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小吃攤觀察筆記:不只是小吃,更是生命的一部份
小吃攤觀察筆記:不只是小吃,更是生命的一部份

一間小小店面或攤位就可以開張營業的小吃攤,像繁星一樣散落在台灣的夜裡,在每個夜市、每個巷口與騎樓,溫暖了夜歸人的胃。

小吃攤觀察筆記:不只是小吃,更是生命的一部份

台灣人對吃所灌注的美學能量,在小吃攤中累積到了巔峰。當然,台灣也有很好的餐廳料理,但世界上要找到像台灣這樣,小吃攤密度又高、品質又不差的地方,似乎真的不太容易。

在台灣,無論多荒僻的鄉鎮總是會有一兩家小吃攤。而像是基隆、彰化或台南有歷史的老城市,能一開開上幾十年的小吃攤,又更有板眼了。這種只要一兩個人手(一個內場一個外場,或是一個炸雞排一個裝袋與找錢)、一間小小店面或攤位就可以開張營業的小吃攤,像繁星一樣散落在台灣的夜裡,在每個夜市、每個巷口與騎樓,溫暖了夜歸人的胃。

廣義的小吃攤,賣的可以是鹽酥雞、可以是滷味、可以是陽春麵或切仔麵、可以是滷肉飯控肉飯火雞肉飯、可以是鹹水雞、可以是炸雙胞胎、可以是大腸包小腸,甚至也可以是法式可麗餅,豐富了台灣人的味覺經驗。

或者不妨這麼說,台灣人的童年回憶裡,總是有那麼幾家可能不那麼有名、但陪伴我們長大的小吃攤;讓我們就算長住外地,難得回到老家也要空下一頓晚餐,去光顧那家可能已經由第二代繼承的老店,用味覺來回憶時光

在異地街上漫步,我總會留意街邊的小吃攤。網路發達的今日,在google上隨便輸入「某地、美食」,馬上會出現好幾頁部落格,爭相教你怎麼吃才道地、哪些東西必買必吃,即使內容多大同小異;但比起這樣,我更偏好花一兩個小時踩街尋找,去邂逅專屬於自己這次旅行的秘密美食。

然而,全台灣的小吃攤成千上萬,不靠外在資訊怎麼判斷到底哪家值得吃,哪家是地雷呢?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標準。對我自己來說,若是一家小吃攤裝潢有點年代感,人潮雖然未必大排長龍,但瞄一眼裡頭坐著的都是當地歐吉桑歐巴桑,尤其非吃飯時間人卻不少,或許值得試他一試。

例如一次參加完醫學會,秋天的下午陽光正好,從台大醫院走出來還不急著回家,就在車站附近的老街坊信步亂晃。先在228公園附近的公園號買了酸梅湯,邊走邊喝,往西門町方向走去。路過一家有點歷史的麵館,才四點鐘,裡頭坐著的人已不少,便走進去跟著其他人胡亂點了一盤水餃。沒想到餡料扎實,咬下去鮮甜的湯汁滿溢,雖不便宜但著實令人驚艷。

又好比晚上八點多在台南中西區街上走著,看到一間沒特別聽過的擔仔麵攤,簡單的滾水鍋與不銹鋼架子上的滷味看來不太起眼,但裡頭每張桌子幾乎都坐了人,還有些看來是附近帶著小孩專程來吃麵的父母;雖然台南美食雲集,但心想,或許這攤值得賭一頓晚餐嘗試。一吃,滷透的豬頭皮撒上點蔥花,配上彈勁剛好的擔仔麵,果然不錯。

吃完又再去從小吃到大的阿江鱔魚,牆壁與天花板都被油煙燻至黃黑的小小店面,一大落血生生鱔魚前的木桌、騎樓下幾張桌椅,二十年沒變,完美的重現了小時候的記憶。可惜近幾年阿江的美味漸漸被人發掘,每次經過都大排長龍,已經很難吃到;又聽說老闆年紀大了,有意幾年後收攤的傳聞,或許這段回憶可能隨著阿江的歇業而永遠凍結。

對於私房的小吃攤總會陷入矛盾,又希望分享給更多人知道,但又擔心若在這網路世代輕易爆紅成名之後,會不會從此變了口味,或是連自己也排不到?To be or not to be,這或許是小吃愛好者永遠的難題。

日昇日落,每天都有攤位歇業,也永遠有新的攤位補上。小吃攤不只是小吃,更是生命的一部份。就像那些生命中來來去去的人一樣,老攤子的結束帶走了一部份的記憶,但幸好還有新的攤子冒出來等著我們去認識。因此,小吃愛好者如我,只好繼續在街上走走逛逛,發掘更多認真做食物的攤子,不斷創造自己與私房秘藏小吃攤,獨一無二的連結與記憶。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核稿編輯:張惠萱

阿布趴趴造
旅人專欄

1986年生,喜歡搭車到任何一個遙遠的地方。

著有散文集《來自天堂的微光》、《實習醫生的祕密手記》、《絕色絲路 千年風華》、詩集《Deja vu 似曾相識》、《Jamais vu 似陌生感》。

上一篇文章 太極美地一日遊 鳥語和土地的舒心之旅
下一篇文章 雙溪是「山中的威尼斯」,享有整片的寧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