇大佛一樣總是面帶笑容又神出鬼沒呢?那一句歡迎回家深植露比的心,直到今日,仍會提起大叔是如何無意間溫暖了她的心。

回到上鋪時不小心吵醒了旁邊的山友,他是阿正伯,阿正伯登山經驗豐富,並且有一顆仁慈又寬廣的心,聽見我們兩人要凌晨出發,他便邀請我們與他旁邊的阿姨同行。阿姨一個人來爬雪山,阿姨外表纖細瘦弱,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,不時會尖叫,我對於她一個人在雪季衝上山的勇氣感到敬佩,同時也充滿好奇。

「妳是怎麼想來雪山呢?」我小聲問到。

「我來看杜鵑花。」阿姨說。同時我腦海浮出滿山的雪,怎麼觀望都遍尋不著那春神。

「⋯⋯妳有看到嗎?」我又問。

「沒有。」阿姨說。

就這樣再次結盟,我們從兩人的知性女子團,一系之間成了浩浩蕩蕩的六人團。有經驗豐富的阿正伯領隊,讓我安心許多。

>> 閱讀下集

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最終回:相遇是為了分離,分離是為了有一天再次相逢。

Mika on the road
旅人專欄

1994年出生的新聞系女生。

關於愛、旅行、人文、哲學的探險家,好奇所有充滿靈魂的人事物。

粉絲專頁:謎卡 Mika on the road

上一篇文章 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第一集:初次登山X首次領隊,知性女子團出發!
下一篇文章 雪山這麼美不去嗎?最終回:相遇是為了分離,分離是為了有一天再次相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