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傳承70年手工技藝 線西風骨 一「擊」入魂:製鼓師傅黃呈豐
傳承70年手工技藝
線西風骨 一「擊」入魂:製鼓師傅黃呈豐

坐落在台灣沿海地帶的彰化線西鄉,在河川水文的尾端,迎面承接鹹黏海風。拜訪黃呈豐師傅的那日下午,便是這樣風吹滿懷的場景,村落小巷內無人走動,厚沉的鼓聲隱於風中...

線西風骨 一「擊」入魂:製鼓師傅黃呈豐

坐落在台灣沿海地帶的彰化線西鄉,在河川水文的尾端,迎面承接鹹黏海風,夏季有溫暖的西南季風吹拂,冬季則有凜冽的東北季風侵襲。拜訪黃呈豐師傅的那日下午,便是這樣風吹滿懷的場景,村落小巷內無人走動,厚沉的鼓聲隱於風中。

家族事業,手藝傳承七十年

原本是從事農耕的黃師傅一家,因為縣西環境地形不利務農,再怎麼辛苦耕作,也難敵地域環境上的條件限制,時常入不敷出、耕不及獲。

在彰化市區經營佛具店的黃家姑婆,觀察到當時社會請神、迎神的風潮盛行,打算拜師學藝,自行開展製作有關宗教信仰的衍生用品。

於是,姑婆請來了鹿港的製鼓師傅,向他學習製作慶典用鼓,也邀請黃師傅的爸爸和叔叔一同來學習一技之長。學成之後,全家以此為生,兩代共七十年的線西製鼓,便在此刻開始醞釀作聲。

來去縱貫線買線西鼓

開業初期,黃師傅家的手工鼓尚未打響名號,沒人知道可以直接到線西找黃家買鼓。眼看這樣不是辦法,為了生活、為了讓製作的鼓銷量更好,黃師傅一家便以「批發」的概念,把鼓送去彰化市區的店面寄賣。

民國五十年,時逢鐵路建設逐步完整,地處山海線交界的彰化縣,以「縱貫線」交匯的核心區位,串聯起台灣交易來往的經絡,透過這樣的地域之便,一時間「縱貫線賣的鼓」成為市面最火紅的熱賣商品,但這股熱潮似乎只燒到那些寄賣的店面,實際製鼓的黃師傅一家,依然沒沒無聞。

去買那款有印章欸!

寄賣店面的商品百百種,要怎麼讓黃家的線西鼓更有辨識度呢?黃師傅的爸爸想出了一個非常聰明的小技巧:在鼓面上蓋印章!

那時台灣識字率還不像現在如此普及,小小一行「線西製作」字樣,很難在消費者心中留下印象,大家只會記得去哪裡買鼓,卻不知道找誰定製鼓。

在鼓面上印上大紅章的巧思,立刻讓消費者對線西鼓有了鮮明印象!就這樣,透過口耳相傳,大家循章找到了製鼓師,針對自己的需求,請黃師傅一家客製各地需求不同的大小鼓,線西製鼓才就此聲名大噪!

油漆未乾,迎接製鼓的黃金年代

民國八十年,台灣經濟起飛,黃師傅一家外有來自日本的太鼓訂單,面對台灣島內,則有「大家樂」、「六合彩」的全民瘋潮。問明牌、酬神、謝神的廟宇活動遍地開花,一鼓難求的極盛時期,時常是鼓身油漆未乾,就已被客戶搶載而走。

在內外熱銷、供不應求的狀態下,黃師傅一家忙到人仰馬翻。尤其製鼓的工程繁多,削皮脂、拔牛毛、燙牛皮、繃模型等等的細部工作,整個家族的人都得一起不眠不休趕製,才有辦法應付多如雪片的海內外訂單。

品質再好的鼓,也難敵削價見骨的傾銷

民國八十幾年到九十年這段期間,中國製商品開始以低廉的價格向世界傾銷,連帶黃師傅家的製鼓事業也遭受衝擊。以一個八千元的線西手工鼓為例,在價格上完全無法與四千元的中國鼓相抗衡,加上當時市場只看價格,不問品質,讓黃師傅只能咬牙苦撐,吃老本度日。民國九十年後,客戶們漸漸發現廉價的進口鼓品質差,三不五時就得汰換,買客才逐漸回流。

可惜天不從人願,黃師傅的爸爸、哥哥與叔叔們,幾年間相繼去世,舅舅和表弟也因為訂單不足,逐漸淡出家族製鼓的行列。雖然現在生意回溫,卻也遇上的原料短缺問題,市面上耐用的牛皮銳減、木材減伐,有時當真有訂單來了,卻苦無好材料能製鼓。

看天吃飯,用時間交換的精良品質

好材料,才能做出好的鼓;好的鼓,才能擊出好聲音。原以為不務農了,可以少看點老天爺的臉色,沒想到真正投入製鼓這一行,才知道看天吃飯這件事,存在製鼓的各項細節中。

牛皮怕雨,吸收過多水氣的話,牛皮悶著會發霉發臭,甚至影響纖維結構,要是遇上了天天下雨的颱風天或梅雨季,黃師傅只能在家和雨滴大眼瞪小眼。回憶起偉恩颱風那年,黃師傅和爸爸在家喝了整整一個月的小酒,停電的工作室裡,所有的物料都泛著濕漉漉的腥臊味,想起那些和爸爸一同苦撐的日子,師傅的眼眶也起了一點水氣。

返鄉承擔,情感召喚逆子回歸

「其實,我小時候很不喜歡製鼓的工作。」黃呈豐師傅幽幽地對我們說出這句話。「牛皮剛運回來的時候,上面都還有牛血和肉屑,悶在小小的屋子裡,每個人身上都是牛腥味。」湊近師傅正在處理的那張牛皮一聞,生猛強烈的氣味瞬間令人退卻三步。

年輕時,黃師傅為了逃避這樣的生活,和家裡有過不少次抗爭,時不時和爸爸大吵,但黃師傅的內心非常拉扯。「做人的兒子,看到只有自己的爸爸和身體不好的哥哥在撐,怎麼可能狠下心?逃避、排斥也沒有用,心裡也不會平靜。」

看著黃師傅俐落專業的身手,很難想像年輕時候的黃師傅,居然想逃避製鼓工作。「人生就是這樣,不要怕、不要逃,好好面對它。」聊著聊著,忽然明白師傅對於製鼓的執著專注與熱情分享,不僅是他的製鼓專業,更是他回望人生的生命哲學。

整齊乾淨的製鼓室裡,柔和的夕陽沿著窗框溢入,在沒開燈的室內洩成一地暖黃。黃師傅堅毅的臉部線條更柔軟了,「我沒有讓我爸爸丟臉。」他輕輕地說著,靦腆地對著正在製作的大鼓,微微點了頭。

若聽到鼓聲:用心打造差異細節

除了完成父親的期待,黃師傅製鼓的成就感,更來自他的專業。

「你從哪來的?」師傅話鋒一轉,饒富興味的問著。「像台灣這樣的一個小島,北中南的風俗民情也各式不同。閩南、客家、外省、原住民,大家都有自己的慶典,有自己節奏、聲響、頻率。隨著所處的地域性不同,每種鼓聲都會不一樣。」師傅熱切的分享起自己的觀察。

「北部的鼓聲,通常音調比較高,我猜可能是北部人他住得比較密集,如果是中南部的平原地形,因為比較開闊,鼓聲如果繃太高,聲音傳得不遠。所以要把聲音調得比較沉、比較厚,這樣打下去,會響得比較久、傳得比較遠。」

黃呈豐師傅並不熱衷拜拜,但若是有空,師傅便會到處參與廟會、看鼓陣演出。鼓聲之於師傅,是一種振奮人心的撫慰感,除了優秀的擊鼓技巧,更讓他澎湃不已的,便是在這些鼓群中,聽見自己做的鼓聲。「我跟你們說,如果那個鼓打得好,去看鼓面又看到我們線西的大紅印章,那感覺真的是很讚吶!我真的會忍不住很臭屁喔!」黃師傅既興奮又有些害羞說著。

興之所至,師傅分享起開路鼓、北管的北鼓通鼓、客家鼓的製作差異,霎時間便能從師傅的言談中,感受到師傅對於製鼓的執著,並不止於繃好一塊鼓皮,製好一顆鼓,而是在每個鼓聲中,懇切分享著他對台灣各地風俗民情的深入觀察。

每顆鼓,並不再只是一顆尋常的鼓,透過師傅匠心獨具的研製觀察,每聲鼓,都是一部部精彩絕倫的民族誌。

責任編輯:陳介雯

>>

順遊彰化
〔社頭〕隱藏在食堂裡的私人鐵道博物館,全台最齊全超過萬件
〔鹿港〕不小心就踏入人家的前門後廳 最有戲的杉行街

>>

永安手工製鼓
彰化縣線西鄉溝內路48號
04-7580841(參觀採預約制,非營業時間請勿來電打擾)
周一至周五 09:00-11:30、14:00-17:00;周六 10:00-15:00;周日公休

中華文化總會
旅人專欄

文化總會為從事台灣文化連結的非政府組織(NGO),歷任會長慣例多由現任總統擔任。

近年致力深耕台灣民間文化的力量,串聯不同文化領域,打開文化的可能性,並推動台灣與國際的文化連結,為跨界跨域跨世代的文化平台。

官網:http://www.gacc.org.tw/

上一篇文章 關於地方創生,我們三個臭皮匠的對談(一)地方創生與社區總體營造一樣?
下一篇文章 台南「風神廟」,運用燈光減法美學,愈夜愈美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