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丁香魚為何而香
丁香魚為何而香

現在,我終於明白,丁香魚為何而香。 在澎湖的海裡,很常遇上一群群的丁香魚,像是一團團藍藍的發光體,閃耀、浮動在海的表層。有時候,我會想像著自己是條掠食中的大魚,踢起蛙鞋,奮力衝向那團魚球,看著一群魚,被我驚嚇後各奔東西,一大球打開變成兩小球,讓我從中穿越,等我游過之後,又立刻合體成一球…讓我又可以再來一次!

丁香魚為何而香

就這樣,自己一個人和一群小魚,玩的很開心。

那天剛在煮午餐,就接到阿珮姊的電話,說水垵港湧入大群的丁香,要我們快帶著桶子過去撿魚! 「天啊,這麼好康!」話才聽完,立刻放下手上的菜刀,提起桶子、撈網趕去。

港邊早已聚集了許多村民,原來一早,一位村民發現魚群後,大家就奔相走告,邀約著鄰居、朋友來到港邊,是繼元宵節之後難得的熱鬧景象,連阿公阿嬤級的都出動了,人人手中一支撈網一個容器,一個個興奮又期待的眼神。

港灣的出入口已有人下海放網擋住魚群的出路,正慢慢的往港內靠攏過來,將魚群趕往淺岸。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,眼睛那麼尖,一步走下海中,手撈網隨手一撈,提起網底一堆活蹦亂跳的鮮魚。

這個畫面立刻點燃現場,所有人開始衝啊的殺到海邊,一網一網的撈起陣陣驚呼。真的好多的魚,我身邊一位拿著三角手操網,看起來就是專業級的阿嬤,走下海隨手揮個幾下,就看她提起一網袋的魚,腰都快挺不起來。

魚群沿著港口的岸際驚慌失措的迴繞著,到處都是人,被人驚嚇,有的甚至跳上海灘,在沙地上翻跳,不停的掙扎,馬上,沒帶撈網的人也有福了,你跳我撿的趣味競賽接著開始,可以說只要參加,人人有獎。

我選了一個魚群會經過的窄路,兩個大石頭的中間,就一直站在那裏,看著魚一群群的過來,撈網一揮,每下必中,輕鬆容易。看看周遭的每個人,都忙的不亦樂乎。

阿珮姊說,這些丁香都是被大魚追趕而躲進港口避難的。

曾經在海裡目睹大魚追殺小魚的畫面。那時是一大群的青鱗魚,一開始只是一團閃爍著的魚球,像一顆舞廳的霓虹燈在海中不停旋轉著,吸引著方圓百里的目光。不知何時開始,魚球忽然散開成一整片,快速移動著,幾乎密布我眼前的海中,遮蔽了我的視線。

一整片驚慌失措的眼神聚集而成的烏雲,如同暴雨將至,快速的襲捲過我眼前,隔一下子又再回來。慌亂的魚群,忽左忽右,拿不定主意。我的眼前也忽明忽暗的,在一下子烏雲密布,一下子又放晴的海中看著。

隱約的在魚群中看見一陣刀光劍影,一片銀白色的魚體在魚群中揮舞著,大概在眼前五十步左右的海中。才想看清楚,突然,不到一秒的瞬間,一隻身長一米多,有著寬厚肩膀的飛扁魚(逆鈎幓),就像變魔術一樣,出現在我面前。

真的不到一秒,那隻還是在五十步外的光影,就像瞬間移動一樣出現在我眼前。之前,我只在卡通七龍珠裡看過這種畫面,想不到會在海中真實的看見!

如果我是他的對手,現在應該早就被KO倒地了吧!大飛扁魚就這樣張著半開的大嘴,在我似乎伸手可及的距離,輕輕的擺動著胸鰭面對著我,像門神一樣又大又銳利的眼神,快速的與我對上一眼後,一個轉身,叉狀的尾鰭一揮,又立刻消失,再次成為那五十步外的刀光劍影。

還在驚訝著牠怎麼能從那麼快的速度,精準的剎車。想不到一轉眼大魚又去忙著牠的生活,我只能不斷讚嘆著大魚為掠食而生的完美構造,久久無法忘記那次的一面之緣。

我想我可以了解丁香魚逃難的心情,因為在茫茫大海中只有被挨打的份。但他們萬萬沒想到進了港口淺灘,可以躲過大魚的追趕,借用人造的緊急避難場所卻是必須被抽稅的。

當大家捕到一定的收穫後,放網的人決定收起網具,並沒有打算繼續圍剿剩餘的魚群。大家也陸續的收拾,準備回家,每個人臉上都是滿足的笑容。

那幾天大家的問候語都是:「啊汝抓幾斤?」

我想,在這裡,夠用就好,不趕盡殺絕的生活哲學,是讓人們每年都有機會遇上這樣好康的原因吧!幸運的我們,第一次體驗也撈了三、四斤的魚,夠我們分享和自用。

我把這些真的現撈的丁香,用海水簡單燙熟之後,曬在屋頂上,任由陽光與海風帶走魚體的水分,漸漸的,軟趴的熟丁香成為了硬挺的魚乾,散發著一股鮮腥誘人的香味,忍不住試吃一條,又鮮又甜,打從心底讚賞著這簡單由海水與陽光塑造而成的美味,只吃一條實在是太難受了,欲罷不能的抓起一把,一條接一條的送入嘴裡咀嚼,享受著這來自大海的美味。

想起了阿珮姊的熱情邀約,讓我們參與了村裡難得的盛事,一通電話讓這世界多了好幾位快樂的人,想起了丁香在海中的模樣,到成為我們口中食物的過程。

我想,在這裡,丁香魚的香不只來自於本身的鮮美,更是這裡的人與大海共生的情感,還有小村裡濃郁的人情滋味吧!

陳亦琳
旅人專欄

一個不做設計後,才在生活裡找回設計價值的鄉下人。

二○一二共同創辦「台灣冷門景點熱血復甦計畫-歐北來團隊」,以各種流浪的形式,探索生命的不同可能性,後將此經驗延伸,秉持「促進人與人之間聯結」、「傳遞美好事物」、「自身專業反饋土地」等三大理念,發起一連串在地行動。

透過活動、設計、影像、音樂、文字,推播「裏台灣」的美。

上一篇文章 鳳山師傅 不只把技術磨得漂亮,是工作,也是生活
下一篇文章 春天的菜園 其實土香並不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