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義興疊蓆裱褙行 台灣手工榻榻米   起手無回的百年功夫,客製化做得超徹底
義興疊蓆裱褙行
台灣手工榻榻米 起手無回的百年功夫,客製化做得超徹底

一件榻榻米,從內外材的切割、包覆整平到手工針縫,一般尺寸九十乘一百八十公分,讓五十年經驗的師傅動手做,至少也要一小時。對林大祐而言,時代一直在變遷,不變的只剩對品質和作工的堅持。

台灣手工榻榻米   起手無回的百年功夫,客製化做得超徹底
礁溪老爺酒店內無邊榻榻米。(照片提供:礁溪老爺酒店)

台灣的生活日常,還留著過去的日本時代五十年,家裡有間藺草噴香的和室可以打滾,是很幸福的事。

在擁有大量使用需求的日本,榻榻米已經進入機器生產的製作,反而台灣需要客製化、小量又規格不一的情況下,還能見到老師傅們一針一縫的手工榻榻米。

一件榻榻米,從內外材的切割、包覆整平到手工針縫,一般尺寸九十乘一百八十公分,讓五十年經驗的師傅動手做,至少也要一小時。

當年礁溪老爺酒店的日本設計師,為了空間視覺上的一致性,指定房內必須使用無邊榻榻米,找遍全台灣,只有台北的義興疊蓆裱褙行能做出日本人要的品質。

「十一年前,礁溪老爺訂製無邊榻榻米後,才開始流行無邊的。以前無邊榻榻米大多用在柔道場、警察學校,中間鋪麻布,一次就要兩、三千張。」

老闆林大祐很低調又有個性,他說製作無邊、有邊是不一樣的思維,但兩種榻榻米都很重視「角度四正」,歪掉就不好看。無邊製作靠經驗,在彎折、包草料的時候,需要拿捏力道,太大力草會斷,太小力拗不漂亮。

傳承四代的百年義興,林大祐從小就在榻榻米上長大,十八歲高中畢業就得開始學手藝。

他分析,過去台灣榻榻米的內料都是稻草做的,軟、又容易潮濕發霉,後來他以日本三合板代替稻草,木漿與紙漿製成的三合板,不怕水、輕、平整又耐用,外頭再用藺草蓆包裹,更適合台灣的潮濕天氣,不容易臭曝。

義興的客製化做得很徹底,使用雷射機丈量空間尺寸,比傳統水線丈量還要精準方便,又可以克服非方正格局的空間。有了尺寸,裁切上還有很多「眉角」,例如榻榻米的內料由上下兩層三合板相疊時,兩面共要傾斜約一公分,下層比上層斜一些,這樣才會密合。

談起藺草製成的表料,林大祐笑說:「種植燈心草比種稻米還困難,草長大後有六、七尺高,需要用竹子去撐,收成後要曬乾。台灣人太好命啦!因為費工,台灣後來就很少在種。」

藺草大致上分為蓆草(大甲藺)、鹹草(三角藺)、及燈心草(圓藺草),苗栗一帶目前種植的多是三角藺品種,因為纖維粗、很耐用,但使用起來不夠舒服,不適合當作臥舖,榻榻米用的圓藺反而少見,多向日本購買。

日本製大支鋼刀

看著工作台下大小不一的裁切刀,店內製做榻榻米五十二年老經驗的師傅說:「這些原本都是日本製的大支鋼刀,一直用、一直磨才越來越小,小了捨不得丟,拿來當作手縫挑線的工具。」最後的針縫尤其精彩,反覆以金屬固定針繃拉藺草蓆,靠的是幾萬張榻榻米的經驗值,縫製時每針下手都要精準,起手無回。

縫榻榻米用粗針

「以前的榻榻米平房,少則二十張榻榻米,多的一百張以上都有,不可能全部換新,所以就需要榻榻米師傅幫忙換藺草面料、布邊。現在的人都不換面、換邊了,直接買新的,因為工錢和買一張新的差不多。」對林大祐而言,時代一直在變遷,不變的只剩對品質和作工的堅持。

當年三年四個月,從磨刀開始學起,拿大針縫榻榻米布邊、手痛到哭的小伙子們,一個個成為現今台灣僅存的幾位手工榻榻米師傅,手藝人生,原來是這麼反覆淬鍊而來。

本文作者:李佩書

>>

延伸閱讀:

〔鐵皮刻字師〕用鐵鎚寫字的男人 – 林柏占
〔老得木雕〕在台南北巷 刻出本土創意

微笑光點:

義興疊蓆裱褙行
台北市文山區辛亥路四段172號
02-86632552

2016 好物款款行
旅人專欄

人情物意,勤工匠做,讓世界看見台灣。

追尋勤工、匠作的台灣美。既在地又國際,既傳統又創新,既實價又奢華;厚工的堅持,保留手感溫度,多元是台灣底藴的DNA。

「成為一個藝術家,必先要相信生活。」不能放棄的傳承,從日常與歷史中找答案,大氣之小器,一釘一鑿、一個力道、一雙手和手上的老繭,要能找到自己的美,才會被全世界看見。

閱讀更多:《 2016 好物款款行》

上一篇文章 [小鎮攻略]經典小鎮網路人氣 Top2:新北瑞芳
下一篇文章 以天主堂當起點,旅行關西發現新關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