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富岡老街安靜佇立,無需矯飾的本身吸引人一再回訪
富岡老街安靜佇立,無需矯飾的本身吸引人一再回訪

有時「老街」對我來說,幾乎快要成為一個具有負面意涵的詞了。或許社區營造的主事者有不同層面的考量,但隨著一些老街的復興,會發現它們的面目越來越模糊:走到哪裡都是同樣的霜淇淋店,烤魷魚與山豬肉香腸,同樣的射氣球攤。幸好還有一些地方.......

富岡老街安靜佇立,無需矯飾的本身吸引人一再回訪

有時「老街」對我來說,幾乎快要成為一個具有負面意涵的詞了。

或許社區營造的主事者有不同層面的考量,但隨著一些老街的復興,會發現它們的面目越來越模糊:走到哪裡都是同樣的霜淇淋店,烤魷魚與山豬肉香腸,同樣的射氣球攤。僅有的幾棟磚造街屋,要不立面被巨大的看板遮蔽,要不內部改裝成服飾店,甚至淪落到擺了一排夾娃娃機。放眼望去是人潮與錢潮,耳邊聽到皆吆喝叫賣聲。

幸好還有一些地方用安靜的姿態保存著這些老房子。譬如彰化二水,譬如桃園的富岡。

第一次發現富岡,是我還在當實習醫師的時候。三天值一班的生活,假日往往一睡就睡到中午,剩下的半天去不了太遠的地方,又想出門走走,坐客運到中壢轉火車三站之遙的富岡,就成為一個足以短暫放逐自己的近郊。

車子離開桃園中壢間的都會區,過埔心楊梅之後,就進入了城郊。富岡火車站出來不遠,短短一百公尺從中正路到信義街的路上,老屋安靜的立在街邊。最顯眼的是那棟呂宅,昭和時期的建築,是少見的巴洛克風格,近百年後仍然保存得相當好。從二樓的玻璃窗看進去,裡頭的擺設似乎現在仍有人住在裡面。以前曾聽長輩說過,屋子也是有靈性的,需要人的氣息;如果太久沒有人在裡面生活,房子就會崩塌得很快。我喜歡老一輩這樣富人性的想像,好像把房子視為一個同樣也有血肉靈魂的生物,和人類在日常裡共生著。一棟被愛著、被依賴著的房子,即使必須為人類遮風擋雨,也是延續著房子存在的意義。

走到與信義街的叉路口,兩路相交的三角地有一處伯公廟,即客家庄所稱的土地公廟,令人不免想起「富岡」的地名原來稱為「伯公崗」,或許也與此地的地勢,以及錯落於庄頭庄尾的伯公廟有關。信義街的另一側是一排磚造的拱廊街屋,有些木門關上,有些還營業著古早時代的柑仔店。

街屋的尾端是一家已有百年歷史的「信義飲食店」,民國16年創立至今,沒有菜單,但熟客都知道可以點韭菜鵝腸、薑絲粉腸,配上炒粄條炒青菜。簡單的客家小炒,卻能把豆干肥肉魷魚和蔥段這樣本質不同的食物,皆炒得不柴不膩恰到好處,足見百年功夫。店內空間不大,僅有三組老式的卡座與三張圓桌,櫃檯的木櫥窗內放著滷味,還有幾瓶黃酒與高粱,或許有人可以在這裡小酌。

掌杓的已經換成年輕人,但口味仍然沒變,來過富岡好幾次,每次到了吃飯時間店裡永遠座無虛席。對一家在安靜小鎮上開了一百年、口味與店內擺設仍無太多改變,也不特別強求向外擴張或開分店的餐廳,是應該抱持一定的尊敬。某一部分來講,他已經成為鎮上共有的記憶。

一晃眼距離我第一次來到富岡已經七年過去了,但回想起那個有著暖陽的冬日午後,老街上的房子除了稍微舊了一點以外,沒有太多改變。從商家門口張貼的社區地景介紹海報,到熱心指點歷史的路人阿伯,大概能猜測這裡的人們對自己家鄉的美好是有自信的。樣的自信不需要靠俗艷的商業吸引過路客人潮來堆砌,光是毫無矯飾的老街本身,就足以吸引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回到這裡。

>>

富岡老街
桃園市楊梅區中正路

富岡老街呂宅
桃園市楊梅區中正路12號

信義飲食店
桃園市楊梅區信義街165號
03-4723395

>>

延伸閱讀:不一樣的老街

〔富岡老街老職人〕一甲子的專注,桃園楊梅全能竹編師傅戴阿爐

〔菁寮老街古早餅〕「來呷餅哦!」後壁菁寮新和源餅舖,有種味道叫做小時候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阿布趴趴造
旅人專欄

1986年生,喜歡搭車到任何一個遙遠的地方。

著有散文集《來自天堂的微光》、《實習醫生的祕密手記》、《絕色絲路 千年風華》、詩集《Deja vu 似曾相識》、《Jamais vu 似陌生感》。

上一篇文章 三峽定點陀螺 曾國華旋轉童年記憶,也散播一身技藝
下一篇文章 漫遊社口與二水 那些不太觀光的小鎮,往往保留真正厚實的建築與事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