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藏身於醫院後的老溫泉池,走訪北投的意外發現
藏身於醫院後的老溫泉池,走訪北投的意外發現

第一次去北投,是十五年前高中時期的事。那時候社團辦活動,從台中搭遊覽車搖搖晃晃的北上參觀大學校園,已經是高中生不得了的大事。兩台遊覽車在傍晚沿著淡水線開往淡水河口,暮色中可以看見捷運列車與遊覽車並行,發出嚓嚓嚓的軌道摩擦聲在窗外駛過。

藏身於醫院後的老溫泉池,走訪北投的意外發現

第一次去北投,是十五年前高中時期的事。那時候社團辦活動,從台中搭遊覽車搖搖晃晃的北上參觀大學校園,已經是高中生不得了的大事。兩台遊覽車在傍晚沿著淡水線開往淡水河口,暮色中可以看見捷運列車與遊覽車並行,發出嚓嚓嚓的軌道摩擦聲在窗外駛過。想來或許那是自小生長在台中的我第一次看見奔馳的捷運吧,更沒有料到之後幾年會如此頻繁的搭乘這列紅色淡水線的列車。

車子開上新北投的小坡,在熱海大飯店前面停妥,資深的學長學姊在飯店前的廣場集合隊員以後,依照組別發了房間鑰匙。鑰匙拿在手裡,沉甸甸的,背景是佇立在山坡制高處,黑暗中亮著燈火的巨大旅館建築,有一種崇拜感:哇!才繳兩千多塊的活動竟然可以住溫泉旅館,學長姐實在太厲害了。

那個晚上,或許是因為青春期的矜持,房間裡沒人敢去泡聽說必須要全裸入浴的溫泉池,最多只是在房間洗了個溫泉澡,滿足一下溫泉飯店的虛榮了事。隔天聽說有幾個活動組的死黨學長相約裸裎相見,其他人投以混雜著羨慕曖昧又敬佩的眼光。原來在解開衣服之前,先要敞開心靈。

這就是我與北投最初的相遇。而當時從沒想到,在後來的人生中,我又造訪了北投好幾次,有時為了上陽明山,有時只是為了泡溫泉,有時幾個外地的朋友前來在溫泉旅館過夜,我們一起走長長的下坡路到頂好超市買宵夜吃。

而最奇特的一次,是踏入三軍總醫院北投分院參加會談訓練。那是我第一次離開公園兩側的中山路與光明路,走到北投其他地方去。北投分院的地勢頗高,在更靠山上一點的新民路上。沿路經過舊眷村,門戶緊閉著,低矮的屋簷滴著水從牆上生出蕨類與青苔。

三總北投分院,前身是國軍818醫院(1986年的更名),軍方專責精神科業務的幾家醫院之一。會談訓練在新建好的大樓裡舉行,但距離開始還有一點時間,我決定先四處走走。

或許是假日的緣故,又或許精神科專科醫院令人有種難以親近的感覺,院區裡冷冷清清。往醫院後方走去,在現代化的建築背後,竟藏著一處古老的木造房舍,看解說牌是衛戍醫院北投分院的遺址。這裡從日治時代就因為北投有著溫泉的特色,加上環境類似日本本土,故被作為日軍療養的醫院使用;而後又被國軍接收,幾經輾轉,而後成為國軍專責精神醫療的醫院。

古蹟的綠色油漆看起來是新的,應該才剛重新整修過不久;但老式的水泥洗手槽水龍頭底下已被長期的使用磨出凹陷,可見百年來不知有多少人曾使用過。

正門一側立柱的定礎石寫著昭和七年十二月十六日起工,隔年三月底完工,以及參與工事的日本人的名字。窗框與玻璃都已換新,午後的長廊上安靜無人,幾乎可以直接當作電影場景,彷彿是間日本鄉下小學,鐘一敲揹著紅色書包的小學生就會從教室奔跑而出。古蹟旁有當地人常造訪的溫泉泡腳池,因少有人知道,很適合悠閒的在這裡泡腳。那些現代、嶄新的醫院大樓背面,竟意外的保留了歷史的一部份,經過廢棄之後,轉過身換了一個風貌重新接納人群。

但溫泉依然是不變的。熱度滲透到肌肉深處,糾結的筋絡逐一鬆開,無論來自哪一個國家的人,在此都放心的將自己的身體交給溫泉。那樣溫暖無波的水,無差別的擁抱了男的女的老的年輕的軀體,再怎麼頂天立地的人此時脫下衣服,也得乖乖的像嬰兒般蜷縮在浴池裡。一百年來溫泉繼續湧出,彷彿在溫泉面前,連時間也稀薄了,每個人浸泡在此,都能解開各自的糾結,回到那鄉愁般的金黃時光。

>>

延伸閱讀:北投療癒小旅行

迷路,是認識北投最美的起點

坐捷運就能到!到北投泡湯,用從容取代煩惱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阿布趴趴造
旅人專欄

1986年生,喜歡搭車到任何一個遙遠的地方。

著有散文集《來自天堂的微光》、《實習醫生的祕密手記》、《絕色絲路 千年風華》、詩集《Deja vu 似曾相識》、《Jamais vu 似陌生感》。

上一篇文章 香港人迷台灣,五十個台灣深度旅行提案(下)
下一篇文章 去永春捷運旁的市場買菜!竟有種脫離日常的興奮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