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吹澎湖的風 找一個值得待下來的城市
吹澎湖的風
找一個值得待下來的城市

沒去過澎湖?那就走吧!在五月底,自己騰出了三天假給澎湖,無論如何都想親自去體會。

找一個值得待下來的城市
是澎湖的閩南式古厝。

沒去過澎湖?那就走吧!

身邊總有不少來自澎湖的朋友,到台灣本島唸書工作後就沒回去了,或是只有逢年過節才會瞧他帶著澎湖名產請大家吃。對於澎湖,他們都一致驕傲家鄉無與倫比的美,同時帶著美到無聊或是已經被觀光客佔據的抗議心聲。在五月底,自己騰出了三天假給澎湖,無論如何都想親自去體會。

訂了從嘉義布袋出發的船票,希望將開銷壓到最低,畢竟人生地不熟。登島後租了三天份的代步機車,開始在澎湖胡亂逛,心中想著反正一座島總會騎到原點的。但其實澎湖是由好幾座小島組合而成。

這三天分別在本島(馬公)、吉貝島、望安島和七美島各有所難忘。看到的景致真的很美,可是如果都這樣流水帳將景點一一記錄下來,可能意義也不大。

印象最深的,是澎湖的風。這幾天真的好熱,陽光曝曬下,一整天的室外活動下來,皮膚早就紅腫,可是好喜歡迎面而來的風,是濕潤帶著鹹味,是在騎車大聲唱歌自己也聽不到的強風,甚至在某些路段,我彷彿感受到小時候溺水的氣息(就是嗆到的那種鹹鹹風味)。鹹鹹的海風好像也濕潤了長期曝曬的肌膚,只有在夜晚盥洗時,看見鏡中的自己,才驚覺身體已經是隻熟透的蝦子。

另外讓我中意的是澎湖的閩南式古厝,除了ㄇ字形的對稱外,大多數壁面圍牆使用的不是紅磚,而是更在地的材質-咾咕石。咾咕石應該就是珊瑚的化石,先民直接從沿島撿拾這些石頭作為起厝的材料,粗糙斑斕的花紋讓每戶人家都有自己的獨特紋理,黃土色、白米色或黑炭色。在山海之間,一間間屋厝就這樣開始集合成了家園。

馬公觀音亭的古樸與充滿花草的剪黏浮雕、野放的黃牛與山羊、莫名其妙路上一堆海洋系吉祥怪獸寶貝、滿山坡的仙人掌、巨怪的鯨魚洞、奎壁山魔幻的千變萬化、風櫃洞的觀景台、吉貝島的戲水、望安島的沙灘、美到像做夢的七美島、海上的雲... ...,還有家戶在自家門口曝曬的小管香。即使收集到了這麼多的美,卻也不是澎湖的全部,我還是沒能將澎湖的所有一切在這三天全部踏遍,但另一個在澎湖獨特的經驗,就是第一次體驗潛水。

因為錯過了在吉貝島上的浮潛,卻誤打誤撞加碼了潛水。

一開始漂浮在海面,真的覺得人生好廢好飄。

習慣水面下的呼吸後,進入了珊瑚滿版的畫面,那些只有在小時候玩電腦水族箱遊戲的生物,真實的從我指間溜走。一片一片的珊瑚,每片都有自己的色階,好難用陸地上的顏色去形容。總而言之,我可能錯過了當晚七美島的花火節,卻在本島看到最真實的燦爛。

然後就在這裡,和澎湖的潛水教練成為朋友,高雄人,念數學系,大學社團還是管樂社,因為愛上了海洋而奔向來到澎湖,上半年潛水教練,下半年自由亂走,這樣6年活下去了,他的同事也不是澎湖人而是台北人,在小島遇見熱心的旅社小管家則來自台中,一路上總是會有幾個機運,讓你選擇離家、或是返鄉,這樣來來往往的人走人留,就像魚順著流洄游、鳥隨著季遷徒、蝶尋著蜜遷飛。

這趟澎湖行的回程選擇了飛機,飛機起飛時,才看見澎湖的本身真的好美好美,每一座島嶼上有著不同的樣子,後悔底片機沒在身上而在行李內。然後越來越遠,離開了平常習慣的高度,好像腦袋裡又想說些什麼。

想起在社區對話時,長輩總是期待自己地緣的子女返鄉服務,而不是來自外地的青年,心中也有些矛盾。到底為什麼離開家又為何離家?魔女琪琪修行離開了家,到新的城市生活,而長大的琪琪最後是決定在哪個城市定居、繼續旅行、或是返家呢?好像也沒有絕對。

想到前些日子和朋友聊著為何決定到現在的城市生活,朋友淡淡的說「就是要找一個讓你覺得值得待下來的城市。」的確是。

像風一樣的男子
旅人專欄

二十七年都魯在桃園,但從最近幾年才開始回過頭來真正認識這裡。有時間就到處跑。喜歡用兒童彩色筆紀錄街坊巷弄,用單版復刻版畫印製內心風景。

所學不多,手藝又不精,導覽互動是目前的勉強絕活。最終想成為一個城市的觀察員,用各種跨界創作記錄下不同的探索與可能。
 

上一篇文章 磯崎高山森林基地,馬中原用一座山做接待
下一篇文章 台北車站小印尼,濃郁滋味飄洋過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