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枋寮保安宮 廟宇匠師對場美學 百年古廟瑰麗再現
枋寮保安宮
廟宇匠師對場美學 百年古廟瑰麗再現

廟宇,是信仰殿堂,更是創作者的技藝舞台,從西方教堂到台灣廟宇皆然。

廟宇匠師對場美學 百年古廟瑰麗再現

廟宇,是信仰殿堂,更是創作者的技藝舞台,從西方教堂到台灣廟宇皆然。

在西方,約在1940~50年代,野獸派畫家馬諦斯在法國蔚藍海岸邊的旺斯(Vence)教堂,留下傳世之作,畢卡索隨後為華洛利斯小教堂繪製「戰爭與和平」,宛若一場大師級的隔空創作對場,早在1920~30年代,在台灣屏東廟宇,有一處工藝匠師的美學對場,就在枋寮的保安宮。

清乾隆年間興建的北勢寮保安宮,經歷多次遷徙改建,現存舊廟本體是日治時期1927年興建,廟宇不大,工藝卻精彩無比,深具傳奇色彩。

這棟已有90年歷史的廟體,採用「對場」製作,由漳州派的台灣名匠陳己堂團隊雕妝前堂,鑿花師是黃龜理,而泉州的鄭振成團隊負責後堂,鑿花師是楊秀興,漳泉二大匠師團隊良性競爭,採前後對場的方式,比技術更較題材,更共同合作雕飾廟頂的方形藻井,激盪出這座國寶級廟宇殿堂。

這座當地居民信仰中心,因都市計畫道路拓寬,面臨拆除命運,在各界奔走下,地方在2006年發起「千人移廟」運動。

70歲的北勢寮保安宮董事長沈枝忠回憶,當年是頭一次看到枋寮的街道擠滿人潮,除了學生翹課來參加,連過年都沒空返家的遊子也請假回來,枋寮地區估計超過1500人參與,人數之多為枋寮寫下歷史新頁。

大家齊力在道路鋪滿沙子,用6條成人手臂粗的麻繩拉拔移廟,使盡吃奶氣力,2個小時卻只前進短短3公尺,期間拉斷2條麻繩,這項壯舉第1天就宣告失敗,第2天只好調專業團隊用機械幫忙。

沈枝忠說,廟宇建築的梁柱由石頭堆疊而成,並無混凝土固定,遷徙途中只要1塊石頭鬆動,整座廟宇就會倒塌,因此,每天開工前,都要先入內參拜,祈求順利。

「腦中預想過數種可能會遭遇的困難,但最後舊廟卻毫髮無傷,讓居民相信是保生大帝顯靈庇佑」,沈枝忠回憶,這座歷經風霜的保安宮舊廟,20多天的移廟過程未影響建築本體,移至新廟後方約80公尺空地保存,更凝聚村民的心。

後來在各界積極爭取下,舊廟通過文資審議,成為屏東縣縣定古蹟,隨即在中央與縣府支持下,2016年5月正式開工,以1200萬進行修復作業,針對舊廟損壞部份,羸弱處補強,施作重點包括古蹟本體修復、鐘鼓樓拆除、屋頂剪黏及屋瓦復原、木構架油汙清潔、牆體損壞檢修復原。

負責古蹟修復的林世超建築師坦言,1200萬元的經費有限,所以重點放在修復屋頂為主,與清洗部分牆、門面彩繪、地板整修。

為保留廟頂混凝土防水層,大樑必須在完全不動到屋頂前提下進行整修,過程中,不採傳統由頂切入的做法,改由底部施作,需考量建築組件連動性、結構支撐力道等技術性問題,難度大增。

此外,剪粘也是這次修復的重點,林世超請到國寶級的剪黏師傅王武雄協助進行回復及修復,整個剪黏手法細緻,以鐵絲紮骨架,再以灰泥塑造雛形,然後剪下破碎瓷片或碗片貼黏,整理過後光麗如昔,別具匠心。

林世超表示,這些工藝雖被香火燻成褐色,但仍可看出端倪,台灣工匠以表達神韻為主,向以力道表現見長,至於泉州工匠則慣用柔軟的線條表現,呈現動線美感,各有所長,但,雙方合力雕飾的廟頂方形藻井,是唯一一處雙方團隊合作之處,融合後極具特色。

2017年10月14日,整修後保安宮,褪去塵埃,在紅綵燈下,國寶級的廟宇風華重返人間,縣長潘孟安、文化處長吳錦發與保安宮董事長沈枝忠等人拉下「峻工大喜」綵球,為保安宮揭開新紀元。

縣長潘孟安說,「2006年,我和全庄鄉親作伙拉大索、護古蹟,千人移廟保留這座枋寮人不可或缺的記憶,廟宇看似不大,每處角落卻皆是國寶匠師作品,如搭廟角的天使、大象,石壁的保存等,是屏東的文化瑰寶。」

枋寮小村廟內有黃龜理、陳己堂、鄭振成及楊秀興等眾多大師級作品,除工藝經典外,另有縣定無形文化資產的百年「放白鶴」習俗,更是全台唯一。

文化處將向中央爭取第二期工程補助,計畫著手舊廟週邊綠美化改善及彩繪修復,朝傳統廟宇建築技藝文物館的方向規畫,進而結合F3藝文特區及漁港,引導更多人一窺百年民間宗教藝術之美。

 

(本文轉載自「2017屏東本事 Vol.2 冬季號」,由「屏東縣政府文化處」編印,非經同意,不得轉載。)

屏東本事
旅人專欄

萃取國境之南的精華,釋放人的氣息;文的深邃;地的獨特;產的豐華;景的層次,翻頁之間,看見屏東。

粉絲專頁:屏東本事

上一篇文章 滇緬年菜 烽火下的酸辣年菜
下一篇文章 全台灣最南端書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