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哈拉米產地 美的像仙境一樣的天空梯田-吉哈拉艾
哈拉米產地
美的像仙境一樣的天空梯田-吉哈拉艾

來到哈拉米產地-吉哈拉艾,一定會被那像仙境一樣的氣氛給震攝,群山圍繞,層層疊疊,走在田埂往水田裡看,滿滿的青苔與蝌蚪,有蝌蚪就有青蛙、有青蛙便有蛇,可以想像,當蝌蚪長大時,山谷裡環繞著的呱鳴。

美的像仙境一樣的天空梯田-吉哈拉艾

來到這裡,很難不屏氣凝神。

這裡有各種聲音,風的聲音、鳥的聲音、樹的聲音、蛙的聲音、水流的聲音……爽朗的空氣,彷彿世外桃源,讓人對哈拉米產生一種格外的信心。你相信這塊土地的孕生,它被山林、泉水與農人都照料得好好的。

吉哈拉艾,至今仍保存很好的百年水圳。(攝影:默契包影像工作室 )

百年來,從未廢棄過的水圳與梯田

來到哈拉米產地-吉哈拉艾,一定會被那像仙境一樣的氣氛給震攝,群山圍繞,層層疊疊,走在田埂往水田裡看,滿滿的青苔與蝌蚪,有蝌蚪就有青蛙、有青蛙便有蛇,可以想像,當蝌蚪長大時,山谷裡環繞著的呱鳴。

「因為我們連苦茶粕都少用」,部落居民阿廣說。一般自然農法會使用的苦茶粕,在吉哈拉艾,為了減少地力負擔,農民全減量甚至不用,因此才得以看到水田裡數量繁多的黑色小蝌蚪,游來游去煞是可愛。

要來吉哈拉艾,你得先到花蓮最南端的富里,再到富里最南端的豐南村,從花東縱谷台九線,接到台23線,經過部落聚會所、穿過日治時代日本人以火藥炸開的小天祥隧道,繼續一路往上,才會來到這個與世隔絕的祕境。當台灣許多偏鄉都因人口外移、水圳損壞休耕時,這個山上的阿美族部落,百年來安安靜靜的堅守農地,從未放棄農耕。

既然要保留田地,必得留下灌溉命脈,難得的是,這裡的六條百年水圳全是活的,從未斷水過。耆老回憶,以前水圳用黏土做壁,常被螃蟹挖洞,每天都得揹著背籠巡水補洞,隨著時代變遷,已改為水泥,部落仍舊維持每兩天巡一次水路的習慣,這套流傳百年的水圳管理機制稱「子放」(Cefan),每年輪流一位負責人,確保水路暢通,其他農民則繳水費(以前繳穀子現在繳現金),一起維持水圳修復,以集體力量彼此支持、約束,堅守百年耕作灌溉傳統。

攝影:默契包影像工作室

不只保留物種,還要留下「活著的景觀」

二〇一二年,吉哈拉艾的天空梯田與水圳被文化部登錄為「文化景觀」,許多被登錄為古蹟或歷史建築,保留、訴說的都過往的歷史與記憶,吉哈拉艾留住的卻是居民的每日生活場景。

擁有「活著」的百年文化景觀令人嚮往,但要如何保持,不讓它隨著各種現代化的拉力而逐漸凋零卻是挑戰。生產、生態、生活一體,哈啦米便是從生產端去回應問題的一個嘗試。

發起人藍姆路邀請農民以傳統農法耕作,他笑著說:「也不確定這個是什麼農法,其實就是盡量回到傳統族人順應自然而生的耕作方式,姑且就叫它哈拉農法。」哈拉農法不用(或減量)使用苦茶粕、山上山豬、獼猴多,為了防止山豬進田裡偷吃、搗亂、洗泥巴浴,會在周邊種植花生,將山豬吸引到花生田裡、以桂竹掃把清理稻葉上的負泥蟲……。

哈拉米有和各種生態一起「哈拉」的概念,同時Hara也是「日本凸頭鯊」、「台東間爬岩鰍」的阿美族語,其中台東間爬岩鰍更是台灣特有種。哈拉農法志在復育這些珍貴物種,不過談單一物種太生態性,他們更想談的是過往的生活方式與集體記憶,當種植水稻時,周邊應該要有野菜、蛙類、泥鰍、鱔魚。透過復育把族人的記憶場景找回來。「現在已經有虎皮蛙了,泥鰍跟鰻魚還沒有,大家都很期待。」藍姆路笑著說。

攝影:默契包影像工作室

攝影:默契包影像工作室

把米留在部落,自產自銷,創造永續生機

好山好水創造出的好米,自然有糧商年年收購,卻無法讓消費者真正理解當地的特色與米性,在地青年便說服農民,創造哈拉米品牌,不把米送出去,而是留在當地,自產自銷,創造在地品牌與部落經濟,也提供就業機會,讓年輕人回流。

這是一個祕境山谷裡,世代農耕的故事。過往的產銷體制,讓它不被看見與珍視,如今,部落決定走自己的路,從文化景觀、自有米品牌到在地小旅行,如果你來過這裡,呼吸過吉哈拉艾的空氣與美麗,相信我,你會對它生產的米很有信心。

本文作者:《米通信》 馮忠恬

>>

吉哈拉艾與哈拉米

吉哈拉艾位在吉拉米代(Gilamitay)部落裡,清朝末年族人移居到此,當時河谷兩岸全是又大又粗樹根,進出都得沿著樹根前進,便稱此地為Gilamitay,阿美語「有樹根的地方」。

吉拉米代又分四區:吉路巴賽(Cilupasai,有桃樹的地方)、吉路武嗨(Ciluwuhai,有香蕉樹的地方)、吉拉噶賽(Cilakasai,有樟樹的地方)、吉哈拉艾(Ciharray,有台東間爬岩鰍的地方)。

哈拉米從位於秀姑巒溪水源頭的吉哈拉艾開始,希望從源頭開始復育生態,加上當地居民本來都已在做有機,對友善農法甚至綠色保育的接受度很高,目前3甲田地,全獲有機與綠色標章認證。

哈拉農法要照顧的不只稻米,還有周邊的所有生物:蜻蜓、瓢橙蟲、虎皮蛙、長腳蜘蛛、台灣獼猴等,他們追求的是回到從前的地景:老人家帶著孩子插秧、孩子在田裡遇見各種生物、生物裡有自然的生態鏈彼此制衡、山豬猴子吃剩下的才是農民的,然後在一個很美的山林裡,好好生活。

>>

種植品種小檔案-高雄139

在風土上很適合富里的米種,同時也是部落公認最好吃的品種。秀姑巒溪源頭經麥飯石脈礦的低溫山泉水為灌溉水源,並以綠色保育農法復育濕地生態,三甲田地,全獲有機與生態保育標章認證。低溫加上短日照,成熟期較一般平地稻米多兩個禮拜,米粒Q彈飽滿,越嚼越甜,冷飯、熱飯、糙米的表現都好。

米通信
旅人專欄

一叢稻結千粒穗,
竭力餵飽著我們的食糧,
我們是否認真看待,足夠感謝?
於是開始了尋米的旅程。

臉書粉絲專頁:米通信

上一篇文章 踩上不厭亭、翻山越嶺到九份,我比想像的自己更強壯
下一篇文章 萬有全火腿,家鄉肉的滋味與無價的經驗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