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苑裡小鎮藺草情,每個地方都有共享的集體記憶
苑裡小鎮藺草情,每個地方都有共享的集體記憶

一個地方的「地名」不僅是一個名詞,更蘊藏深刻意義。土地的名字提供了一個與自己故鄉歷史地理的依循軌跡,唯有記憶土地的名字,我們才不致於追尋未來發展時迷途失根。

苑裡小鎮藺草情,每個地方都有共享的集體記憶
藺草編織。

每個地方都有共享的集體記憶,其中承載著歷史經驗、社會風俗和文化脈絡,積累於土地之上。

因而,一個地方的「地名」不僅是一個名詞,更蘊藏深刻意義。土地的名字提供了一個與自己故鄉歷史地理的依循軌跡,唯有記憶土地的名字,我們才不致於追尋未來發展時迷途失根。

是否好奇過苗栗「苑裡」命名從何而來?

台灣西部沿海平原曾是原住民平埔族群的居所,苑裡附近的大安溪流域一帶,即是道卡斯族崩山八社的故鄉。「苑裡」美麗的閩南語發音—「灣麗」,就是崩山Wanrie社人對自己家鄉的呼喚,諧音近似「願你」,彷如祖先賜給子孫後代的祝福。思鄉情切之時,嘴裡默念著故鄉名,糊裡糊塗間心底竟也會升起暖暖的氤氳幸福感。

除了地名,苑裡還有一份來自原住民的珍貴禮物—「藺草編織」。曾風靡一時的藺草「大甲帽蓆」,草香撲鼻、涼爽一室,是老一輩台灣人的共同記憶。但你知道嗎?其實藺草帽蓆主要生產地並非大甲,而是在與其隔一條溪相望的苑裡。

相傳於清雍正年間,崩山八社婦女採集大安溪、房裡溪和苑裡溪下游濕地的「野生正三角藺草」,曬乾壓平後,製作簡單的草蓆、籠頭,以就地取材精神因應本土炎熱潮濕環境。

草帽,也在草蓆之後出現。日治時期,苑裡西勢庄洪鴛以西洋小禮帽為樣本,編織成現在的藺草帽,將之前藺草技法從平面編織,增加了立體化的多樣性。

藺編工藝因草源穩定、編織技巧純熟,並在日本政府的大力推動之下,開啟了興盛的一頁。外銷時期最驚人,藺草帽出口僅次於米、糖、鹽、茶、樟腦等基本物產,總督府甚至特為藺草帽頒布一道《台灣帽子檢查規則》,設立出口貿易標準及地方帽子檢查所(舊址於今建國路、中山路交叉口南側)保證生產品質。

藺草產業以苑裡、大甲為中心向外擴散發展,成為台灣當時重要的產業。仍在苑裡天下路老街經營祖業百年「振發帽蓆行」的老闆張維泰,形容當時的盛景:「曾經家家戶戶的婦女都不做一般的織布女工,而是做藺草編織,外銷最多的時候,一年有一千六百萬頂草帽出口。」

苑裡天下路老街舊景,藺草帽蓆行隨處可見。

振發帽蓆行張維泰向外地旅人敘說藺草產業的興衰。

然而隨著台灣工業化發展迅速,石化塑膠、機械設備替代了手工編織的藺草自然素材,加上農村人口移動至城市,曾盛極一時的地方產業無以為繼,原本在苑裡四處可聞到的藺草香氣因而逐漸淡去。偶爾,年齡超過六十歲以上的阿姨阿嬤會拾起舊技藝,為家人編織日常用品。近來,地方也逐漸有一些團體開始推動藺草產業復興,鼓勵老師傅傳承老手藝。

苑裡掀海風團隊帶著藺編老師傅陳秀鑾北上教作藺草編織,傳承老手藝。

不過,幸運的是,雖然產業更迭、人文地景變遷,但我們依舊能在苑裡鎮的一些角落尋得蛛絲馬跡。例如,天下路老街許多古色古香的老厝即為過去的藺草帽蓆行,百年「振發帽蓆行」至今仍持續經營;苑裡公學校山腳分校(今山腳國小)舊校址為台灣藺草帽蓆公司工廠,山腳國小至今保存完整的日式建築群,見證了苑裡內區聚落因藺草產業所帶動的文教發展。

天下路老街的空間紋理紀錄了當年藺草產業的興盛,圖片為百年老店振發帽蓆行店屋側邊的番仔路。

苑裡山腳國小日式宿舍建築群一景,許多居民與旅人喜愛在舊宿舍的緣側上歇腳乘涼。

下次來苑裡時,尋著藺草香氣來個小小探險之旅吧!

>>

振發帽蓆行
苗栗縣苑裡鎮天下路159號
037-861026

藺草文化館(週一休館)
苗栗縣苑裡鎮灣麗路99號
037-741319

苑裡掀海風
旅人專欄

由一群來自大江南北各行各業的青年所組成的團隊,共通點是熱愛苑裡,下班課餘之際,努力尋找返鄉創業兼顧吃飽睡好的可能性。

目前致力於推廣苑裡在地友善農業、藺草編織深和苑裡深度小旅行,也經營青年空間「北房1356」和編寫獨立在地刊物《掀海風》。

前往粉絲專頁

上一篇文章 到台南過兩三天,沿路巷弄隨意鑽入
下一篇文章 「苑裡站到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