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薰衣草森林、勤美學、小鎮文創 關於地方創生,我們三個臭皮匠的對談(一)地方創生與社區總體營造一樣?
薰衣草森林、勤美學、小鎮文創
關於地方創生,我們三個臭皮匠的對談(一)地方創生與社區總體營造一樣?

薰衣草森林、勤美學、小鎮文創,三個在不同場域和領域中各自努力的企業,因為對文化與土地有共同的善念,因而攜手寫下改變的起點,推動「給華人世界六堂課」。 在「台灣地方創生元年」2019年開始,聊聊地方創生是什麼模樣?

關於地方創生,我們三個臭皮匠的對談(一)地方創生與社區總體營造一樣?

「地方創生」的概念發源於日本,日本和台灣面臨的相同的情況,因為城市的經濟發展快速,生活機能佳,導致人口湧向東京、大阪等城市,而其他無法都市化的鄉村,只能面臨人口逐年減少、收入減少、產業日漸凋零的小鎮黃昏。地方創生,即是幫助地方結合地理特色及人文風情,發展出特色產業與生活圈,吸引城市的青年回鄉就業,提升平均所得,平衡城鄉差距。

看到這裡的你,是在哪裡求學成長的呢?成長過程中,是否也感覺到城鄉差距的無力感?覺得有些可惜,有些遺憾,想要改變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處開始……

2019年的「薫衣草森林」內部刊物《森林紀事》,特別邀請到勤美學執行長何承育、小鎮文創執行長何培鈞和我(薰衣草森林執行長王村煌),在「台灣地方創生元年」的2019年開始,聊聊我們眼中的地方創生是什麼模樣。

左起為勤美學執行長何承育、薰衣草森林執行長王村煌和小鎮文創執行長何培鈞。

地方創生與社區總體營造,兩者的差別?

問:2019年地方創生與1994年推行的社區總體營造,都是談發展地方特色以活絡在地人口與生活圈,請問地方創生與社區總體營造,兩者本質上的差別?

王村煌:1994年的社區總體營造,是文化部的前身文化建設委員會從文化的角度出發,由當時文建會副主委陳其南提出的社區總體營造,和地方創生一樣有個根本的問題,就是「產業」和「人口」。社區總體營造是從人、文、地、產、景這五個構面去發展,由下而上,由在地居民去建立對自己生活的地方的認同、了解、還有參與,最後讓居住的地方發展得更好。重點著重在「文化面」與「在地社區組織」。

而地方創生,則是在這個基礎上去延伸出居民「收入」、「產業」、「就業」、「人口」等實際的問題,解決這些問題,進而好好發展,帶動當地的青年回鄉與人口成長。地方創生的創生,指的正是創造生活,帶動人口提升。

何培鈞: 我的看法是,台灣在接下來五到十年,會面臨少子化、老年化,還有城鄉發展集中化的問題,這三件事情是我們社會沒有經歷過的狀態。反問,什麼樣才是一個均衡的台灣?所得均衡?居住環境均衡?怎麼走向「均衡發展」的台灣,需要我們好好思考。

講一個簡單的概念,我們在竹山辦一個地方創生生活節的活動,但這個活動的背後,並不是在談熱鬧市集、手作體驗,那只是活動的表面,而非目的。最重要的是做到竹山人口的提升,希望能提升創業的人口、就業的人口、退休移居而買房的人口,這三個區塊才是竹山創生生活節最重要的論述。第二階段,希望台灣各地方的政府思考衰退中的人口要如何創造魅力,吸引其他人來到這裡。不只是就業、創業,宜居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,變成一個有魅力的地方,讓人願意來此生活。

竹山天空的院子民宿。

地方創生,是社區總體營造以「人」為本的延伸

何承育:社區總體營造比較侷限在區域性的想法,地方創生則是涉及到國土發展的問題,需要用台灣整體的角度去看待。舉個例子,當我在進行怎麼讓苗栗青年回鄉工作時,發現有部分在都市成長的年輕人,反而是嚮往鄉村的生活。

找了幾個年輕人聊聊,問他們怎麼不會想去台北、台中這些發展較為成熟的都市工作?他們反應工作壓力太大、生活品質太低,沒有太多可以發揮的空間。
又假設一位從森林系畢業的大學生,依然留在高度城市化的台中、台北,其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地方創生給了那些年輕人一個很好的出口,提供一個不同的選擇和適合的環境,讓不同專業領域的人才充分地發揮所長,也是地方創生能夠為台灣帶來的希望與可能性。

勤美學山那村與在地結合各種創意活動。(攝影:天下資料)

一件事情的內容是什麼,比它看起來像什麼來的重要

問:地方創生只是空間活化、老屋新生?但實際上地方創生不只是這些,更多的是在地方上建構一個完整的產業生態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誤會呢?

何培鈞:前不久,我在華山和王榮文董事長,還有堅守偏鄉教育的王政忠老師,他的故事被翻拍成電影《老師,你會不會回來》,我們三個在交流關於地方創生的議題,在王政忠老師的眼中,就不只是空間,而是教育的事情。

一個空間背後的意涵,不只有我們所熟悉的領域。因為王政忠老師的辦學太成功了,後段班的孩子因為王老師的教學方式得到非常好的學習效果。許多人慕名而來,父母為了小孩的教於搬家移居到中寮,偏鄉忠寮的人口就這麼自然而然地增加了。對他來說,場域在談的就是價值觀,用價值觀去造成促成人與人之間的連結。不同的人,因為思考脈絡的不同,對於同一件事會有不同的解讀。回到空間,空間裡面的內容談的是什麼、訴求是什麼,遠大於空間本身的意義。

何承育:大部分的人離開城市,都是為了感受和城市不一樣的事情,在這個訴求之下,舊的東西反而有文化魅力。比新、比大,一定比不過城市裡的建築,但如果是比文化、比故事,那就不一樣了。場域對了,環境對了,很多事情都會水到渠成。

王村煌:空間只是載體,重點是裡面的內容。老空間活化也不是新的議題,例如北京故宮,以前是皇帝的地方,現在變成博物館了。老空間到了新的時代,本就會承載不同的內涵。近期我去了一趟葡萄牙,看了很多老空間,看到老舊的修道院變成了旅館,看到了老舊的菜市場變成了美食街。我們不應該著眼在老空間活化是不是就等於地方創生,而是要看空間在改造後有沒有創造新的價值,展現新世代對於舊文化的詮釋。

(未完待續.....下次來談談具體怎麼做?怎麼踏出那勇敢的下一步?)

本文轉載自薰衣草森林《森林紀事》

採訪:呂宜庭/ 撰文:林學侃

>>

延伸順遊 小鎮旅行:苗栗苑裡   新北瑞芳  屏東潮州

王村煌
旅人專欄

薰衣草森林執行長。

協助創辦人詹慧君和林庭妃從創業到經營,旗下擁有薰衣草森林、森林島嶼、桐花村、緩慢、心之芳庭、好好、緩慢文旅、漂鳥等8個品牌。

相信善意可以和績效共榮並存,著力於創造幸福企業。

上一篇文章 臺中文化盛事,百年宮廟風華「媽祖同行」熱鬧登場慶元宵!
下一篇文章 線西風骨 一「擊」入魂:製鼓師傅黃呈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