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駐地蹲點,識鍾老,愛菱潭 鍾肇政生活園區推手 蔡濟民
駐地蹲點,識鍾老,愛菱潭
鍾肇政生活園區推手 蔡濟民

返鄉投入「鍾肇政文學生活園區」的規劃與執行,蔡濟民致力重現鍾老舊居風貌,希望讓大家知道,龍潭不僅有大池,還有深厚的文學養分。

鍾肇政生活園區推手 蔡濟民

蔡濟民研究所剛畢業的第一份工作,就是投入「鍾肇政文學生活園區」的規劃與執行,致力重現鍾老舊居風貌,活化街廓廊道,六年多的成果,他歸功於鍾老,「感謝老人家用一支筆書寫龍潭百年,給予後代子孫浩瀚無邊的素材!」 

昔日撰寫魯冰花小說的鍾肇政。

從小到大,蔡濟民都在桃園念書,直到元智大學藝術管理研究所畢業。大學時他心裡就存著疑問:「藝術管理的工作機會,大多在臺北的藝廊、畫廊與博物館;但是我從小在桃園長大,所有的教育都在這裡被培養,為什麼學成後卻必須到外地工作?」每每想到這兒,他就覺得「不甘心」。 

大三升大四的暑假,蔡濟民曾到臺北實習,擁擠的人潮、高速的移動,令他焦慮不安。當完兵再回到臺北面試時,實習的感受再度湧上心頭,即使錄取了,他心裡仍猶豫不決。 

不只身心對大城市有抗拒感,他更深思:「許多人在年輕時離開家鄉,退休後,卻回來抱怨老家沒有建樹,但是抱怨者昔日並沒有為家鄉付出啊?!」 

冥冥之中,老天似乎聽到蔡濟民的疑問,機緣下他進入桃園一間文化公司,負責桃園市政府文化局的駐地專案委託,將歷史建築龍潭國小日式宿舍,規劃為「鍾肇政文學生活園區」,工作地點就在日式宿舍裡。蔡濟民的爺爺是退休的龍潭鄉代理鄉長,他對龍潭本就懷有一份特殊情感,直覺:這是一份「最好的工作」。 

步行龍元路,回望龍元宮。

深入研究鍾肇政的文學世界 

蔡濟民坦言,來到龍潭之前,不懂臺灣文學,更不識鍾肇政,「甚至連電影《魯冰花》有原著小說都不知道,與臺灣文學有很大的斷層。」 

承接專案的第一件事,就是埋首研究鍾老文學。在閱讀的過程中,他驚喜發現鍾老把周遭的社會空間,一點一滴寫進文章裡,像是《魯冰花》中描述的水城鄉就是龍潭鄉,《靈潭恨》中寫的靈元宮就是龍潭街上最熱鬧的龍元宮……,他越研究越著迷,從此,鍾老的小說成為他日夜拜讀的書籍,不僅是工作所需,更讀出了興味。 

客家諺語說:「要做好,問三老」。蹲點的過程中,蔡濟民先將書中地名與現實地名一一對照,並多次拜訪鍾老、龍潭文史工作者,同時深入街區採訪居民。他與團隊從「生態博物館」的思維出發,先實際踏查文學地景,再做Google定位,與工作團隊共同創作出一張「鍾肇政文學地景全覽圖」。最特別的是,他在每個地標旁,細膩摘錄鍾老小說中的精彩內容,讓地圖不僅與生活結合,更引導人們一步步走入動人的文學世界。 

除了深入探究鍾老作品,他更參與園區規劃以及協助復刻舊時文物等工作。

他如數家珍地指著一張復刻書桌說,「這張書桌極具歷史意義,當年鍾師母見鍾老每天在學校教室埋頭寫作很辛苦,特別在龍潭街上幫鍾老訂製這張書桌,當時要價九百元臺幣,是鍾老兩個多月的薪水,可見鍾師母對鍾老寫作的支持。」此外,蔡濟民跟團隊更將鍾家的家常菜做成模型,讓大家未來參觀園區時能更貼近鍾老的生活風貌。 

鍾老舊居的日式宿舍,可說是戰後臺灣文學的發祥地。

武德殿。

漫步生活園區,沉醉文學風華 

「鍾肇政文學生活園區」主要有兩大區塊:一是龍潭國小內的七屋「教職員日式宿舍」,也是鍾老居住了十一年(一九五六~一九六七年)的舊居;二是位於龍潭國小對街,佔地六十九坪的「武德殿」,預計於二○一八年七月下旬完成對外開放。全區串連龍潭國小的東側門,一切秉持「修舊如舊」的原則進行。 

蔡濟民指出,鍾老的日式宿舍可說是戰後臺灣文學的發祥地。鍾老在此寫出《魯冰花》,筆耕《濁流三部曲》、《臺灣人三部曲》等大河小說;催生出戰後臺灣文學作家的《文友通訊》,串連臺灣各地的文友,掀起臺灣文學浪潮。當時許多文人慕名而來,包括吳濁流、楊逵、林海音及年輕時代的林懷民等。 

而武德殿旁的舊警察局(龍潭分室)興建故事出現在鍾老的《臺灣人三部曲》中,鍾肇政長子鍾延豪的短篇小說《高潭村人物誌》,也提及二次世界大戰時,在此發生的歷史記憶,可說是鍾家父子共同的地方記憶。 

評估「鍾肇政文學生活園區」的後續營運後,蔡濟民開始參與培訓在地居民做文學地景導覽員,協助政府與地方推動各項活動,例如龍潭魯冰花藝術季、硬頸市集等,「我去古巴旅遊時,看到當地政府將海明威的故居重新打造及規劃為博物館,結合海明威寫出《老人與海》的漁村、喜愛的酒吧、長期下榻的旅館等,帶領遊客步入文學家的生活,帶給我很大的啟發!我希望引入更多觀光人潮,更大家知道,龍潭不僅有大池,還有深厚的文學養分。」他神采奕奕地期待著。 

串聯當地、活化菱潭老街、政府挹注 

當鍾肇政文學生活園區的駐地工作告一段落後,蔡濟民開始思考:未來鍾肇政文學生活園區要如何與當地串聯?如何吸引更多年輕人造訪當地? 

他發現園區旁有一條沒落的街道,位置有如龍潭的臍帶,剛好能串起龍潭最熱鬧的龍元路與鍾肇政文學生活園區。 

過去,他與伙伴們曾號召龍潭當地青年來參加武德殿前舉辦的「硬頸市集」,當時的攤商中,有八、九個在地青年都有開店創業的夢想。蔡濟民尋思:有沒有可能活化老街,並幫助大家圓夢? 

他與熱愛龍潭的張智宇開始展開街區調查,竟發現老街雖有四十七格攤位空間,但房東高達三十多人,產權複雜程度令人咋舌!當時許多人不看好他們,認為聯絡太困難、沒有酬勞、吃力又不討好,絕對不可能成功。想不到,個性圓融又勤快的兩人,持續奔走數個月,一一找回商家,並簽訂統一合約—每個月的租金一千五百元,一簽三年,化不可能為可能。 

良善的起心動念,泛起了漣漪,桃園市政府青年事務局經過評定後,決定將此街區作為「參與式預算專案」的辦理基地,邀請店鋪興創者們共同營造整體商標設計、鐵門彩繪等,具體實踐社區再生的理念,也成為臺灣少數結合社區營造與參與式預算的成功範例。 

桃園客家的興創基地 

蔡濟民和張智宇的努力得到共鳴,興創基地中的四十七個攤位全數滿租,各種咖啡店、故事屋、陶藝、甜點舖、文藝創作紛紛進駐,成為年輕人築夢的基地,這條街從此有了新名字:「菱潭街興創基地」,蔡濟民說,「菱潭二字,源自過去龍潭大池上漫佈野生菱角,這與街區興創者們努力吸收養份的特質十分相似。」 

回想六年來的龍潭生活,曾有人質疑他會不會半途而廢,也有人對他持觀望的態度,「我常自嘲自己是『滯鄉』,但是,我是心甘情願的,因為我喜歡這個地方,想在這裡打造我的人生,直到退休。」尤其越是深入鍾老的文學世界,蔡濟民就想再做多一點、做深一點,讓大家更認識龍潭這個獨一無二的小鎮。 

他追隨鍾老,用愛滋養當地,就像一個海綿,不斷汲取故鄉養分,也不斷釋出豐沛的情感與貢獻。擇其所愛,勇往直前。

本文作者:夏凡玉 

>>

鍾肇政文學生活園區
桃園市龍潭區南龍路11號

菱潭街興創基地
桃園市龍潭區南龍路44號 
Facebook:菱潭街興創基地
(平日營業時間依各店舖公告為準,假日營業時間為11:00-18:00)

 

本文轉載自《臺三線 桃園客家第一庄》,天下雜誌出版。

出版日期:2018/07/04

更多新書內容,詳見myBook電子書:https://bit.ly/2uerwj5

微笑精選好文
旅人專欄

微笑台灣特別精選各路出版好書與網路數位內容,分享在台灣旅行與生活的相關摘錄轉載。
提供更多不同角度的在地觀察、記錄或記憶。

歡迎好書推薦,可email至:smiletaiwan.cw@gmail.com

上一篇文章 全台灣最南端書店
下一篇文章 山中無歲月,張學良清泉深山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