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與日月潭一山之隔,雲的故鄉 武界曲冰部落
與日月潭一山之隔,雲的故鄉 武界曲冰部落

在長361公尺的卓社隧道民國98年開通前,卻必須繞行山路70多公里才能抵達南投仁愛鄉的武界與曲冰部落,遙遠的路途讓這兩個部落遺世而獨立,也讓人有機會一窺神秘面紗背後最原始的布農生活文化。

與日月潭一山之隔,雲的故鄉 武界曲冰部落

晨間日出的暖黃色灑在傾瀉而下的雲瀑上,隱約中可見深綠色的群山環繞,以及碧綠的水壩,這是位於南投仁愛鄉的武界與曲冰部落,前者,又被稱為雲的故鄉。

這裡住著布農族五大族群中分佈最北的「卓社群」,雖與埔里、日月潭僅有一山之隔,但在長361公尺的卓社隧道民國98年開通前,卻必須繞行山路70多公里才能抵達,遙遠的路途讓這兩個部落遺世而獨立,也讓人有機會一窺神秘面紗背後最原始的布農生活文化。

百年前日本醫生畫筆下的武界。終戰前後,一位日本「公醫」芹田騎郎親身體驗的台灣原住民族生活記錄畫冊。圖文提供:《尤加利樹林裏》 ,前衛出版社。

武界部落,布農語為 Bogai,意思是「地下水冒出來的地方」,因為日本人蓋了武界水壩引水至日月潭,又被稱為「日月潭之母」,也因為水庫蓄水加上四面環山的地形影響,「退伍後回到山上茶園工作,發現每天幾乎都有雲霧以不同的姿態飄降在部落,就直覺這裡是雲的故鄉。」賦予武界這個夢幻名稱、也是第一位回到部落開設民宿的族人瑪嵐(王正中)說,瑪嵐也是推動武界導覽的先驅,包括日出雲瀑、石頭城、瀑布、一線天、鐘乳石等景點,都是他小時候部落生活的回憶分享。

用飛鼠換一張畢業證書

身為推動武界旅遊的先鋒者,瑪嵐承認一開始真的遇到許多困難,族人與外界接觸少,大多習慣過去的傳統生活,對於新的做法總是容易有疑慮與擔心,但是有個念頭一直支撐著他:「我覺得最開心的,就是讓部落的族人,多看到一種可能性,也多一個選項。」像瑪嵐這樣的部落傻瓜可不只一個,武界的資深導覽員巴度也是其中之一。

巴度:「人家說三分天註定,對我來說,三分是靠祖靈,祖靈會一點一滴地給你智慧,慢慢把事情做好。」

巴度(何道仁)從小出身在隔壁的曲冰部落,他說自己因為害怕,一輩子沒有離開曲冰跟武界。「我國小都在山裡跑,畢業證書是媽媽用一隻飛鼠跟校長換來的。」巴度笑笑地說,自謙書讀得不多,但靠著後天自學研究,加上50幾年來在這裡生活的累積,巴度對於曲冰武界的歷史文化瞭若指掌,是目前最熟悉這兩個部落的導覽員。

「光是部落裡的石板畫曆,我就可以講上一整天。」巴度指著馬路旁邊,用石板屋技術堆疊成的圖案,那是布農族的文化寶藏——「畫曆」,也是布農族為台灣唯一有「文字」表徵的原住民族群的證據。身為以農耕為主的族群,因為需要觀察月亮的盈缺來耕作,並配合耕作的時間舉行祭典,所以布農畫曆上刻畫了1-10月間,什麼時間該做什麼事情的規定。

巴度接著說,打獵是利用10月之後農忙結束的空閒才能進行,這是祖先的智慧,因為此時並非動物繁殖期,所以可避免殺害到有身孕的動物,「老人家會說,看到3隻動物,打1隻就好。」巴度補充布農族「夠用就好」的大自然平衡哲學。

幫忙武界導覽已經10個年頭,巴度卻說:「我真正的夢,還是在自己從小長大的部落——曲冰。」

本文作者:邱承漢

接續下集:比難以到達更遙遠的部落,南投 曲冰部落

 

>> 來去武界曲冰

開車:由國道3號至草屯轉國道6號,往埔里第二出口往埔里中正路。走投71線往武界方向,於25公里處可見武界部落牌樓。也可由埔里往霧社經奧萬大部落及曲冰部落,直走即可到達武界。

>> 部落窗口

紅嘴鳥工作室
南投縣仁愛鄉萬豐村52號
0912-894699(巴度)

武界雲海民宿
南投縣仁愛鄉武安路3-2號
049-2977180

武界休閒民宿
南投縣仁愛鄉界山巷3鄰42號
049-2977066(瑪嵐)

曲冰遺址
南投縣仁愛鄉萬豐里清華巷
開車:國道3號→草屯交流道(216K草屯/芬園)→草屯(台14)→國姓→埔里→霧社→投71(往奧萬大方向)→萬大發電廠→親愛村→松林部落→曲冰遺址

部落款款行
旅人專欄

家不遠,只要你開始走。

藏在台灣深山、濱海或小嶼上,27個愛上部落的理由:

帶你體驗共同廚房、拜訪巫師、打獵去!或是玩手作、探望鯝魚、尋古道。

台灣那麼小,也那麼深,走進去,是為了更了解自己。

背上不多的行囊,到部落款款行,收集30塊島嶼上最神秘珍貴的版圖,是旅行、是生活、也是回家。

上一篇文章 跟著大自然一起復健,眉溪部落讓蝴蝶飛回來
下一篇文章 比「難以到達」更遙遠的部落,南投 曲冰部落
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