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大同戲院,等待被擦亮的舊日榮光 
大同戲院,等待被擦亮的舊日榮光 

民國47年成立、目前荒廢中的台東市大同戲院大門深鎖,只留下兩則簡短的「訊息」。經營者為收郵件在門口留下的紙條,成了追蹤戲院足跡的線索。

大同戲院,等待被擦亮的舊日榮光 
台東,大同戲院

「郵差先生:大同郵件煩轉寶桑路XXX號陳寓,謝謝!」

民國47年成立、目前荒廢中的台東市大同戲院大門深鎖,只留下簡短的「訊息」。經營者為收郵件在門口留下的紙條,成了追蹤戲院足跡的線索。而售票櫥窗僅存的一張泛黃舊電影海報,則是2009年上映,由南韓影星全智賢主演的《血戰:最後的吸血鬼》;這清楚記錄,大同戲院的舊時光,就凍結在2009年。

很多外地人知道,台東市區現在有秀泰影城可以看電影,卻不清楚傳統老戲院們陪著台東在地人長大的故事。

大同戲院曾一度是台東僅存的傳統戲院,見證台灣舊影視產業的興起與沒落。只是,民國98年8月夜裡那場大火,不只燒毀戲院的建築、硬體設施,更讓所剩不多的集體記憶慢慢消逝,淡出台東人的生活。

近期大同戲院再次受關注,因為「拆除  vs. 保存」的爭議躍上媒體版面。當地大同里里長憂心,靠成功路一側3層樓高的圍牆水泥已剝落,隨時有倒塌危險,因此代部分居民發聲,力主拆除。

然而,也有部分文史工作者和在地居民主張,大同戲院和新興戲院都是現存建築輪廓保存較完整的老戲院,適度修復即可保留。還有文史工作者向台東縣文化處提出申請,希望將大同戲院列為歷史建築。

令人好奇的是,新聞報導中雖提及大同戲院股東有70多人,部分股東支持保存、有的力主拆除,意見並不一致,但卻不知背後原因為何。為什麼一間在地戲院會有這麼多股東,背後故事又是什麼?

在強颱瑪莉亞來襲前的午後,台東的陽光依然炙熱。我循著大同戲院留給郵差的「線索」,前往寶桑路找答案。

抵達泛黃紙張上所寫的地址,我小心翼翼從紗窗向民宅內看。大同戲院所有人代表陳文雄先生的太太招呼我進屋,叫醒正在午睡的陳文雄。

對於陌生人突來的打擾,老夫妻倆不以為意,陳太太提醒我:「他83歲了,耳朵有點重聽,你要大聲一點。」

我說明來意後,陳文雄吐出一句:「該怎麼談起呢。」隨即靜默約3分鐘。我拿著筆電敲打,記錄當下的場景;面對漫長的沉默,我倒也不覺得尷尬。陳文雄沒再開口,而是先轉身到客廳的遠處翻箱倒櫃,找起舊資料。

回來坐定後,陳文雄慢慢聊起:「民國47年剛光復沒多久,台灣社會慢慢繁榮,看電影的人也變多,各地幾乎都有戲院。台東比較熱鬧的是寶桑一帶,但當時卻沒有具規模的戲院……」他的父親、台東區合會儲蓄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陳本山便找了幾位股東、朋友一起合資,創立「大同戲院」。

後來錄影帶、電視出現,漸漸改變民眾觀影的習慣,大同戲院開始沒落。原本全戲院1個大廳,只放1部電影,為提供觀眾更多不同選擇,影廳便改裝成6個小廳:金廳、銀廳、財廳、寶廳、福廳、壽廳,分別放6部電影。後來一直勉強撐到民國98年發生火災,這才結束營業。

「不是沒想過修建戲院,作為其他用途。」聊到這裡,陳文雄的語氣變得明快,他說,台東市是族群最多元的縣市,但部落文化一直未被大力支持。他曾一度考慮,把大同戲院改建為「小文化村」。

正當我好奇所謂「小文化村」是什麼時?他轉身拿出一份民國101年所草擬的「南島文化村規劃書」,裡面大致寫著規劃緣起、基地條件分析、人文環境背景、空間定位及設計構想、未來預期發展效益等活化利用的想法。

陳文雄說,「觀光客應該會對這個(文化村)有興趣」,但先前在籌資修建、蓋屋頂方面遇到困難,就停頓了,原地踏步。他接著提到,「也有人建議配合政府在推的長照2.0,乾脆做長照服務」,只是不知如何著手,就一直停滯到現在。

83歲的他,雖然聽力不好、反應慢了些,但頭腦清楚得很。我好奇追問他什麼時候開始接觸戲院業務?這才知道原來他曾北上到木柵就讀政治大學邊政學系(現為民族學系),畢業當兵退伍後,回台東先在木材行幫忙,直到父親過世,他才開始接觸戲院業務。

「第一代股東們大多過世了,現在由第二代在處理。股東人數雖然有70多人,但主要由5個家族組成。有人進來、有人退出,但5個家族還在。」陳文雄這番話,大致解答了股東的組成,至於這5個家族間的故事,那又是另一件事了。

聊到想進大同戲院看看,行動緩慢的陳文雄二話不說坐上電動代步車,從寶桑路帶我穿過廣東路,抵達位於中正路的大同戲院。打開門鎖後,他幽幽地坐在藤椅上,讓我四處看看、拍照,還建議我上2樓,「視野比較好」。

坐在藤椅上的陳文雄翹著腳,感覺若有所思。他指了指旁邊房間角落堆放的物品,告訴我:「看這些有沒有用?」我探頭一看,一張是民國92年核發、裱框的「電影片映演業設立許可證書」,寫著資本總額是貳佰萬元。另一份則是同樣有裱框,再尋常不過的「一樓、二樓緊急避難逃生路線圖」。

我拿起逃生路線圖,靠在牆邊要拍照。陳文雄開口要我等等,隨手拿起一條毛巾,要擦拭上面的灰塵。他擦了數分鐘之久,原本框面灰黑的逃生路線圖,因為擦拭變得更加清楚。

我想起陳文雄稍早的話,他說:「如果大同戲院建築物有危險,縣府認定要拆除,我們不會反對。如果認為有文資價值,要保存作為歷史建物,我們也很尊重,但要思考是不是有什麼辦法處理。」

對於有人申請將大同戲院列為歷史建築,台東縣政府文化處6月25日已邀請外聘及內聘委員到現場會勘,並把資料轉送文資審議委員會審議中。

陳文雄說:「究竟要保留或拆除,我們還在等消息。」

雖然他的說法是開放式的,但那刻我看著他用力、細心擦拭灰塵的背影,只感覺他對這個地方濃濃的感情。

我離去前,陳文雄說,他還要留在戲院內整理一下環境。看著原本影廳內的觀眾席,因沒了屋頂成了木瓜園,而每棵木瓜樹上都還掛著肥美的木瓜。我心想,不管大同戲院未來變得如何,他都還是會這樣用心守護著吧。

 

本文作者:李昭安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邸Tai Dang
旅人專欄

台東駐創.共同工作空間

台灣花東第一間共同工作空間,也是經濟部支持台灣東部第一個民間育成中心。原址為台東糖廠廠長與公差人員邸舍,隨著白糖產業式微與經營轉型後已多年沒有使用,本來將面臨拆除命運。

經過爭取、規劃與盤整,五十年的台糖日式老房子,現在乘載許多人的夢想開始變身...

地址:台東市中興路2段200巷13號

前往網站

前往粉絲專頁

上一篇文章 逛小島菜市仔,開啟中年大叔雀躍的少男心
下一篇文章 陳澄波的南國畫室 凝住三代嘉義人的記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