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巴里園,澎湖最難忘的咖啡味
巴里園,澎湖最難忘的咖啡味

幾年前,到澎湖採訪寫了一家咖啡店。這天一下飛機,租了機車往西嶼路上,先彎進馬公市,憑著記憶尋找這間老咖啡店,「它還開著嗎?」

巴里園,澎湖最難忘的咖啡味
澎湖巴里園咖啡,女主人黃春。

澎湖再猛烈的風到巴里園咖啡廳門口都止息,它是一處避風港。

在巴里園喝杯黑咖啡不是為了醒來,而是一醉更深。它是澎湖最不像澎湖的地方,不論是舊識或初交,愛或不愛咖啡,一踏入巴里園,就可以把靈魂像風衣掛在門口。最狂野的風、最熾熱的太陽也留在門外。

幾年過去,我都忘了澎湖有這麼大,忘了從機場到馬公的路怎麼走,但是這間咖啡店和它的主人卻一直留在心裡寂靜的角落。

當我慢慢恢復記憶,循著走過的路抵達咖啡館門口時,玻璃窗上掛著「休息中」。張頭探望喜出望外看見老闆夫婦坐在桌旁喝咖啡,推開門那一霎那,時光好像過去又彷彿停留在某一點,不變的是主人親切的笑容與招呼。

女主人黃春在吧檯為我煮杯黑咖啡,我想起她曾說:「當我在吧檯洗東西、煮咖啡,就忘卻很多煩惱的事。」這幾年她的先生陳文博身體不好,黃春把巴里園後方的空間改裝成起居室,方便先生行動,巴里園只剩吧檯旁幾張座椅。

它曾經有過輝煌的歲月,前身是冰果室,澎湖首家咖啡店,在澎湖滿街軍人時期它也是「陸海空三軍聯合基地」,早晚有不同軍種的軍人來報到。隨著阿兵哥撤離也走過澎湖的冬季,沉寂蕭條。

我們坐在吧檯前的小桌上一邊喝咖啡一邊聊天,來參加每星期二聚會的老朋友一年少過一年。雖經整修,巴里園沉澱下來的氣味,既老又新。窗邊一角擺放著最早時期的磁帶播放機,見證了巴里園的喜怒哀樂與悲歡離合。

「巴里園有種味道,讓人一到澎湖,先想進來喝杯咖啡。」幾年前我這麼寫它,沒想到幾年後,真的讓我一到澎湖直奔它。巴里園有澎湖夏日海的明亮,冬天風的蒼茫,讓人說不出的懷念。在巴里園喝完一杯咖啡,我才心甘情願地上路到西嶼。

微笑光點 >>

巴里園
馬公市民權路61號
06-9262839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核稿編輯:張惠萱

中年返鄉大叔
旅人專欄

林保寶,台北實踐大學社會工作系、羅馬聖十字架大學哲學系、羅馬德蘭學院神學系畢業,曾任梵蒂岡廣播電台編譯。

二○○二年赴義大利,旅居十年。回台灣後,為與台灣土地重新深刻連結,參與《天下雜誌》微笑台灣款款行採訪,三年時間幾乎踏遍台灣每個角落。體會生活在小村、小鎮平凡樸實的人,是台灣最動人的風景。

上一篇文章 媽祖遶境,感受台灣人情味
下一篇文章 合界沙灘,一隻好熱好熱的狗噗通跳入海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