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台灣平地最後的檜木老街--嘉義水道頭老街
台灣平地最後的檜木老街--嘉義水道頭老街

沒有繁華熱鬧的店家,沒有亮麗時尚的城市風貌。在這裡,高低起伏的山巒映照著雲影天光,潺潺溪流伴隨著野薑花浮動的香氣,跳躍在枝頭上的輕巧身影,一切,就像在不經意間,輕輕劃過心頭的足跡,卻留下了那一抹的永恆。

台灣平地最後的檜木老街--嘉義水道頭老街

沒有繁華熱鬧的店家,沒有亮麗時尚的城市風貌。在這裡,高低起伏的山巒映照著雲影天光,潺潺溪流伴隨著野薑花浮動的香氣,跳躍在枝頭上的輕巧身影,一切,就像在不經意間,輕輕劃過心頭的足跡,卻留下了那一抹的永恆。

隔了一條馬路就是位於大阿里山區的文峰遊客中心,此刻,燦爛的陽光迆灑著大地,空氣中帶著一絲暖意。

位於牛稠溪畔,介於山區與平路交界處的「水道頭」,幾十公尺距離的老街看似杳無人煙。矗立在一旁的房舍,斑駁的看板上,日用什貨菸酒罐頭的「水道商號」就像是遺落在歲月裡的印記,排列整齊的櫥櫃,兒時記趣中的點點滴滴,宛如穿越過時光,聽到洋溢著飯菜香的街頭巷尾,阿嬤探出頭的聲聲叮囑,「記得喔,帶一瓶醬油回來!」

傳統的雜貨鋪什麼都有,人情味尤其滿載。「還需要什麼?自己看。」親切的問候迎面而來,街坊鄰居在這裡相互打招呼,閒話家常,很多時候,根本忘了最初走進來的目的。

這時,一輛小貨車緩緩停下,「今天的菜很新鮮。對了,這是上次交代的……。」走下車,老闆熟練地招呼著前來的婆婆媽媽,你一言我一語,沒有市集的喧囂,卻充滿了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溫度。

坐在客廳的阿嬤,頂著雪白的頭髮,看到相機,露出靦腆的笑容,「阿,我恩內有這歹看沒?」她下意識整理儀容,笑著,臉上盡是歲月美麗的光華。長條椅旁懶散地走著步伐的小貓被阿嬤的笑聲吸引,回過頭,露出晶亮的雙眼。一旁,從小在這長大的吳孟錦,邊和阿嬤說笑,邊和走過來,正打算回家休息的阿桑打招呼。

「有欠絲瓜嗎?這條給你?」對方問他。吳孟錦連忙搖手,回說家裡還有,邊和她說著今年田裡的收成。「她自己種很多蔬果,沒有在賣,就是自己吃,還有分鄰居左右、都市裡的孩子吃。」他解釋道。

水道頭老街,因為緊鄰阿里山,又是通往山上的重要據點,曾經,短短幾十公尺的距離就聚集了洶湧的人潮,「這家曾是百貨行,這家曾是旅館,這家曾是診所……」對於這居住了幾十年的地方,吳孟錦眼裡、心裡都是滿滿的依戀。

「其實,我們這裡曾經非常熱鬧,我們可是有人説是,台灣平地最後的檜木老街呢!」他拍拍胸脯,眼神盡是驕傲。指著兩旁低矮的房舍,一戶戶,他如數家珍。細看,兩層樓的傳統建築,有不少是以木竹作為牆柱,再就地取材用灰泥夾雜稻草、穀秣作牆體,最後表層以白灰抹成的木造結構。

迥異於台灣許多鄉間,使用的多是紅磚建材,水道頭大多是兩層樓的木造建築,「以前,很多用的木料都是檜木喔!」嘆了一口氣,吳孟錦緩緩說道。不過,再抬起眼,燦爛的陽光照在他臉上,熠熠生輝。

「看,我們這裡的建築和很多地方都不大一樣,除了木造,二樓一定有個前陽台非常特殊,也保留了很多從前的東西。我們現在正在爭取這裡為文化資產,希望能吸引更多人注意到這。」他話說得鏗鏘。

誠如老街如今的一切,即使很多都已流逝在歷史的歲月中,一屋一瓦,依然像是見證著先民的赤手胼足,每一個角落都在訴說著曾經的美好,讓人落在這裡的每一步,都滿是回憶。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戚戚的旅行小筆記
旅人專欄

從過去到現在,跑新聞的數十年歲月裡,始終悠遊於社會各個階層。

目前,專心致力於產業、人物及旅遊的撰寫。

前往戚文芬個人臉書

上一篇文章 長濱的不遠處是南竹湖,一日無所事事的離線之旅
下一篇文章 石棹阿嬤的草仔粿,滿口的濃郁與厚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