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所有的旅行,終要回家 回到竹山小鎮,那些盛放的花與回憶依舊
所有的旅行,終要回家
回到竹山小鎮,那些盛放的花與回憶依舊

掛在門外的兩盆毛蟹蘭,花苞浸潤在朝陽下,一朵一朵綻放淡紅色的花。每逢這個時節,不管家裡有沒有人在,花兀自盛開。電話中,媽媽總是請鄰居拿去家裡擺放,欣賞花開。

回到竹山小鎮,那些盛放的花與回憶依舊
蟹爪蘭

花開了,過年了。陽光大好,不想走。

年初二,我打開竹山小鎮家中的鐵捲門,清晨的陽光緩緩透入玻璃,灑入屋內。

掛在門外的兩盆蟹爪蘭,花苞浸潤在朝陽下,一朵一朵綻放淡紅色的花。每逢這個時節,不管家裡有沒有人在,花兀自盛開。電話中,媽媽總是請鄰居拿去家裡擺放,欣賞花開。

有山皆種竹,無地不栽花。 

小鎮附近的山上滿山遍野的竹林,鎮上幾乎每戶人家門口也擺著幾盆花花草草。

前一天傍晚,車子經過高速公路,載我從一個小鎮回到家鄉的小鎮,窗外天光轉暗,一畝畝飛逝的水田映著日暮餘光,黝黑中透著一絲絲天光。城鎮的街燈亮起,我抵達了沒人在家的小鎮。一個人走著沿溪的小徑回家,路旁的竹叢與柳樹歡迎我回家。

所有的旅行,最後還是要回家。

蟹爪蘭是幾年前爸爸親手栽種的,從幾片枝枒插枝變成兩、三盆。幾個月前,爸爸走了,花兒還是一樣開。過年,一個人回家不到一天,也只是幫門前、頂樓的幾盆花草澆澆水,它們就報我以盎然的生機與會心的微笑。

儘管人生「花如殘夢柳如煙」。新春時節,晨光中盛放的花,還是讓我感到「花與美人俱不老」的真實。

>>

順遊竹山小鎮:

[在地美食]媽祖廟旁的市場,家鄉的小吃總是讓人想念
[單車風景]彷彿獨自擁有這片風景

中年返鄉大叔
旅人專欄

林保寶,台北實踐大學社會工作系、羅馬聖十字架大學哲學系、羅馬德蘭學院神學系畢業,曾任梵蒂岡廣播電台編譯。

二○○二年赴義大利,旅居十年。回台灣後,為與台灣土地重新深刻連結,參與《天下雜誌》微笑台灣款款行採訪,三年時間幾乎踏遍台灣每個角落。體會生活在小村、小鎮平凡樸實的人,是台灣最動人的風景。

上一篇文章 「成龍溼地」自然教室 向土地學習,看見人與環境共生共榮
下一篇文章 彰化糕點來點名,軟硬甜鹹各種滋味一次滿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