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茶叄代 從種茶到製茶 親手揉捻,融入智慧與梅山在地的一切
茶叄代
從種茶到製茶 親手揉捻,融入智慧與梅山在地的一切

天很藍,山上的空氣,每一口呼吸都讓人打從心底微笑。風,穿過挺拔俊立的竹林,一片沙沙作響聲中,躲在山崖排水管中的斯文豪氏赤蛙,睜著雙大眼,一臉無暇地看著管外美麗的世界,也凝視著一直好奇看向牠的目光。

從種茶到製茶 親手揉捻,融入智慧與梅山在地的一切

天很藍,山上的空氣,每一口呼吸都讓人打從心底微笑。風,穿過挺拔俊立的竹林,一片沙沙作響聲中,躲在山崖排水管中的斯文豪氏赤蛙,睜著雙大眼,一臉無暇地看著管外美麗的世界,也凝視著一直好奇看向牠的目光。

在地茶農許聰嚮,從孩提時即跟著長輩種茶。一千公尺左右的嘉義梅山瑞里村,沿著高低不一的坡道,他常常一個人走著、看著。除了農忙,水塔裡有沒有水,哪邊有生物,看似荒煙蔓草的路邊,哪一種可以吃、哪一種不可以吃,他一清二楚。

幾十年的光陰,像是一眨眼的事。在這裡,他從少不更事到現在,兩鬢斑白。孩子許晉嘉去年回鄉,接掌茶業,更自創了「茶叄代」的品牌。採摘、萎凋、靜置、揉捻、乾燥、烘焙等,一連串的製茶程序依然道道遵循,毫不馬虎,不同的是,走在山上的每一步,從此,多了晉嘉的陪伴。

「我們這裡的人,只要上國中後,就必須離開家。」十幾歲的年紀,當都市中的許多人都還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下,這裡的孩子,因為山上沒有國中,就必須離家遠住,一個人求學,過日子。提起過往,晉嘉臉上始終雲淡風輕,跟在許聰嚮背後的腳步,看似悠閒,卻是無比堅定。

「儘管如此,但,我知道總有一天一定會回來。」說話的同時,許聰嚮剛好回頭,父子倆相視而笑。

遇到排水管,許聰嚮再度上前,「這個時候,這裡都會躲著許多小生物……」許聰嚮露出童心未泯的神情上前,這次,卻被晉嘉快手攔住,「看,老是喜歡這樣,上次還碰到赤尾青竹絲。」他搖頭,一臉無奈,許聰嚮卻只是笑。

走過茶園、隨風舒展枝葉的林木,悠然的景色,讓人舒心、也使人愜意。

不遠處,璀璨陽光下矗立著一座百年古厝。陽光,從歷經滄桑的屋瓦上灑落,照映在無聲無息的窗櫺。以櫸木、福州杉所興建的傳統三合式院落,有別於一般紅磚的閩式構造,沈靜的氣息,就像流洩了一地的燦爛,美好的況味,使人著迷。

「這樣的建築雖然老,在早期,交通不便利的時代,可都是靠著人力,一步步背上山的呀!」望著古厝,許聰嚮的目光更柔和了。「真的要珍惜……」每次旁邊有人,他總是不斷地這麼說道。

走到蓊鬱蒼翠的竹林,晉嘉的姊姊早已事先擺好「茶席」。一壺茶,兩盤精緻小巧的茶食,她熟練地將茶葉輕巧撥入壺中,倒入事先準備好的開水。茶香裊裊中,沒有「獨坐幽篁裡」的孤寂,一家人、三五好友,盡是晏晏笑語的滿足和愉悅。

回到家,拿出已然萎凋、靜置好的茶葉。就著天光,父子倆趁著中午開飯前的空檔,俯低身軀、雙手使力,開始一遍遍揉茶,繁複而仔細的程序。「現在,揉捻雖然大多已改用機器,但,透過雙手的揉捻,人的體溫在某個程度上,還是在茶的發酵過程中,扮演了一定的角色。」許聰嚮邊說,邊看著晉嘉。

一般製茶師,非數年的苦學才能有所得,有些細節,更像是「江湖一點訣」,必須親身傳授、親身學習。晉嘉回鄉後,這些點點滴滴,除了製茶,生活的智慧、在地的一切,都融入了他的生命。

轉眼間,熱騰騰的飯菜香瀰漫。一家人,一如流轉於歲月中的瑞里人,春夏秋冬,一代傳承一代,在這裡,繁衍生息、怡然度日。

>>

瑞里茗園茶葉 & 茶叄代
嘉義縣梅山鄉瑞里村幼葉林5鄰89號
05-2501796

順遊嘉義

〔老街〕台灣平地最後的檜木老街--嘉義水道頭老街

〔阿里山〕因阿里山而起落的山城,美麗不減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戚戚的旅行小筆記
旅人專欄

從過去到現在,跑新聞的數十年歲月裡,始終悠遊於社會各個階層。

目前,專心致力於產業、人物及旅遊的撰寫。

前往戚文芬個人臉書

上一篇文章 從旅行到移居 池上慢得很有人情味,美好值得被述說
下一篇文章 國民天菜知多少?認識台灣人最愛的高麗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