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到台中花博花舞館看花,這次是「媽媽帶我去旅行」
到台中花博花舞館看花,這次是「媽媽帶我去旅行」

一踏進花舞館蘭花廳,身邊眼前,全是花花葉葉,特別是蘭花。萬紫千紅,像是踏入盛典。各種說不出名字的蘭花,靜悄悄地一下子各就其位。白色、紫色、黃色、粉的、藍的,看來都是蘭花,仔細一看朵朵不同。

到台中花博花舞館看花,這次是「媽媽帶我去旅行」

好美麗的花啊。

一踏進花舞館蘭花廳,身邊眼前,全是花花葉葉,特別是蘭花。萬紫千紅,像是踏入盛典。各種說不出名字的蘭花,靜悄悄地一下子各就其位。白色、紫色、黃色、粉的、藍的,看來都是蘭花,仔細一看朵朵不同。「不要問我這是什麼蘭花?」帶著我媽媽看花、賞花的花舞館顧問何媽媽(吳淑娟)說,「台灣有一千多種蘭花,今天我們來花博蘭花廳看花。簡單說都叫蘭花。」

但是眼前的蘭花有長出拖鞋的、開出蜘蛛形狀的;有些一株只開一朵,有些一株開出上百朵小花熱熱鬧鬧;有些像出自空谷,有些來自塵世。每個人的目光、心神都被蘭花吸引,周圍的喧鬧也變得安靜些。經過一盆藍色蝴蝶蘭前還聽到一位大嬸興奮地說:「咱台灣有夠厲害的,什麼蘭花都種得出來。」

我們從蘭花廳走入競賽廳,由一個小圓的展場,經由實木樓梯,漫步空中,緩緩進入大圓的展場。眼睛彷彿拉開了鏡頭,漂浮在半空中,安靜地俯瞰熱鬧的花舞館內競賽廳的「森林中的婚禮」展覽。在十幾棵樹木圍繞下,感受春天的浪漫、夏日盛放、秋的豐收、冬日冷豔的婚宴美。只聽見我媽媽一路直說好美,好漂亮,她說聲好美,我便趕緊多看一眼那轉瞬即逝最不永恆的花。

「花最可愛,插花時各種花朵擺在一起,它們既不吵架也不打架,合起來美,各自也美。」長久浸淫花藝的何媽媽說起她的「插花經」。平常,我都覺得是我「帶著媽媽去旅行」。這次,何媽媽邀請我媽媽到花舞館看花,又熱情地陪伴、解說,讓我覺得是「媽媽帶我去旅行」。

>>

順遊台中花博:

〔永續家園〕台灣第一棟鑽石級低碳生活基地
〔花博志工〕用摩托車從西到東,花博志工Darren Roberts:「我喜歡這裡每個角落」

>>

花博花舞館
台中市后里區馬場路18號
https://2018floraexpo.tw/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中年返鄉大叔
旅人專欄

林保寶,台北實踐大學社會工作系、羅馬聖十字架大學哲學系、羅馬德蘭學院神學系畢業,曾任梵蒂岡廣播電台編譯。

二○○二年赴義大利,旅居十年。回台灣後,為與台灣土地重新深刻連結,參與《天下雜誌》微笑台灣款款行採訪,三年時間幾乎踏遍台灣每個角落。體會生活在小村、小鎮平凡樸實的人,是台灣最動人的風景。

上一篇文章 「蓪草」全台第一個被正式命名發表的植物,張秀美重現新竹蓪草紙工藝
下一篇文章 新竹海風吹呀吹 吹人回鄉,追逐香山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