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石棹阿嬤的草仔粿,滿口的濃郁與厚實
石棹阿嬤的草仔粿,滿口的濃郁與厚實

第一次吃到石棹阿嬤的草仔粿,滿口的濃郁、厚實的味道已令人驚艷,想再吃,得到的回答,卻是不一定吃得到,「因為阿嬤總是來無影去無蹤。」

石棹阿嬤的草仔粿,滿口的濃郁與厚實

走過石棹、奮起湖、阿里山也不知道幾回了,每每著迷於那天地間自然綻放的瑰麗景色,雲霧山嵐的起伏變換,次次去,感受皆不同。相同的是,每回去幾乎都會吃到友人送的草仔粿,然後,就是關於製作者的傳奇故事——石棹阿嬤。

老實說,草仔粿在台灣很多地方都可以吃到,這種融合鼠麴草的傳統家鄉味,作法雖然大同小異,卻會因為製作者的用心程度而呈現不同的口感,尤其是紮實而Q彈的外皮,咬下去濃郁的草香伴隨著齒頰的咀嚼,每一口,不只是美味,更多的是來自於珍藏中的記憶,人與人之間情感的交流。

過去,想要製作出這樣的草仔粿,常常是全家總動員,大人小孩大家一起動手做。從選料、清洗到內餡的製作,特別是揉製麵糰的過程,一遍遍來回揉捻壓平,看似容易,其實都是全身每一份力道的辛苦付出。因此,每每一開始,小孩忙著說要「幫忙」,事實上,第一個放棄的也是他們,偏偏製作過程的美味關鍵,也就在這。

到了工商業時代,事事講究快速,而小小的一個草仔粿,售價不高,製作過程也不難,卻成了許多人心目中的經典食物。不管是傳統市集或是超市,從鄉間到都市,幾乎都可以看到它的蹤影。美不美味、好不好吃,都在咬下的一瞬間,立決高下。

第一次吃到石棹阿嬤的草仔粿,滿口的濃郁、厚實的味道已令人驚艷,想再吃,得到的回答,卻是不一定吃得到,「因為阿嬤總是來無影去無蹤。」對方玩笑似的一句話,讓人印象深刻。此後,心上留了意,只要去,就四處尋覓。偶有吃到,更是心心念念。

直到那天,向一位當地民宿主人王俊棋提起,話聲剛落,對方驚呼,「那是阿嬤的藍色『小超跑』。」蜿蜒的山路上,一輛小貨車像風一樣疾駛而過,因為熟識,王俊棋很快認出,指著車嚷道。車停下,阿嬤探出頭,「叫我?」速度之快、反應之迅速,讓人驚愕。

石棹阿嬤俐落停好車後,聽到稱讚她草仔粿好吃的話,笑得眼睛都不見了,映著陽光,佈滿歲月,黝黑的面容像在發亮。「我每天都會做啦,做好就會用車載出來賣,有時候會停在定點賣,也可以打電話向我訂購喔!」抬起臉,阿嬤在裝好的袋子裡,又隨手放了一盒。

「買這麼多,再多送你一盒啦!」噙著笑,語氣卻是不容拒絕的堅定。但,實在是不好意思,一個草仔粿才多少錢?山道上,相互推卻著。「就收下吧,阿嬤她就是這樣。」王俊棋在旁幫忙著勸說,臉上盡是止也止不住的笑意。

陽光燦燦,和風徐徐,山中的美好歲月伴隨著溫馨的人情,在這裡,像是亙古以來迴盪在山林裡的一環,動人而美麗。

就在轉頭,打算繼續漫步到前方時,阿嬤的「藍色小超跑」卻又迅疾地出現眼前,「這是我自己種的菜,吃吃看。」阿嬤沒有片刻的猶豫,也沒等回答,馬上上車離去,留下一張張錯愕的臉,「哈哈哈,阿嬤她就是這樣啦,要習慣、要習慣。」王俊棋邊走、邊大笑,領著早起的人,他繼續前方未完的路、繼續著他口中熱愛的家鄉,對石棹的介紹。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核稿編輯:張惠萱

戚戚的旅行小筆記
旅人專欄

從過去到現在,跑新聞的數十年歲月裡,始終悠遊於社會各個階層。

目前,專心致力於產業、人物及旅遊的撰寫。

前往戚文芬個人臉書

上一篇文章 台灣平地最後的檜木老街--嘉義水道頭老街
下一篇文章 著名的在地美食,舒國治:「來到宜蘭, 怎能不嘗嘗肉羹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