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從酒店旗袍到知名電影戲服,「玉鳳服裝號」陳忠信一身汗衫數十年如一日
從酒店旗袍到知名電影戲服,「玉鳳服裝號」陳忠信一身汗衫數十年如一日

侯孝賢《刺客聶隱娘》的精緻佈景與唐裝戲服,讓他多年的夥伴黃文英一舉奪得金馬獎的最佳美術設計,背後操刀的裁縫師傅也鍍了金,成了這則「傳奇」的一則「外傳」。

從酒店旗袍到知名電影戲服,「玉鳳服裝號」陳忠信一身汗衫數十年如一日

侯孝賢《刺客聶隱娘》的精緻佈景與唐裝戲服,讓他多年的夥伴黃文英一舉奪得金馬獎的最佳美術設計,背後操刀的裁縫師傅也鍍了金,成了這則「傳奇」的一則「外傳」。

這位師傅藏身於大稻埕霞海城隍廟對街的窄巷裡,一間名為「玉鳳」的旗袍店。

陳忠信的父親陳孝暖,原來是福州的西裝師傅,一九四五年,年方十七便渡海來臺。師傅的外公也是個西裝師傅,在尚未供電的九份開業,熨斗裡添的還是燒紅的木炭。不只男人,陳忠信的母親鄭金玉也不例外,是個女裝師。

1952年,陳忠信出生。陳孝暖夫妻在西寧北路轉角租了間小店,掛上「玉鳳服裝號」的招牌。為求一年四季生意不輟,母親負責時裝,父親從西裝轉做旗袍。生長於這樣的裁縫世家,陳忠信打出生起,命運就和衣裝密密地織縫在一起。

陳忠信的人生,到黃文英出現,有了轉機。

黃文英邀他製作侯孝賢《海上花》的戲服,一試成主顧。玉鳳旗袍從此轉型,接單做的多是婚宴禮服和戲服,不再接大宗訂單。黃文英的龜毛和講究,逼得個性好強的陳師傅使出各種工法應對,更刺激了他對研發的濃烈興趣,常常喝裝在保溫瓶裡的即溶咖啡,思考到三更半暝。

不過,即使得了金馬獎,都做所謂的「高級」訂製服,陳師傅仍不知道怎麼自抬身價,不懂怎麼把技術講得很玄虛,對裝飾店面、行銷宣傳一類的事情,覺得好像塗脂抹粉,不是真功夫,所以沒興趣。

他仍習慣一塊白色粉餅,一身汗衫,一分錢,一分貨。陳師傅說,客人不滿意儘管講,他接受挑戰,至於結婚「自然」減肥這種,跟初次量體有落差,合乎情理,他重新製版不加價。但是,一旦講好價錢,不管你是黃文英,還是侯孝賢,完工時倘若還想殺價,「通通免談!我不跟你吹牛,你也別跟我砍價!」陳師傅說,「我只是個做工的人。」

「匠人魂」在他的生命歲月裡,跟他生長,隨之浮沈,始終沒有走遠。陳師傅是這麼說的,「我一直在等啊,真有個『憨子弟』願意來,我就教他。」

本文作者:陳亭聿

>>

玉鳳旗袍
台北大同區迪化街一段72巷11號

本文轉載自《中華文化總會官網》,非經同意請勿轉載。

 

大稻程順遊:

「加油!不用怕!」霞海城隍廟這樣拜月老就對了

騎著u-bike鑽進大稻埕,暖紅磚牆初體驗

用鐵鎚寫字的男人 – 林柏占

 

責任編輯:洪佩昀

中華文化總會
旅人專欄

文化總會為從事台灣文化連結的非政府組織(NGO),歷任會長慣例多由現任總統擔任。

近年致力深耕台灣民間文化的力量,串聯不同文化領域,打開文化的可能性,並推動台灣與國際的文化連結,為跨界跨域跨世代的文化平台。

官網:http://www.gacc.org.tw/

上一篇文章 日出日落與海為生,北辰市場是澎湖人的生活縮影
下一篇文章 「六甲黑輪伯」,讓人一口接一口停不下來的甜不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