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「蔥明絕頂」,用心種一棵令人驕傲的三星蔥
「蔥明絕頂」,用心種一棵令人驕傲的三星蔥

遠處,日出而做、日落而息的蔥農張浩增正低頭檢視一棵棵翠綠筆直的青蔥,「夏天的蔥,病蟲害多,也比較不好照顧,要多花點心力。」

「蔥明絕頂」,用心種一棵令人驕傲的三星蔥
蔥農張浩增正低頭檢視一棵棵翠綠筆直的青蔥。

或許是前夜下過雨的關係,走在宜蘭三星鄉的田埂上,到處可看到白鷺鷥、黃頭鷺群飛遨翔的美麗畫面。

在晨光中,映著空氣中淡淡的薄霧,遠山含笑的悠然景致,光看,就讓人戀戀難捨。

遠處,日出而做、日落而息的蔥農張浩增正低頭檢視一棵棵翠綠筆直的青蔥,「夏天的蔥,病蟲害多,也比較不好照顧,要多花點心力。」他凝著眉,看著青蔥,細心地剔除掉蔥身上的細絲薄膜,然後以略帶驕傲的口吻說,「看,這就是我們的三星蔥!」臉上,剎時充滿了笑意。

宜蘭的三星蔥,幾乎佔二分之一長的蔥白襯著翠綠的蔥身,濃郁而爽口的味道,即使烹煮過後,入口依然讓人齒頰生香,清脆的口感,尤其飽受眾多饕客的喜愛。位於內湖科技大樓內,首創三星蔥車輪餅的呂佳穎,正是看中了這點,找上了張浩增所種的三星蔥。

民國92年,因為父母年邁而回鄉種田的張浩增,如同許多返鄉子弟所經歷的艱辛一般,從陌生到上手、熟捻,他一步步走過,努力克服。

不同的是,在當時農人還不熟悉寫部落格的時候,他一篇篇記下種田的歷程,問他為什麼這麼做,他淡淡地解釋著,「沒有呀!反正就無聊時寫,沒什麼的。」眼中的笑意輕鬆,當時,卻吸引了知名導演的注意,找到他,在他這,拍了廣告。

連接到天際,翠綠而無垠的田園風光,彷彿世間一抹最純淨的色彩,在中央山脈與蘭陽溪之間綻放著璀璨的光芒,吸引著天地萬物,也感動著人心。美麗的景色,讓他瞬間暴紅,一舉打響了他所創的青蔥品牌「蔥明絕頂」。

從生產到包裝,設立品牌,張浩增走出了一條迥異於當時農人思維的道路。另一方面,他與花蓮區農業改良場合作,透過合理化施肥、根瘤菌、溶磷菌等實驗,累積專業知識,也改善農田的照顧。

現在,在嘗試自然無污染的青蔥種植的同時,更與耕莘護專合作,「我覺得蔥是好東西,就想是不是可以作更好的運用。」他露出一絲的靦腆。「青蔥面膜」,凡是聽到的人,莫不驚奇地睜大眼,張浩增只是輕聲地解釋著,掛在臉上的笑亦是淡漠地幾乎察覺不出來。

「那也是學校老師很努力啦!他們做了很多實驗,發現青蔥的營養素眾多,除了吃,不用的部分還可以拿來再利用。」他一步步嘗試,笑說自己胸無大志,只是單純覺得,青蔥真得是好東西。

「尤其是我們三星蔥,水質純淨,又有山脈擋著,日夜溫差大,種出來的蔥就是好吃!」他再三強調著。所以,當出身文化出版業的呂佳穎找上他,說要開闢車輪餅特有品牌,以在地食材打造好吃的庶民小吃時,張浩增二話不說,一口應允,並以月結的方式寬容。

「剛開始草創,買賣金額不多,他願意這麼做,真得很令人感動。」呂佳穎眼中盛滿了笑意。聞言,張浩增只是淡淡地笑了笑,沒多說一句。

對於蔥,這一路走來,他說,向來抱持的態度就是隨緣,努力做,好好做,盡力做。近來,有新加坡廠商找上他談及合作,想要引進宜蘭三星蔥,沒有過多的期待與興奮,還是一派的泰然,他說,反正現在日子已經不錯了,宜蘭三星蔥總是能賣得好價。

「可以了!」他露出笑,看著遠方飛過的白鷺鷥,張浩增噙在嘴邊的笑意,久久不散。

>>

蔥明絕頂
宜蘭縣三星鄉中興路五段217號
0972-200613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核稿編輯:張惠萱

戚戚的旅行小筆記
旅人專欄

從過去到現在,跑新聞的數十年歲月裡,始終悠遊於社會各個階層。

目前,專心致力於產業、人物及旅遊的撰寫。

前往戚文芬個人臉書

上一篇文章 綠蘆筍 種在安定立春時
下一篇文章 2010鐵道節,我們在「掃叭隧道」中度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