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登頂前夕,我的人生第一座百岳-玉山
登頂前夕,我的人生第一座百岳-玉山

當陽光在雲層縫隙破曉,縷縷橙紅色的光澤在天邊若隱若現,交替著日與夜,當我站上高處,眺望四野,陣風颳起,即使冷意刺骨,心頭卻是熱血沸騰。

登頂前夕,我的人生第一座百岳-玉山

當陽光在雲層縫隙破曉,縷縷橙紅色的光澤在天邊若隱若現,交替著日與夜,當我站上高處,眺望四野,陣風颳起,即使冷意刺骨,心頭卻是熱血沸騰。

12:00 am

想起昨夜諸多折騰,因為頭疼得無法入眠,起身臥坐床上,嚮導看見我,拿了一顆阿斯匹靈,終可多睡一兩小時。

難免期待,或是身體不適交雜的滋味,表定凌晨兩點起床,我則不到零點,就因無法繼續入眠離開房間,大廳漸有人影匯聚,一位大哥推開大門走出,我也好奇地跟上腳步,一不小心踢到門檻,夜的黑的確要步步留意,望見滿天星空在夜色山巒中更顯奪目,月是不全的下弦,心是圓滿的。

01:00 am

近一點時分,看著大夥走出房門,許多人打包行囊,整理睡袋,打理昨日因大雨淋濕的衣物,我則將保溫瓶的水裝滿,啜飲溫水,驅除寒意,此時此刻的山屋,容納著數十位山友,像一個封閉世界,各種空間都是共享,各種資源都是有限。

當資源有限時,所有的期待將更顯張狂,正因為外頭世界也是有限的,我們又因夢想而偉大。

02:00 am

時序漸進兩點,我則趕緊回到房間,看著夥伴們漸漸醒了過來、收拾睡袋,手腳笨拙的我也試著把睡袋恢復成原先的樣子。

早餐是清粥,溫熱的奶茶撫慰心脾,餐後揹起攻頂包,拿起登山杖,為今日的戰役揭開序幕。

03:00 am

寧靜的夜,又因昨日雨水,地面顯得潮濕,近可見高聳遮天的冷衫林,遠可見遼闊夜景,或天色奏起了閃電,步行數時,原先平穩的路面漸漸吃力,零落碎石扶搖直上,有些地方需要手腳並用,拉鐵鏈躍上巨石,手腳不協調的我一不小心膝蓋撞到岩石邊緣,回頭要痛個好幾回。

遠眺西部平原夜景 (團隊夥伴提供)

05:00 am

在碎石坡上,你可以隨時緊握、放手或變換姿勢,像情感一樣,成就此生難忘的回憶。

過了海拔三千八百公尺,林線最高處,而後路段僅剩植披,數朵高山菊冒出石縫間。當眾人一躍上山頂,身心俱疲頓時卸下,由於天色漸亮,山巒起伏盡收眼底,由近而遠,荖濃溪、陳有蘭溪,綿綿細流劃過山林,向西望見阿里山,向南遠眺北大武山,由西部平原一路到高屏山勢,半座台灣環伺著站在山峰上的我們。

 (團隊夥伴提供)

這是二十九歲送給自己的禮物,謝謝同行夥伴的照顧,人生第一座百岳,與美麗山林的相遇。

(團隊夥伴提供)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佑的跑跳人生
旅人專欄

微笑是種態度,旅行是種深度。

慣於用單車和慢跑,體驗每一寸土地的溫度。

上一篇文章 走入仁愛山林,品嘗最簡單的好味
下一篇文章 在不產蒜頭的蒜頭村,搭百年糖廠的五分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