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屏東「佳德谷」,在山谷裡種下希望
屏東「佳德谷」,在山谷裡種下希望

「記憶中,小的時候部落裡的老人家們,總是會利用山林中的草藥解決各種生活裡的疑難雜症。」

屏東「佳德谷」,在山谷裡種下希望

那天我們到了一座藏身在屏東環山圍繞的香草園,卻發現這裡不僅只是香草園這麼單純,聊起這座園區的起源,曾姐眼神飄向了遠方,父親的驟逝,喚醒了她藏匿在身體裡的排灣族記憶。

佳德谷園區一隅。

「過去女性坐月子,用的全是山林裡的植物煮成的草藥;小嬰兒剛出生滿四十天的時候,我們會把他抱出去,在對著太陽的地方,用原生種的艾草、鹽膚水(山裡的鹽巴樹)、山柚煮成的水,在他身上拍灑、為他祈福……,但是現在很多人不會這麼做了,因為他們根本就不認識這些植物了。」

佳德谷的靈魂人物,曾姐。

有感於部落的文化正隨著耆老們的凋零快速流逝,她決定回到故鄉,重新找回屬於原住民的植物,一邊與耆老們對比他們記憶中的故事,一邊請教植物學家,將兩邊說的共同整理起來,成為部落的原生植物資料庫。

「但是光靠這個,並沒有辦法讓我賺到足夠糊口的生活費。」為了生存,她將父親留給她的一塊地,轉型為觀光農場,成立了「佳德谷原住民植物生活教育園區」,並將傳統植物混合天然的溫泉水做成溫泉皂,後來還結合香草,讓它的顏色、味道,更吸引人 。

佳德谷裡的香草系列產品。

「一開始決定要回來用農場時,我連田都不會種,所以我請了部落裡兩個婦女來教我,前兩三年都還在嘗試,別人說什麼好我們就種什麼,但不了解各種植物的特性,有的怕濕、有的怕曬⋯⋯,經歷了很多失敗,直到現在,我不只會了,還能教人呢!我常開玩笑的說,現在你們跟我易工很划算,因為我什麼都會做了!」

從一個人的堅持開始,十年來,這個園區不只是對曾姐有意義,更逐漸成了部落中貧困家庭與中輟生的庇護所,直至現在穩定在園區工作的員工已有了八個人。

「曾有員工告訴我:『謝謝你,因為在你這裡工作,我們家的貸款都繳清了』」曾姐的聲音有些哽咽:「也有人說,因為在這裡工作,把健保都繳清了:『現在終於不怕生病了』,但其實不要說我幫助了他們很多,他們也給了我很大的精神鼓勵。」

趙妹妹解說介紹香草植物。

趙妹妹也是深受影響的其中一位,留著輕便短髮她的,一派輕鬆地說著:「我已經讀過七次高中了呢!到現在還沒畢業,是因為曾姐的支持,我才能繼續學業⋯⋯。」從小便不知道父親在哪,家庭生活十分的不穩定,但因為被曾姐找來農場幫忙,學習種田,生活和心才開始逐漸穩定下來。

「現在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好好種田,因為我覺得那是很偉大的工作。一半也是受到了曾姐的影響。」

園區裡的翼豆。

其實為了維持農場的營運,曾姐前前後後已投入了一千萬,但在農場逐漸上軌道的時候,卻意外遇上了八八風災,隔天回到園區裡,遍地滿目瘡痍,看到那個畫面,大家都沈默了。

「隔了許久,我才開口:『其實我真的已經沒有什麼錢了,我可能撐不下去,需要放棄了。』」儘管已過了好幾年,每次提起這件事,曾姐仍忍不住泛紅眼眶。

「但我的員工問我:『如果連你都放棄我們了,那我們家該怎麼辦?』、『你不是總是鼓勵我們的那個人嗎?怎麼你現在會第一個說要放棄呢?』,我想了許久,小林村都被滅村了,我們不過是被沖掉了一部分,有什麼好不能重頭來過呢?」

隔天開始,所有人一如往常,回到園區裡做著工作,只是一句話都沒說。

「很幸運的是,很多人都願意幫我,包含政府、鄉公所,我們也才能夠重新站起來。」但是十分有骨氣的曾姐,也不斷的告訴他的員工,要感謝有這樣的機會,但不能只是依賴補助,直至今日,終於能靠己之力,重返正常軌道。

「每次有員工離開,我對他們總只有一個期待,那就是,要過得比在佳德谷更好!」在這個山谷中,曾姐想種下的不只是他們的文化,還有更多部落對於未來的希望。

園區裡的作物皆為有機栽培。
 
屏東佳德谷
屏東縣牡丹鄉石門村中間路66號(台199線道20公里處)
08-8831399 
陳亦琳
旅人專欄

一個不做設計後,才在生活裡找回設計價值的鄉下人。

二○一二共同創辦「台灣冷門景點熱血復甦計畫-歐北來團隊」,以各種流浪的形式,探索生命的不同可能性,後將此經驗延伸,秉持「促進人與人之間聯結」、「傳遞美好事物」、「自身專業反饋土地」等三大理念,發起一連串在地行動。

透過活動、設計、影像、音樂、文字,推播「裏台灣」的美。

上一篇文章 我們能帶來的只有破壞嗎?
下一篇文章 邸Tai Dang:除了浪漫熱情,帶著想法和專業,來台東長久扎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