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藍色環保小旅行,在小琉球慢慢走
藍色環保小旅行,在小琉球慢慢走

終於,小琉球不再水藍藍。那種藍讓人不安於室,一直想往海邊跑,看著海,又想穿梭那一片大藍之中,像海龜一樣或者至少像那幾隻色彩斑斕的小魚。

藍色環保小旅行,在小琉球慢慢走

終於,小琉球不再水藍藍。那種藍讓人不安於室,一直想往海邊跑,看著海,又想穿梭那一片大藍之中,像海龜一樣或者至少像那幾隻色彩斑斕的小魚。

「海邊都是漂流木跟垃圾,還下著雨,無法下海玩水,你還要來嗎?」出發前突然接到正好友民宿主人電話,隔海告知小琉球現況。人家都是巴不得客人來了再說,蔡正男卻不想讓旅人遠道而來失望而歸。我還是決定出發,想看看岸邊漂流木,想看看小琉球不同於平日的景象。

夏天平日的東港碼頭還是大排長龍,人群如常湧向不遠處的小島。一點不受前幾日西南風肆虐的影響。船一開動,浪跟著湧現,一陣浪撲來,就傳來一聲哇,就在浪的高高低低與此起彼落哇聲中,我們一船人頭暈腦脹的落地抵達小琉球。

白沙碼頭的浮木細枝已經清除上岸,證據還擺在港邊地上。水很濁,那隻平常很愛游入港的海龜不知道怎麼樣了?堤防上垂釣的人比平日多,據說水濁魚看不見更好釣。

放下行李,我立刻奔向花瓶岩。啊,印象裡總是海水湛藍的沙灘,滿目瘡痍,漂流木夾雜塑膠垃圾綿延,不遠處的海中還有一排漂流木隨潮水漂移準備上岸。岸邊的人也沒在怕的,都來了,興致不減,拍婚紗照的、穿雨衣看浪的、呼嘯而來的年輕人、攜老帶少的一家人,就是不見海龜蹤影。大雨強風造成大自然環境受傷,這原也是自然的一部分,隨著時間大自然自有力量會慢慢修復。

據說八八風災時,漂流木跟人造垃圾把小琉球整個島圍了三圈,迫使小琉球關島三天。「垃圾百分之八十沉入海底,百分之二十飄向岸邊,」長期關注環保的蔡正男說,「淨灘主要不在到海邊撿垃圾,而是找出垃圾源頭的問題。」每年雨季,大雨過後幾天東港溪、林邊溪跟高屏溪沖刷而來的垃圾彷彿要淹沒小小的小島。

「個人垃圾減量是最基本的,但還有垃圾掩埋的問題以及島上廢水的問題,」蔡正男看到這些飄洋過海而來的垃圾,想的是「源頭減量」,他說:「一個人也可以淨灘,每天都能做到對環境友善,例如不使用寶特瓶,使用環保清潔劑或洗髮精等用品」。蔡正男身體力行,並在他的民宿能力所及內推廣環保旅行。

現在,我到小琉球,不租機車,走路或搭公車,自備水壺、茶杯、牙刷。雖然行動起來比海龜還慢,也沒辦法像魚仔游來游去,慢慢走也一樣玩得很開心。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核稿編輯:張惠萱

中年返鄉大叔
旅人專欄

林保寶,台北實踐大學社會工作系、羅馬聖十字架大學哲學系、羅馬德蘭學院神學系畢業,曾任梵蒂岡廣播電台編譯。

二○○二年赴義大利,旅居十年。回台灣後,為與台灣土地重新深刻連結,參與《天下雜誌》微笑台灣款款行採訪,三年時間幾乎踏遍台灣每個角落。體會生活在小村、小鎮平凡樸實的人,是台灣最動人的風景。

上一篇文章 一粒粒鮮蓮子,吃過會黏嘴
下一篇文章 太平洋浪花朵朵,在南方澳投入大海的懷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