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在芎林,大夥兒動手做一起竹編「旁邊」
在芎林,大夥兒動手做一起竹編「旁邊」

要天天看見的東西,自己做、一起做,更有感情!專注於竹工藝設計與藝術的台灣設計師范承宗,在新竹鄧雨賢音樂文化公園與六十多位沒有竹編經驗的在地鄉親們,共同製作完成名為「旁邊Beside」的裝置藝術。

在芎林,大夥兒動手做一起竹編「旁邊」

要天天看見的東西,自己做、一起做,更有感情!

專注於竹工藝設計與藝術的台灣設計師范承宗,在新竹鄧雨賢音樂文化公園與六十多位沒有竹編經驗的在地鄉親們,共同製作完成名為「旁邊Beside」的裝置藝術。是休息的地方,在晚上更是一盞燈,更有人說像極宮崎駿電影裡會出現的場景。來看范承宗說說這次的創作經驗:

最近我在新竹芎林的鄧雨賢音樂文化公園,和六十多位芎林鄉親一起完成了一個竹編裝置,這是一次很有趣的創作經驗。

一開始我們在想,要怎麼讓公園的裝置藝術與居民拉近關係,而不是只由少數人做決定,買個巨大的東西放在公園裡。幾次工作坊裡和鄉親們互動,才大致確定方向,想要設計成一個大家能夠一起做,甚至必須要「大家一起做才能夠完成的裝置」這是鄉親們要天天看見的東西,自己做的話也比較有感情吧。

這個作品叫做「旁邊」,討論的過程也很有趣,剛開始有幾位鄉親提議,也許可以做成當地的精神象徵文物「方口獅」,我們可以試試不去套用一個具象的符碼,這樣能給人更多想像空間,像是可以想想方口獅在過去的時代存在的理由和本質會是什麼?是保護家鄉、保護重要的人。

幾次討論之後,大家漸漸有了共識,我們可以純粹地去表達「關係」,親近的、溫柔的、陪伴的、互相依靠的關係,雖然最後的樣子大家或許說不上來它們到底是個什麼,但能看見一個大的,身旁有一個小的,大的開口還對著小的,就像大的在看著小的,這樣的關係蠻容易就能讓人聯想到長幼關係,感覺就像是媽媽和孩子、爺爺和孫子。

在編織方式的安排上,選用了輪口編結合自由編織,兩種簡易的編織方式都是來自民間跨時間、文化與國界的編織手法。輪口編是來自編織容器時製作開口的方式,能夠自由控制圓圈的大小,由於新竹風大,選用輪口編在上頭造出無數個大大小小的孔洞,能夠讓風通過時降低一些阻力,白天時,能夠產生視覺穿透的層次感,有種類似蕾絲的細緻效果,夜晚時,大大小小的孔洞也是光線的出口,透過輪口處較強的光線,像是發光的斑點。

自由編織則是考慮到來幫忙的鄉親都沒有製作竹編的經驗,而且每個人能來幫忙的時間或長或短,自由編織只要溝通好幾個原則之後,大家即使撥空來貢獻個一、兩小時,也能馬上進入狀況,而且日後若是有些地方破損了,已經學會的大家也能夠自行維護。

我們安排了兩天自由參加的施作活動,本來擔心會不會來的人很少,兩天會做不完,結果芎林鄉親們還真是熱情,年幼或年邁的面孔都來參與,還有攜家帶眷一家人都來幫忙的,看著大家互相分工討論、指導新來的鄉親怎麼編,覺得這些人真是可愛。來幫忙的鄉親們手巧,馬上就上手了,而且速度飛快,才第一天就幾乎快完成百分八十,趕緊請大家手下留情,別做太快,不然要參加第二天的鄉親們就沒得做了。

「旁邊」是個很直接沒有經過什麼修飾的單純名字,有的鄉親擔心會沒有故事可以說,不會啦,大夥自發性地前來參與製作,手把手一起完成了它們,這些凝聚力和過程早已是值得分享的故事。至於錯過那兩天沒能參與製作的鄉親們也別覺得可惜,一起維護它們,拍照把它們介紹給親朋好友,常來看看它們,若是看見垃圾隨手撿一下,都是參與。

大家有來新竹的話,歡迎來我們旁邊,看看芎林可愛的人們做的可愛的它們。

>>

後記:阿姨的構圖品味

這些照片是由其中一位參與編織的芎林居民林阿姨所拍攝,看到她為我們記錄的這些影像時,我真訝異,林阿姨的構圖品味還真是出乎意料地好。忍不住好奇,想詢問她是不是上過攝影的課程?還是看書學呢?「都沒有耶,你看,相機那些光圈快門什麼的,還有一大堆的選項,其實我搞不太清楚,我都是用這個最簡單的模式拍,」她指著轉盤上的AUTO說。

我好驚喜,想繼續追根究底,到底怎麼會拍得這麼好呀?「哈哈哈,沒有啦,是你不棄嫌啦,我只是平常喜歡帶著相機隨便拍一拍,把我喜歡的花呀草呀,還有小孩子呀風景呀,都給照起來,也沒想太多耶,可是聽你這樣說我真高興。」

林阿姨在拍照的時候,拿捏著一種讓大家不受影響、很安心的距離,大家工作的時候都沒特別注意到她有在拍,許多照片都能看見林阿姨當時的心思,像是想要運用空間中的洞口,像是嘗試用各種特別的視角來挖掘作品和人們的美,林阿姨儼然是個用相機在和這些人事物互動的藝術家,每次看見她為我們創造的這些畫面,好像都有一種特別可愛的氣息。

>>

鄧雨賢音樂文化公園
新竹縣芎林鄉文山路131巷

范承宗
旅人專欄

身體裡住著老靈魂的年輕設計師,著迷於挖掘隱藏在傳統器物中,以時間凝結而成的智慧。不捨這些無形資產將隨物件一同逝去,致力以設計繼承,從傳統,學創造。
www.chengtsung.com

上一篇文章 隱藏版手藝人,專屬於頭城的「低調不張揚」
下一篇文章 我是六連棟的導覽員,我要說一個關於家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