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南方澳  金媽祖守護的海港,安置每個回港的漂泊人生
南方澳 金媽祖守護的海港,安置每個回港的漂泊人生

幾次來南方澳,都是雨天。國光客運的車子駛過蘇澳的市區,接著是空曠而安靜的蘇澳港,起重機的長臂像巨人一樣舉起,朝向天際。

南方澳  金媽祖守護的海港,安置每個回港的漂泊人生

幾次來南方澳,都是雨天。國光客運的車子駛過蘇澳的市區,接著是空曠而安靜的蘇澳港,起重機的長臂像巨人一樣舉起,朝向天際。

國光號下車的地方是鎮的邊緣,港與市街的交會處。沿著最熱鬧的江夏路一直走,不遠處是香火鼎盛的南天宮媽祖廟。南方澳背山面海,街短短的,狹長的市區僅容幾條街巷;主街左近就是拔高的山勢,山上公路蜿蜒,制高點隱約可以見到一處觀景平台,那是每次搭車從花蓮經蘇花,進入宜蘭之前一定會停留的點。若天氣好的時候,從那裡看,南方澳的港灣,與港裡成排的漁船都一覽無遺。

這裡已經是蘭陽平原的尾端了,山與海的交界處。天然的良港與漁場,造就了南方澳過去的風華。

曾讓南方澳出身的朋友做在地嚮導,吃過巷子裡(據說當地人才會去吃)的海產店後,在夏日漸漸暗下來的天色下,在巷弄內閒晃。看他隨意指認路旁的房舍,這棟是哪個舅舅以前是跑船的現在收了,那個是哪個遠方親戚以前的家後來搬走了,這邊是我叔公住的地方......(敲了敲門發現人不在)。後來在南天宮前的長凳上遇到他叔公,滿頭白髮,年輕時是船長,晚飯後閒著沒事來廟口找老朋友聊天,食指夾著菸,講話時依稀還有海上男兒的魄力。

天色暗了,漁人還是會回到陸地上,這裡有家,有海產店有媽祖廟,在夜裡安置每個回港的飄泊人生。

即使漁業狂飆的年代過去了,甚至連走蘇花的遊客也少在這裡停留,然而剛入港的漁獲還是上等的。中午時分走到港邊小小的南寧市場,攤位賣著新鮮的海產,魚和中卷的眼睛晶亮晶亮的,有些還凍在冰塊內,彷彿剛從艙底搬出來似的。買了海鮮,也不用擔心帶不回去或沒地方煮,市場後方還有一盤酌收一百塊的代客料理,能讓現買的魚蝦熱騰騰的上桌。對海鮮來說,新鮮就是無敵,即使是一盤一百五的小章魚,簡單清燙過也是Q彈而脆。

再走遠一點到內埤海灘,這裡已經是太平洋側了,來自遠洋白花花的浪一波一波湧上海岸。這裡直接迎來海上的風,天氣好時常有人在這裡玩風箏衝浪,拉著風箏在浪上自在遊走著;但這裡的海底地形也容易形成突然湧上的長浪,看似美麗平靜的海面下暗藏凶險。所幸即使不下水踏浪,沿著海邊鋪設的小徑漫步,就已經足以享受這片美景。

帶有鹽份的海風把岸邊的一切都吹老吹鏽,兩三年前住過的旅館當時嶄新的白色招牌,這次看也多了鏽跡。清早起來,雨還是下著;但遠處已經響起了鑼鼓聲與鞭炮聲,又是一個迎來進香團的假日。不管世道怎麼更迭,南天宮的金媽祖仍然守護著這港,這海,以及在海上與岸上討生活的人們。

延伸閱讀

〔新合發〕夠挑剔的負五十度急凍野海鮮

〔豆腐岬與內埤海灘〕太平洋浪花朵朵
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阿布趴趴造
旅人專欄

1986年生,喜歡搭車到任何一個遙遠的地方。

著有散文集《來自天堂的微光》、《實習醫生的祕密手記》、《絕色絲路 千年風華》、詩集《Deja vu 似曾相識》、《Jamais vu 似陌生感》。

上一篇文章 自然是觀光最重要的資產,山美部落讓達娜伊谷忘記憂愁
下一篇文章 不想吃麵包還有包子饅頭,全台特色老店總整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