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好久沒住這種房子了,「月湖老家」像是兒時老家的民宿
好久沒住這種房子了,「月湖老家」像是兒時老家的民宿

「好久沒住這種房子了,」我的媽媽一踏入「月湖老家」民宿說,彷彿她回到兒時歲月的老家。那是一棟五十歲的平房屋瓦老厝。視野開闊風景好,庭院花木扶疏,遠方山巒起伏,大雪山在山嵐後隱約可見,寬闊的大甲溪對面是東勢漸漸亮起的萬家燈火。

好久沒住這種房子了,「月湖老家」像是兒時老家的民宿

掛在家浴室的空氣鳳梨很神奇地開花了,一朵紫色的小花。我把照片傳給送我們植物的朋友,他回了三個字「小精靈」。

 自從那次帶著媽媽到新社旅行歸來後,浴室就掛了三顆空氣鳳梨,高高低低像三個音符。「不須天天澆水,五天將空氣鳳梨浸泡一次水就可,」送我們植物的朋友說。每天看到這三棵小小植物,就想起他們家溫室、屋前屋後的庭院成千上萬棵多肉植物,每一棵都洋溢著無比的生命力。

 「到新社沒去看花海怪怪的,」我的媽媽說。於是一個有陽光但風大的午後,我們跟著人群在各種顏色的波斯菊中穿梭。

風把盛放的波斯菊吹得東倒西歪,成群的波斯菊前仰後翻那樣子如浪潮洶湧,成了名副其實的花海。明明不是薰衣草的花,鼠尾草只因開了紫色的花朵,路過的人一個個驚喜地說「你看,薰衣草!」它一定覺得很冤枉。

 一直到黃昏我們才抵達台地邊緣河邊台階上的一處平房。從馬路彎入,不起眼的房舍,小小的庭院像個小植物園,約二十種空氣鳳梨掛在門前兩棵樹上,積水鳳梨一盆一種,一字排開。五葉松與觀音棕竹,沙漠植物象腳木跟雨林植物羽裂蔓綠絨是好鄰居。

「台灣真是不錯的地方,熱帶、溫帶植物,沙漠、雨林植物,很多植物都可以共生,」主人何陽修說。院子裡還有垂花茉莉、赤苞花、黃鐘花以及開滿細小白花的白雪聖誕樹。

「好久沒住這種房子了,」我的媽媽一踏入「月湖老家」民宿說,彷彿她回到兒時歲月的老家。那是一棟五十歲的平房屋瓦老厝。視野開闊風景好,庭院花木扶疏,遠方山巒起伏,大雪山在山嵐後隱約可見,寬闊的大甲溪對面是東勢漸漸亮起的萬家燈火。

屋子簡簡單單只有三間房,一間名為「居之安」,一間換作「得其所」。一夜好眠,晨曦從窗戶射入屋內客廳那種了幾種多肉植物玻璃水缸

主人帶來早餐,咖啡是自己種自己烘培製作的,雞蛋是自家養的雞下的,橘子也是自己種的。又帶我們到「半徑一公里內沒十戶人家」的地方參觀他的溫室。面對成千上萬種不知名的植物,大開眼界之餘,完全不想再問每種植物的名字,因為也無從問起,只能啞口無言又懷抱滿心讚嘆離開這處已不是森林而是叢林的人家。  

 

>> 台中順遊

[逛市場]舊城區、第二市場,發現台中早已擁有的美好

[小鎮迷路]清水不是只有米糕啊!爬上二十一級階梯,找到「坂街」

[在地美食]堅守傳統的味道,台中江浙菜老字號「陸園」

>>

月湖老家 
台中市新社區月湖里東湖街二段68巷38號
0937-205035

中年返鄉大叔
旅人專欄

林保寶,台北實踐大學社會工作系、羅馬聖十字架大學哲學系、羅馬德蘭學院神學系畢業,曾任梵蒂岡廣播電台編譯。

二○○二年赴義大利,旅居十年。回台灣後,為與台灣土地重新深刻連結,參與《天下雜誌》微笑台灣款款行採訪,三年時間幾乎踏遍台灣每個角落。體會生活在小村、小鎮平凡樸實的人,是台灣最動人的風景。

上一篇文章 轉業種植安心茭白筍,陳守安 守護下一代健康
下一篇文章 織布是我的全部,「Miyagu」我回來了!