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澎湖吉貝 一方菜宅,風土養人
澎湖吉貝 一方菜宅,風土養人

從基地台的小路彎進去,一大片「菜宅」藏在銀合歡之間,綿延到海邊的大將爺廟。若不是熟人帶路,大概不會發現這一片菜宅,像萬里長城般存在於當地人俗稱「湖仔」西崁山以北、魟灣仔以南這片土地。

澎湖吉貝 一方菜宅,風土養人

從基地台的小路彎進去,一大片「菜宅」藏在銀合歡之間,綿延到海邊的大將爺廟。

若不是熟人帶路,大概不會發現這一片菜宅,像萬里長城般存在於當地人俗稱「湖仔」西崁山以北、魟灣仔以南這片土地。「看這片菜宅最能遙想當年先人墾荒的艱辛,」在地人張慶海說。

抵擋土壤裡鹽分蒸發所揚起的鹹水煙,澎湖的蔬果各個有房子住。 (攝影/李佩書)

濱海荒地,為了生存下去,吉貝人從海邊搬來咾咕石、玄武岩,堆砌出綿延如蜂巢的石牆,抵擋東北季風揚起的「鹹水煙」,讓作物順利生長,剛種下的嫩苗甚至還有自己的獨立套房。「要開墾菜宅,得先挖到一口水井,再疊圍牆,」張慶海說,「早期菜宅主要是培養當地主食的番薯栽母,再來才是種蔬菜。」

據統計全澎湖九十七個村里,大大小小菜宅共有六千六百八十五區,數量居全球之冠。《澎湖廳誌》〈風俗卷〉寫道:「築牆用咾咕石,皆掘於內海波間。社外附近瞍園,一用咾咕石周圍堆砌短垣,謂之宅者。澎人多圍宅種菜。必有井而後可築屋。」吉貝老街後方仍有一片菜宅生意盎然,八十二歲的莊慶雄每天到小徑旁巡視數回,「去年八月到現在只下過三次雨,每次沒超過十分鐘,」他說他的菜宅地勢較高,種植的南瓜、絲瓜、玉米、番茄只能看天吃飯。「年紀大了,種興趣啦,」莊慶雄摘了幾片菜葉滿足地說。

久沒下雨,菜宅的井水澆到一半就沒水了,只能等隔日再繼續!(攝影/林保寶)

經營民宿的莊麗美,利用空檔搶時間到菜宅拔草。「不是種下去就沒事,還要拔草。給它生,再來拔,」她說自己種菜沒噴農藥,吃了安心。陳順事夫妻也趁著傍晚天涼,取井水幫菜澆水。

菜宅是吉貝每戶人家的祖先開墾後,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寶庫。依偎著咾咕石牆成長的菜蔬風土味濃。「這是時光的搖籃,」一位離開家鄉的澎湖人這麼形容。

本文作者:林保寶

>>

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《10+島款款行

出版日期:2018/06/28

天下雜誌 出版好書精選
旅人專欄

微笑台灣特別精選天下雜誌出版的好書,分享在台灣旅行與生活的相關摘錄。

提供更多不同角度的在地觀察、記錄或記憶。

上一篇文章 長大後回大溪看廟會 那種團結共心,令人動容
下一篇文章 移居小琉球開燒烤店,張欣怡用環境友善為餐點調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