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半島的女兒 王美又  編織海的記憶,讓種子與瓊麻共生
半島的女兒
王美又 編織海的記憶,讓種子與瓊麻共生

恆春,總在最適當的季節,落下最美的果實,王美又是恆春半島的種子迷,蒐集近2百種種子,結合瓊麻編織製成充滿落山風氣息的手作品,扎手的瓊麻,或是耗力刨磨的種子,都是半島的原生種,一如半島的女兒,唯有突破表象的磨難,內在的質地和美麗才會慢慢浮現。

王美又  編織海的記憶,讓種子與瓊麻共生
「藝欣手作坊」蒐集種子結合瓊麻編織製而成的手作品。

收集回來的種子,
需經過陽光曝曬,整理,上油防腐…,
完成繁複的前置準備與分類,才能開始拋光塑形。

科磨機的刺耳聲,蓋過落山風的呼呼聲,
王美又先塑出種子獨特紋理,再結合編織技巧,
做成綜合種子串、手環、項練等,
成為恆春半島的特色伴手禮。

生活是一種藝術,藝術則使人瘋狂──王美又。

在王美又眼中,每個籽都是獨特的,落山風使勁的吹,棋盤腳紛紛落地;當落山風休息的時候,正是銀葉結果的時候;農曆七月是無患子成熟的季節,會開口笑的種子藍花楹;恆春鴨腱藤的特殊愛心籽…王美又總能用在地或民間的觀點,讓人輕易記住種子的特點。

除了種子,王美又另一個手作重心是瓊麻編織,她是瓊麻的女兒。

白手起家的父親為讓家人有更好的生活,總是開著貨車四處收瓊麻,在南國烈日下,王美又跟著父母東奔西跑,經常被刺得哇哇叫,帶給她刺痛的瓊麻,卻又許了一家人的溫飽。

其實,早在3、40年前,瓊麻風光一時,曾經是半島民生經濟主要來源,一句「抽絲起大樓」道出了瓊麻綠金的風華,這樣的景況直到尼龍興起,瓊麻被取代,很多半島人的生活就此走上分水嶺。

那段黑白的記憶,像是瓊麻上的尖刺,一根根插入心坎裡,夾雜汗水、淚水、苦水的滋味,王美又怎麼都忘不了。

乾旱的半島,命運似乎註定風風又雨雨,一度為兄長罹病奔波,命運的捉弄似乎沒個盡頭,兄長離世後,這位單親媽媽養家的擔子更沉重,經常讓她喘不過氣,讓王美又陷在一個又一個深不見底的藍色漩渦。

每當遇到挫敗,王美又總會逃到海邊,海是她的心情收納盒,清空了情緒,又帶回滿滿的靈感。「小時候,阿公阿嬤哄我時,常常拿著沙沙聲響的手搖鈴,雖然他們都已不在,這個關心不曾褪去」,自然而然,她把對阿公阿嬤的思念,製成菩提子的手搖鈴,將溫暖握在掌心裡。

一次參與屏南社大的素人培力計畫,成為扭轉生命的契機,讓王美又掙脫原地打轉的漩渦,開始投入瓊麻編織,瓊麻兒女的堅韌,藏在經緯之間,每當心情慌亂時,規律的編織很輕易就平撫了躁動的情緒。

從謀生到創作,王美又投入編、織、結、染等領域,如今,對她而言,創作除了可以填飽肚子,更是說故事的起點。

去年為車城後灣社區製作的鹽滷豆腐乳包裝提袋,她嘗試將種子與編織合一,巧妙串起生態、工藝、故事,讓作品更有溫度,成為充滿在地溫度的伴手禮。

那雙編織麻繩袋的手,最初經常打結,如今的王美又已成為箇中高手,可以變化出不同圖樣,去年開始,在屏南社區大學、各個文創市集開課,開始教授瓊麻DIY或種子編織等課程。

即使爸爸搖頭,認為瓊麻時代已經過去,王美又在瓊麻編織袋中找到了智慧與勇氣,十指不曾停歇,透過繩與線讓瓊麻展現不同的生命,借由編織紀錄恆春的過去,盼著有那麼一日,能夠翻轉半島的現在和未來。

去年進駐恆春鎮的鯨魚尾文創館,將據點從車城移到恆春老街,打造「藝欣手作坊」,在現場創作,也教觀光客編織,生活開始慢慢好轉。

以大自然為師的王美又觀察,植物遇上颱風後,一定會快速長芽,因為面對環境危機,必須快速成長,一如種子萌芽的衝勁,由芽點上竄出根,人也是如此,命的氣勢是來自於自己的勇敢,必須透過挫敗與衝擊,才能掙脫枷鎖,繼續向上。

就像瓊麻袋扣環上的栗子,王美又在最美的季節,結下那顆屬於自己的蒴果,內心那棵希望的種子,已經開始慢慢萌芽。

>>
手作學習提案﹝藝欣手作坊﹞
屏東縣恆春鎮中山路130號
0985-950820
FB:藝欣手作坊


本文轉載自《屏東本事》2018春季號-Vol.4

屏東本事
旅人專欄

萃取國境之南的精華,釋放人的氣息;文的深邃;地的獨特;產的豐華;景的層次,翻頁之間,看見屏東。

粉絲專頁:屏東本事

上一篇文章 台中冰滋味,醉一夏
下一篇文章 凝視屏菸 捲一根沒有菸草的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