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船過枋寮,愛極了屏東這個依山傍海的寧靜小鎮
船過枋寮,愛極了屏東這個依山傍海的寧靜小鎮

枋寮這個面海背山的小鎮對從小成長在北部的我來說既熟悉又陌生,學生時期曾讀過「車過枋寮」這篇課文,現今卻怎麼也想不起內容…

船過枋寮,愛極了屏東這個依山傍海的寧靜小鎮

枋寮這個面海背山的小鎮對從小成長在北部的我來說既熟悉又陌生,學生時期曾讀過「車過枋寮」這篇課文,現今卻怎麼也想不起內容。

余光中描述搭乘火車行經枋寮看到的田地、山麓、草原,形容肥美的屏東平原滋養各式瓜果;而我卻更喜歡車站前到底的枋寮海港。

臺語「枋」與「板」音似,因此被稱為「枋寮」

枋寮早期為一大片森林,有許多天然林木,清康熙年間,來自福建漳州移民來此開墾,當時以砍伐的樹木鋸成木板搭寮居住,而臺語「枋」與「板」音似,因此被稱為「枋寮」。枋寮現今像個中繼站,遊客中繼往返高雄、恆春和墾丁,大多不在枋寮停留。

冬季正午時分的南島太陽依舊熱辣,我在日落時分,租了台腳踏車由車站前的中興路出發往海邊,順著海堤往漁港。

即便時間有些晚了,魚市中還有稀稀落落幾攤吆喝販售魚貨,和幾間代客烹煮的店家。或許因半小時車程外的東港使得枋寮港略顯冷清,但在這人口僅兩萬四千多人的小鎮,甚至每五年約4-5%人口外移,我卻更喜歡此處的樸實和寧靜。

依山傍海的枋寮

盤算著晚餐要大快朵頤一番,心裡還惦記著剛經過的店家,不知不覺已騎到漁港海堤的最前端。釣客們不分老少各佔四方,俐落地甩竿等著晚上加菜。我自顧爬上海堤,稍微遠離釣客,伴著海浪沖刷消波塊的聲響,駐足看著日落和伴隨夕陽返航的漁船。

夕陽沒入海平面,不遠處的釣客們也早已離去,天還未全暗的枋寮海港略顯孤寂。我騎著腳踏車悠晃著,回到剛剛店家聚集的魚市。「年輕人呷飯哦!」一位阿姨從店裡探頭出來吆喝,好奇這個遊客早已離去的時間,是什麼人還在騎腳踏車閒晃。

阿姨的招呼聲讓我停了下來,但真正讓我停下來的,其實是老遠聞到的煎魚香!四條午仔魚在煎台上煎得吱吱作響,「一條算你80!這是我們晚餐要吃的,但可以給你一條!」。吃飯時間店裡除了我以外,隔壁桌是阿姨剛放學的孫女和孫女的同學。我隨意找了位置坐下,另外點了枋寮漁港盛產的魩仔魚炒飯。「這碗湯招待你,這是從早上就開始熬的排骨湯!」阿姨從四條煎好的午仔魚挑了一條最大的給我時很得意地說。

我有些罪惡地瞄了阿姨孫女,自顧自地沒兩下就吃光了。離開時才注意了一下店家名稱:「右慈(幼齒)的店」,旁邊還特別括號… 嗯,我下次還會再來找幼齒的阿姨…

船過枋寮,臺灣還有非常多小鎮值得探索。我喜歡這個寧靜、依山傍海的小鎮。

本文轉載自《雙口呂 Siang kháu Lū》,非經同意請勿轉載。

>>

延伸閱讀:旅人眼中的枋寮

▶ 騎單車逛屏東,轉個彎繼續穿越鄉間小路
▶ 走過浸水營古道,猶如穿越五百年歷史記憶

雙口呂 Siang kháu Lū
旅人專欄

「桃園」,千塘之鄉美名的家鄉。家族姓氏和一條小徑連著兩口埤塘,同「呂」字。道地台語對我們再熟悉不過,這是雙口呂 Siang kháu Lū 命名由來,連起對家族和家鄉的情感記憶。

英文寫臺灣、中文寫世界,寫寫那些傳統的人、事、物,讓世界知道專屬於我們的美好。

前往 >> 粉絲專頁 部落格

上一篇文章 他里霧  斗南小旅行,走進鐵道倉庫新世界
下一篇文章 「牛墟是什麼?是養牛的地方嗎?」走一趟善化就知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