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夜訪豆腐工廠,濃醇香味中越夜越熱鬧
夜訪豆腐工廠,濃醇香味中越夜越熱鬧

算了算今年去了台南好幾次,十月初去之前,問了當地朋友還有沒有我沒去過的私房景點,他說:「有,我舅舅家的豆腐工廠。」「不過豆腐工廠都是晚上營業,越夜越熱鬧哦。」

夜訪豆腐工廠,濃醇香味中越夜越熱鬧

算了算今年去了台南好幾次,十月初去之前,問了當地朋友還有沒有我沒去過的私房景點,他說:「有,我舅舅家的豆腐工廠。」

「不過豆腐工廠都是晚上營業,越夜越熱鬧哦。」

店狗白白,其他還有好幾隻臘腸在我腳邊亂跑。

我們到的時間大約晚上九點多,這時還陸續有人來買豆漿,一包一包沉甸甸的豆漿裝袋出貨,大約是買了做明天早餐的吧。

老闆娘三舅媽裝了好幾杯熱豆漿給我們喝,好喝嗎?只能說在我喝過的豆漿裡,這個是最濃的。

另一邊,其中一位舅舅正在炸豆腐,鍋裡油泡蹦跳,起鍋金黃酥香,這位舅舅又把這些炸豆腐裝了一盤給我們吃,咬起來滿口豆香,口感是顆顆結實綿密。

零售豆漿賣到十點,客人散去了,豆腐工廠也忙碌起來。老闆三舅舅說:「黃豆要泡著發酵,夏天四小時,冬天……,」我搶著說:「我知道,冬天六小時。」舅舅對朋友說:「哦,她有做功課唷。」

我說不是,洗米夏天泡二十分鐘,冬天泡三十分鐘,我以此類推,很聰明吧。

三舅舅大笑。

工廠裡右邊一桶一桶是浸泡發酵中的黃豆,左邊一桶一桶是攪榨去渣後的豆汁,中間掛著的是一個一個四方形的木板模。

而一盤一盤做好的豆腐,一車一車的運送到門口去,側門則是濾出的豆渣裝桶存放,供飼料或肥料使用。

豆腐的製程是這樣的,黃豆浸泡發酵過後,加水進入機器研磨,液體是尚未處理過的豆漿(豆汁),固體是豆渣,豆渣是不吃的了,豆漿則人人喜歡。豆汁要凝固才成豆腐,有的用鹽滷,有的點石膏,舅舅家是採後者。三舅說,這石膏是可以吃的石膏,不是工業用的喔。正說完,表哥就拿著一桶石膏過來,一邊傾倒一邊攪拌,還轉過來跟我說,夠慢嗎?拍得到嗎?

倒入石膏的過程叫做點漿,等豆汁稍稍凝固,方框木板就上場了,這時豆汁呈現豆花狀,真想舀一湯匙加上糖水碎冰。

接下來的動作是一氣呵成:底層托盤放上木框、鋪上濕布、倒入豆花、再蓋上濕布、壓模。周而復始。

一盤一盤棋盤也似的豆腐就這樣定型。

十月初那時還熱,我才拍沒多久就汗流浹背,時時跑出來吹電扇。我問,舅舅啊,現在十月了還這麼熱,你們七八月時這裡不就像個火爐?舅舅說對啊,後,真的超熱。

而且做豆腐的時候要用到大量的水,這豆腐簡直水裡來火裡去,千錘百鍊來著。

舅舅一邊跟我解說過程,一邊忙碌著操作機台,即便時近深夜,電話仍然時時響起,朋友說,豆腐工廠供應台南許多知名店家,就連我剛剛吃過的沙茶火鍋也是。

舅舅跟我聊著天,突然工廠裡的人都笑了。「我們平時都講台語的,很少講這麼多國語,你看我外甥都在笑我了。」

最後我問,豆腐工廠為什麼要在深夜營業呢?「因為要趕著供應六點的早市啊。」

我們離開時將近午夜,豆腐工廠在街巷裡燈火通明,這一家還得繼續忙碌到清晨,白日裡,則要排人工來浸泡照顧黃豆。即便是這麼辛苦做好的成品,無論豆腐豆漿豆干豆花都是平宜價廉的尋常食品,幾十元就可以買到。但其中辛苦,不是我們可以想像的。

短短參訪一兩個小時,最後我帶了一袋豆漿走,冰起來隔天再喝,更覺濃香醇厚,啊,真不愧是水深火熱中出來的豆漿呢。

 

>> 台南順遊

[吃早餐]吃台南,私家早餐地圖

[鑽巷弄]發現自己的府城驚喜!到台南過兩三天,沿路巷弄隨意鑽入

[玩村落]最能讓我獨處的地方,不在市區,在沿海。感受被海包圍的漁村 青鯤鯓

Miss Fotogrape
旅人專欄

拍照的時候叫做 Miss Fotogrape,寫作的時候叫做陳韻文。

幾乎所有事情都業餘:業餘攝影師,業餘作者,業餘旅行者,業餘說書人。 幸而對所有未知都感興趣,乃是專業的好事者。2018.11.02出了一本書《有時出走:島嶼抒情手記》,自此成為作家。 

瞭解更多:粉絲專頁

上一篇文章 「六甲黑輪伯」,讓人一口接一口停不下來的甜不辣
下一篇文章 台南味早餐,一網打盡七間在地虱目魚粥口袋名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